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第三只鸟」

5,319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8次阅读0条评论

【研究者】…………………

【研究者】纵使不那般疾呼,我也能听见的。………真是个聒噪的家伙呢。

【银朱】……………呃!从什么都没有的地方突然………!?

【花白】……………。………唔,是谁………?

【白枭】…………………………,………啊………

【白枭】………主………?

【黑鹰】…………………

【黑鹰】您在那种地方吗。

【黑鹰】………不过………。偏偏选在了这种时候呢。…………………

【玄冬】……………。果然是你吗。

【玄冬】又藏起身来看着我们啊………

【研究者】并非我乐于藏起身形。彼即是,如今我真正的姿态。

【玄冬】………什么………?

【研究者】然而,却被你强行引出现形了啊………果然,是我的干涉有些过度了吧。

【研究者】非但感觉到了鸟儿们都毫无察觉的我的气息,还使其具现化了出来。

【研究者】真是的,你总是让我大吃一惊呢。………玄冬呀。

【玄冬】………这是怎么回事………?

【研究者】也许,我应当先向你道谢才是。………谢你让我在此处,能够如此现出自己的身形。

【研究者】虽然,我并无意这么做。………应当说,这是多此一举了。

【玄冬】……………。就是说都怪我吗。

【研究者】我说过是道谢了吧。如今的我,并无足够的力量现形于诸位眼前。

【研究者】得益于你的帮助,我才能于此现形。………虽然你看来对此并无知觉。

【玄冬】………我只是,感觉到了你在这里而已。

【研究者】这就是我所说的事。真是,擅长毫无自觉地使用力量这种事,你与那边的小子如出一辙呢。

【玄冬】………然后呢,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研究者】我已说过了吧,我乃已经不在此处之某。

【玄冬】………什么………?

【研究者】如今的我,仅仅是曾经的我遗留下的残影。………是本不该存在于此之物。

【玄冬】……………?这是,什么意………

【黑鹰】怎么说都好。………的确就如那位大人所言哦,玄冬。

【玄冬】………黑鹰………

【黑鹰】那位大人,已是不存在于此处之人了。

【黑鹰】是在遥远的过去,已经弃此而去的………我们的主上。

【花白】主上是指………该不会………那家伙就是………!?

【黑鹰】………是呀。就是那个“该不会”。

【黑鹰】他将这个箱庭创生于世,将我们创造,也将你们的灵魂安置于此。………是被人们,称之为神的存在。

【黑鹰】哎,不过本人完全不以为然就是了。

【花白】……………。………那家伙就是………!

【玄冬】……………。创造了、这里………?

【玄冬】………是这个,男人………

【银朱】………呃………到底是怎么回事………!?

【银朱】白枭阁下,这究竟是………唔。

【白枭】………主………

【黑鹰】…………………

【黑鹰】…………………

【研究者】………是白枭吗。

【白枭】………你真的………是主吧………

【研究者】………久违了,这样说也有些奇怪吧。

【研究者】但很遗憾,如你所见,我并非你所期望的「我」。

【白枭】……不,您是我的主这一点并没有改变。您为何………直到今日,都不曾显露身姿呢………?

【白枭】为何留下了半身,却又不曾将之告知我们呢………

【研究者】…………………

【研究者】盖因我之启用,非此箱庭正常机制运行无碍时所能为。

【白枭】………诶………?

【研究者】我留下如此残影,是为万一之事发生之时预备。

【研究者】也就是,为防你们双翼中的某一翼散失之时………

【白枭】………以替代我们为职责而遗留下来的,第三只鸟………是这样吗。

【研究者】………正是。

【研究者】然而,这种事通常并不会发生。这样,我就会保持着谁都不会察觉的状态,宛如氤氲热霾一般存在于此。

【研究者】………本该如此。

【白枭】………然后,在那一时刻来临之之前,我们没有知晓此事的必要。是这样吧。

【研究者】因为这里,已经托付于你们了啊。………尽管,看来也有能够察觉到的家伙存在呢。

【白枭】…………………

【黑鹰】………哎,请别这样呀,说这么意有所指的话。

【研究者】你明察秋毫。横竖,也已经明白了吧。

【黑鹰】哎呀,我只是不认为您会什么都不留下,仅仅把这里留给我们就走了而已。

【白枭】………是这样啊………

【黑鹰】我并不是有意瞒着你哦,白枭。只是,我也没有确凿的证据………只是觉得也许是这样。

【白枭】………你总是这样的。

【黑鹰】………白枭………

【白枭】不,我说错了呢。只不过是,从来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对吧。

【黑鹰】………并不是这样啊,白枭。

【白枭】有什么不一样?

【黑鹰】………白枭………。拜托,可以听一听我的话吗。

【玄冬】………现在这是………

【花白】……………。………那家伙………

【玄冬】………嗯?

【花白】………就是那家伙让我们,遭受如此………

【玄冬】喂,花白………?

【花白】…………………

【白枭】………我没有任何想从你那里听到的话。

【白枭】事到如今,你还要说什么?

【黑鹰】……………。白枭………

【白枭】………可是………

【黑鹰】………嗯………?

【研究者】…………………

【白枭】………我一直想问的。

【白枭】我有无论如何,都想问主的事情。

【研究者】………但说无妨。

【白枭】主,以没有纷争的世界为目标,创造了这个箱庭。

【白枭】接着,您为此创造了玄冬与救世主的系统,创造了我们………不,创造了我。

【黑鹰】………白枭。

【白枭】为了管理这个箱庭,引导这个箱庭。

【黑鹰】…………………

【研究者】是啊,的确如此。

【白枭】自从作为白之鸟降临于这个箱庭之时起,我就只是抱着一个想法:我要为主实现他所冀望的世界。

【白枭】所以,在上一代救世主将玄冬消灭,暂时拯救了这个箱庭之时。

【白枭】………我认为,即使只有一步,也是离主的理想更近了。

【研究者】你是如何为我尽心尽力的,已不在此处的我本人,应当记忆尤深吧。

【白枭】……………。那么,为何………

【研究者】………嗯?

【白枭】为何,仅仅只是将之延续了一次………您就弃此而去了呢………?

【白枭】………明明,这个箱庭已得拯救。

【研究者】…………………

【白枭】您的意思是,这个箱庭,是失败的吗。………主啊………

【研究者】………是啊。

【白枭】………………………………

【黑鹰】………呃,主………!

【白枭】………是这样呢。………当真………

【黑鹰】不是这样的,白枭。真是的,就不能采用更不一样的表达方式吗,主啊。

【研究者】这里的基础设定并未达成我所冀望的结果。在我明白这一点后,在这里进行的实验就已经终止了。

【研究者】你是最清楚的吧。

【黑鹰】所以,我才请您不要再说那种话了。这样下去会生出许多误会的。

【黑鹰】并且………即使您这么说了,我却并不这么认为。

【研究者】………哦?

【黑鹰】虽然,这不过是我的主观看法。………但是,我是知道的哦。

【研究者】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巧舌如簧呢。

【白枭】住口,黑鹰。既然主已经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黑鹰】……………。说实话,我也不想说出来的。

【白枭】………诶………?

【黑鹰】因为说出来就像是找借口了嘛。不过,实际上也没什么差别就是了。

【白枭】………怎么回事?

【黑鹰】……………。而且,那个时候。

【白枭】………那个时候………?

【黑鹰】主离开这里之时,就算我这么说了,我也不认为你会接受。

【黑鹰】因为我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让主离开了,这是事实。

【白枭】……………。那是………

【黑鹰】当时我以为你会因此大发雷霆。………可是,你什么都没说。

【黑鹰】只是自责着主抛弃这里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白枭】………我、我并没有那么想过。请不要说出这种臆断之辞。

【黑鹰】………你一定这么想了吧。你只是不停地想着,自己到底有哪里做错了。

【黑鹰】那个时候的你,明明已经为主尽心到那个份上了。

【白枭】………唔………

【白枭】………你那是怜悯我吗?

【黑鹰】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这个意思,白枭。

【黑鹰】我有,一直没能告诉你的事情。

【白枭】我说过我不想听你的任何发言了吧。你总是这样。你全都知道却全都隐而不言。

【白枭】………好像这是为了我好似的。

【黑鹰】………白枭,我啊。

【白枭】………可是,无论这里对于主来说是怎样的失败之作。就算是这样,这里也是主创造的箱庭。

【白枭】而我,是为了实现主的理想而存在的鸟儿。………这一点,即使是那位大人已经离开这里的如今,也不曾改变。

【白枭】让这个箱庭能够存续下去,这是我作为白之鸟接管此处应行的职责。

【玄冬】……………呃!?………白枭………?

【白枭】即使周而复始地不断进行着愚蠢战争的人类在这之后也将绵延不尽,即使这样………这里也必须存在下去。

【白枭】………永远地。

【黑鹰】………白枭!

【研究者】…………………

【花白】……………。白枭………

【白枭】………来吧,花白。继续刚才的事情吧。

【白枭】无论你对那个男人怀抱着怎样的想法………这与你的意志、与我的意志都无关系。

【花白】………诶………

【白枭】我们,只不过是为了拯救此处而存在的。若是不将之实现,我们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花白】………意义………?

【白枭】我们,并非为了我们自身而存在的。………自降生于此之时起,我们就是为了那个目标而存在的。

【花白】……………。白枭………

【白枭】所以………去履行你的职责吧。

【研究者】………你还真是,足够称职的鸟儿呢。

【白枭】……………。………是的………

【研究者】为了过去的我,如今依然奋不顾身地继续啁啾啼鸣。………「我」,也会为此感到高兴的吧。

【黑鹰】………啧,主啊,都已经是一副本体不在此处的躯壳了就不要这样兜圈子了。我说过了不是这样了吧,白枭!

【花白】………没有意义就不行吗………?

【黑鹰】………嗯?小不点………?

【花白】我们,非得获得谁的允许不可,否则就不能存在于这里了吗………?

【黑鹰】………喂,花白………

【白枭】……………。花白………

【玄冬】………花白。

【研究者】…………………

【花白】………我也,一直想要问问看。如果说,真的有创造了这个世界的神明,我也想问他为什么我们非得这样呢。

【研究者】………哦………?

【花白】只要这里继续存续下去,无论多少次我都非得杀死玄冬不可。………无论多少次,无论多少次,永远如此。

【花白】就因为你们擅自赋予我们的,所谓职责。

【研究者】………并非如此吧。是“只要人与人之间还在继续杀戮、继续战争”才对。

【花白】……………呃!这种事情,当然做不到啊不是吗!

【研究者】可是,我想要看到这样的世界。所以过去的「我」,才创造了这个装有玄冬系统的箱庭。

【花白】所以你就说着失败了然后随手把这里丢弃了吗!别开玩笑了!

【研究者】没能实现理想的话,就没有创造的意义。

【花白】像这样,非得有谁牺牲才能继续存在的世界,才不可能迎来和平好吧!明明连你自己都在强迫别人杀人!

【研究者】……………。这倒也有几分道理。

【花白】…………………呃,你这家伙………!

【白枭】………花白,住口。不可对主如此出言无状。

【花白】……………啧,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样是可以的啊!

【白枭】………你给我闭嘴。

【花白】……………唔!

【白枭】你现在必须去面对的并不是主。………而是自己的使命。

【花白】………为什么………为什么为了已经被创造它的家伙认定失败了的东西,你连这种事也做得出来啊!

【花白】就为了这种事要让玄冬去死………

【玄冬】………花白………

【花白】………玄冬………

【花白】玄冬你倒也说句话啊,我们可就是因为这家伙才会承受这些的啊………!?

【玄冬】是啊………

【花白】为什么都已经知道是错误了,却还要将错误继续下去啊!这种事,太荒谬了啊………

【玄冬】………因为不这么做的话,这里就会毁灭了吧。

【花白】………呃,诶………?

【玄冬】正如你所说。这里是出于什么理由被创造出来的,对我们而言都无所谓。

【花白】………玄冬………?

【玄冬】并不需要什么意义。可是,有我在的话这里就会毁灭。………这是确定的。

【花白】………玄冬………!

【玄冬】对于存活于此的我们来说,那种事怎样都无所谓吧,真是。那种创造出这种世界的理由之类的事情。

【研究者】…………………

【玄冬】但是,就因为这样,不管有什么理由,我都得死。

【玄冬】………为了此处一无所知、生存生息的万物。

【研究者】……………。你也是,相当称职的「玄冬」呢。

【玄冬】………而你是个废物「神」呢。

【研究者】…………………

【研究者】…………………

【黑鹰】……………。玄冬………

【白枭】…………………

【花白】………玄冬………

【玄冬】………花白。已经够了吧。

【花白】………我不要。

【玄冬】………花白………

【花白】…………………………我不要!

【银朱】………花白………,喂,你这家伙………!

【白枭】花白,不要再发疯了。

【黑鹰】是呀小不点。你稍微听我说句话………

【花白】………呜,吵死了闭嘴!

【黑鹰】………小不点………

【花白】就因为你们擅自做出的决定,你以为我们吃了多少苦啊!

【花白】我也好,玄冬也好………在这里生活着的谁也好,都因为你们把这个世界强加于我们而痛苦着!

【研究者】…………………

【花白】………谁都没有期待过这种世界啊………!

【研究者】………你不要误会了。

【花白】………诶………

【研究者】先于你们而存在的,是这个箱庭。………这与你们的意志毫无关系。刚才你自己也说过了。

【花白】…………………

【花白】………所以………

【花白】我,不会原谅你的。

【研究者】………哦………

【花白】像这样把这个世界创造了出来,自作主张地让我们背负起责任。

【白枭】花白………

【花白】………如果,真的有神存在的话,我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

【白枭】………花白!

【玄冬】………花白,你……………!

【花白】………一直都是!

【研究者】…………………

【白枭】………花白………,………主………

【玄冬】…………………啧………………住手,花白!

NEXT

End.
声明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注:投喂了她也还是会咕,请务必谨慎)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