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黎明残余」(A)

4,206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8次阅读0条评论

【玄冬】………真冷啊。仿佛被冰层包围了似的。雪还在下吗………

【玄冬】到底下到什么时候才能停啊?这场雪。………话说回来现在是什么季节?是冬天吧?

【玄冬】………搞不明白………

【玄冬】仔细一想,从我醒过来算起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我居然都没有冷静地想过一次自己的事情吗?………

【玄冬】不过,也是没有什么时间去想这种事。觉得放着不管的话,记忆自然而然就能恢复。

【玄冬】……………。这么想根本就没有依据,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玄冬】是因为那家伙说着“没事的,没事的”,我就直接接受了吗………

【玄冬】可说到底,那家伙到底为什么要护着我呢?

【玄冬】明明他们为了杀我都应该派出军队了,为什么他还要带着我逃跑?

【玄冬】我和那家伙,实际上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又是什么关系啊?…………………

【玄冬】啊啊可恶,果然这种事想也想不明白吗!

【玄冬】……………。干脆,再撞一次脑袋就能治好吗………?

【玄冬】……………。真去试的话也太傻缺了吧………

【玄冬】都到了“不要再回想起来比较好”的份上了,这么不愉快的记忆吗………

【玄冬】即使这样,我………。…………………

【玄冬】嗯?说起来,这是哪里啊?

【玄冬】……………。明明直到刚才都还走在台阶上的,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玄冬】……………。该不会,我又迷………

【???】哦,你终于察觉到了吗。

【玄冬】……………!?

【白衣男子】不知你要在这个回廊里走到什么时候,正想计个时。

【玄冬】………什………!?

【白衣男子】你还真是个有趣的「玄冬」呢。正觉得你有些迟钝,但某些地方却又微妙地敏锐。

【白衣男子】………颇有趣味。

【玄冬】怎么回事,你是………?你到底是什么人………?

【白衣男子】………我并未携上可以告之与你的姓名。

【玄冬】………什么?

【白衣男子】我非常罕见吗?

【玄冬】与其说是罕见不如说………通常来说,没有人会是透明的吧。

【白衣男子】是吗。那么,你会将这般身姿比作什么呢?

【玄冬】………什么………鬼魂,之类的?

【白衣男子】既然如此,那就如此称呼吧。

【玄冬】………什么?

【白衣男子】不过,也相去不远呢。我已经,并非此间中人了。

【玄冬】……………?你到底是………

【白衣男子】实乃遗憾,我并无闲暇与你讲评我的事迹了。没有时间了。………我们开始吧。

【玄冬】………嗯?到底要开始什………

【白衣男子】尽管为了不被那厮觉察,我创造了这个空间,然而这副与本体分离的身躯是无法使用那般力量的。我无法维持太长时间。

【白衣男子】因为那厮对我做的每件事都持否定态度呢。被发觉后必定会吵嚷喧哗。我可避之不及。

【玄冬】………那厮………?

【白衣男子】我不喜欢那厮的长篇大论。无甚趣味却有讥讽意,且颇冗长。真是,为何会变成这样呢。

【玄冬】……………?我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白衣男子】………正因如此,我才要让你明白呀。

【玄冬】……………。什么………?

【白衣男子】我将唤醒你那堕入永恒黑暗的记忆。

【玄冬】唤醒我的,记忆………?

【白衣男子】其实,我并非有意插手此事。毕竟,我已弃此而去。

【白衣男子】然而,如今此事有些过于不公平了。所以我决定稍加干涉。

【玄冬】………怎么回事啊?

【玄冬】难道说,还可以人为取回记忆吗………?

【白衣男子】这最初就是人为原因所致,为何会无法取回呢?

【玄冬】………什么………?

【白衣男子】真是,那小子用这力量用得真好,让人想不到这是无意识的发挥。这份能力,值得赞赏呢。

【白衣男子】又或者,是因为你希望如此吗?

【玄冬】………那到底是………

【白衣男子】……………。来,你要怎么做呢?你,不想取回记忆了吗?

【白衣男子】忘却并非了结。你要就这样沉没于黑暗之中,迎接你该背负的过去与该选择的未来吗?

【白衣男子】………迎接终结。

【玄冬】…………………

【玄冬】我再问一次,你到底,是什么人?

【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只是个,真理追求者而已。本来如此吧。

【白衣男子】可以说是………研究者吧。

【玄冬】研究者………?

【研究者】………来,作出选择吧。选择,是你的自由。

【玄冬】…………………

分支选项:保持现状就好我想取回记忆

「保持现状就好」

【玄冬】我………我保持现状就好。

【研究者】………你畏惧它吗?畏惧自己的过去。

【玄冬】……………。不是的。我想那家伙会告诉我的。因为我们这么约定好了。

【研究者】………和那小子吗。

【研究者】但是,过分的思恋亦有扭曲之可能。若如是,一切的一切都将迷失。

【玄冬】………………?

【研究者】……………算了,也好。既然你已经这么说了,我也不勉强你。

【玄冬】……………。难道说………你也,认识我吗?

【研究者】…………………

【研究者】我认识「过去」的你。………仅此而已。

【玄冬】过去………?

【研究者】………然而………

【玄冬】………嗯?


【玄冬】……………!?干什………?

【研究者】……………。尽管我已舍弃了这里,然而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我对此颇有兴趣。

【玄冬】……………?

【研究者】若是那厮知晓了,又要说出些讥讽之语了吧。

【玄冬】………那到底是………

【研究者】刚才这个不过是个咒语罢了。若要称为祝福,也略嫌微不足道了些。

【玄冬】………咒语?

【研究者】看来,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我将再次沉睡。

【玄冬】………什么………?

【研究者】下次醒来之时,这个箱庭………将会迎来怎样的季节呢?

【玄冬】…………………!等等!

【玄冬】……………!消失了………

【玄冬】………唔………他到底,是什么人啊,那个男的………

【玄冬】叨逼叨了一堆完全搞不懂的事情,真让人莫名其妙。

【玄冬】还说可以恢复记忆………。…………………

【???】………玄冬!

【玄冬】………花白。

【花白】你怎么了,在这种地方………

【花白】………你出了一身的汗哦?到底发生了什么?

【玄冬】………嗯………?啊………不,稍微有点事吧。

【花白】……………?嗯,之后再说吧。总之我们回去吧?出了点事,十万火急的大事。

【玄冬】………什么?

【花白】这里,也不再安全了。不快点逃……………

【花白】……………!?

【玄冬】…………………

【花白】……………。玄冬………你知道了………?

【玄冬】是啊,刚才,有什么………好像有什么东西冲进来了………

【花白】………果然,那个人………不快点走的话……………………呃!?

【花白】………啊………!

【玄冬】……………?是谁………?

【白枭】…………………

【白枭】久违了呢。花白………以及,玄冬啊。

【花白】………白、白枭………

【玄冬】………白枭………?

【白枭】………正是。我即是,担任这箱庭一翼之职的白之鸟。很高兴看到你身体健康。花白。

【白枭】另外,黑鹰在何处?

【花白】………他在的,就在这塔里。很快就来了。

【白枭】是吗。在这种时候却不在它的身边,他在做什么呢。

【白枭】算了,就这样吧。………花白。

【花白】………有什么事吗。

【白枭】时候已到。去完成你的使命吧。

【花白】………我不要。

【白枭】让那玄冬的灵魂归于黑暗,拯救这个世界。

【花白】我不要!

【玄冬】………世界………?

【白枭】你以为你能一直像这样任性妄为吗?你可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才存在的。

【白枭】你是这世界全部的希望………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性命可都系于你一个人哦。

【花白】………我不要,我不要!我不需要这种东西!

【白枭】你是不被允许怀有儿女私情的。这件事,我应当告诉过你。………花白。

【花白】那种事我不知道!我不需要这种东西啊!

【白枭】……………。真是的………我也是,过于溺爱你了呢。

【玄冬】………那是什么啊,那个,拯救世界什么的事情。

【玄冬】………你到底是………

【白枭】……………。说起来,你失去记忆了呢。

【白枭】真是的………黑鹰也好你也好,行事毫无自觉也该有个限度。倘若主看到这样的场面,他将发出怎样的叹息呀。

【玄冬】………主?

【白枭】创造了我等黑与白的鸟儿,创造了这个箱庭的创世之神我主,因为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而离开了此地。

【白枭】………这可都是你的错哦,玄冬。

【玄冬】……………。离开了这个箱庭的……………主………?

【玄冬】该不会,刚才那家伙………

【白枭】………诶………?

【花白】………诶?玄冬………?

【玄冬】刚才在这里遇到的那个男人,也说了舍弃了这里之类的话。

【玄冬】我想不至于吧,那家伙就是………

【玄冬】……………呃!?

【玄冬】什………

【花白】………白枭!?

【白枭】……………。怎么会………

【玄冬】………呃、什么………?

【白枭】啊啊………怎么会,主竟然。

【花白】白枭,你在干什么啊,快放开玄冬!

【白枭】为何………为什么?明明正是因为玄冬的存在,主才消去了身形才对………为什么………他会在这里面………?

【玄冬】………唔………

【白枭】……………为何……………

【白枭】…………………

【花白】……………!?玄冬………?………白枭………!

【花白】………什………发生了什么啊………!?

【花白】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黑鹰】………花白,玄冬怎么了!?

【花白】………啊………

【黑鹰】这空间扭曲得过分了啊………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花白】………到现在为止你都在做什么啊!?保护玄冬可是你的使命吧!?为什么一到关键时刻你就不在啊!

【黑鹰】空间被干扰了啊。直到刚才我都无法接近这里。………还没有找到玄冬吗?

【花白】………呜,为什么,白枭要把玄冬………!

【黑鹰】………什么?白枭做了什么吗?

【花白】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带着玄冬跳转到不知哪里去了!

【花白】为什么啊,明明没有我的话应该什么都做不了的………!

【黑鹰】………你说什么………?

【花白】到底怎么了我完全不明白啊,那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黑鹰】………我知道了,我们立刻开始调查白枭跳转到哪里去了吧。

【花白】………玄冬………呜。

【黑鹰】不用那么担心。你自己也说了对吧?没有你的话什么都做不了。

【花白】因为………因为,我完全不知道那个人会想什么啊!?

【黑鹰】…………………

【花白】虽然不太清楚,但我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呜。

【黑鹰】……………。白枭………

NEXT

「我想取回记忆」

【玄冬】………真的,能做到吗。取回我的记忆。

【研究者】能做到。若是有着与之相反的力量的你,我仅需稍微帮一点忙即可。

【玄冬】那………拜托你了。

【研究者】………哦?

【玄冬】我已经,不想被蒙在鼓里晕头转向了。

【玄冬】到头来就因为我没有记忆,才给周围人添了这么多麻烦。也把那家伙逼成了这样。

【玄冬】………这样的事,已经够了。

【研究者】……………。你还真是,总在为他人着想呢。

【玄冬】………什么?

【研究者】………没什么。

【玄冬】……………!?什………

【研究者】………来吧,闭上眼睛。

【研究者】我要将你送入封闭圆环的深渊之处。你那被白之光封锁的记忆,由你亲手唤回即可。

【玄冬】这是………什么………

【研究者】……………。你的记忆………真是黑暗呀,玄冬。

【玄冬】……………呃………意识,变得模糊了………!?

NEXT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