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令人怀恋的痛楚」

10,249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15次阅读0条评论

【传令兵】…………………

【传令兵】………传令全军,天一亮立即进攻!在那之前原地待命!

【传令兵】………传令全军,天一亮立即进攻!在那之前原地待命!

【传令兵】传令全军………………………………


【玄冬】………可恶………。接下来,我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玄冬】那家伙,真的打算杀掉世界上所有人吗………?

【玄冬】就算不是,再有一会儿………这个世界生命的容器就要溢出了。一切的一切,都要终结了………

【玄冬】………可是,我该怎么做才能拦住那家伙?

【玄冬】只剩现在立刻追上去,让他杀了我这个办法……………

【玄冬】………可恶,我真的只会做些让那家伙反感的事情啊。

【玄冬】………花白………

【玄冬】我该为你做什么才好?难道真的要为了我活下来让世界毁灭吗?

【玄冬】这样………你真的就会心满意足吗?

【玄冬】………不是这样的吧………?

【???】哦,那该怎么办呢?

【玄冬】……………!?

【玄冬】………你是,那个时候的………

【研究者】救世主那小子已经放弃杀你了。这个箱庭的毁灭,已属板上钉钉了吧。

【研究者】坦然地接受这个结果如何?

【玄冬】………你,为什么………

【玄冬】………你读取了我的心声吗………?

【研究者】只是你流露出了些许感情而已。我并不经常读取别人心声,没有这方面的兴趣。

【玄冬】………嗯?你这次,不是透明了啊。

【研究者】是啊。………因为白之鸟已经消殒了。

【玄冬】………什么………?

【研究者】白与黑,缺少任意一只鸟儿时代行他们的职责,我即是为此遗留下来的,真正的「我」的残影。

【研究者】………一翼空缺的现在,我苏醒的时刻也就到了。

【玄冬】………代行白枭的职责………「我」………?

【研究者】原本的我,已经不在此间了。他正在这之外的某处尽头创造新的箱庭。

【研究者】………而我,则注视着此处的这场梦境。

【玄冬】……………。难道说,你………

【研究者】…………………

【玄冬】难道说,你就是被黑鹰和白枭,称为「主」的那家伙吗………?

【研究者】………正是。

【研究者】不过,准确地说,是他的残骸吧。

【玄冬】………你就是………!

【研究者】……………嗯!?

【玄冬】………你就是………!你就是,创造了这个世界的家伙吗!

【玄冬】就是你把我们创造成这个样子的吗!?

【研究者】………是的。

【玄冬】你到底为什么要创造出这样的世界啊!?为什么要创造出我啊!

【研究者】………为了试验一下,一个人与人之间没有纷争的世界嘛。

【玄冬】别开玩笑了,这样能止战吗!就因为你,我们到底受了多少折磨啊………!

【研究者】这种事我当然也心知肚明。因此,我放弃了这个箱庭。

【玄冬】………什么………?

【研究者】………差不多可以松开你的手了吗。像这样,我无法顺利呼吸。

【玄冬】我说啊………

【研究者】我已经不在此间了,我说过了吧?

【玄冬】那这又怎么说!你不就在这里吗!

【研究者】是呀,作为「保险」嘛。

【玄冬】………什么意思?

【研究者】让我作个简单说明。

【研究者】就在之前的………第一个玄冬,将自身献给了救世主,主动延续了这个箱庭的时刻,我看透了这个箱庭。

【研究者】看透了,这个系统已经失败的事实。

【玄冬】……………!

【研究者】因此,我已经不再能从这箱庭中收获任何东西了,于是我放弃了这个箱庭。

【研究者】………为了去创造新的箱庭。

【玄冬】就这么放着不管一走了之吗?简直不负责任………!

【研究者】其实,要是把它停下就好了。

【玄冬】………什么………?

【研究者】离开这里时,其实我是可以把这里报废后再走的。

【研究者】然而,黑鹰无论如何都不让我这么做啊。到最后,我只好把这里留下一走了之。

【玄冬】………黑鹰他………?

【研究者】那厮会说出这样的话,可真叫人意外呀。

【研究者】明明对我的造物表现出兴趣的,就只有与他同为鸟儿的白枭而已。

【玄冬】…………………

【研究者】………喏?黑鹰呀。那么,你留下这个箱庭,又是出于什么想法呢?

【玄冬】………什么?

【黑鹰】………无论如何。我都感谢您留下了它,主。

【玄冬】………黑鹰………

【黑鹰】哎呀,让你久等了。

【玄冬】你已经,做完了吗。

【黑鹰】………是啊,已经解决了哦。非常感谢。

【研究者】白之鸟的遗骸吗。究竟被你带去哪儿了?

【黑鹰】谁知道呢,这是个秘密哦。

【研究者】………哦?

【黑鹰】好久不见了呢,主。

【黑鹰】话说回来,我也有好几次,发现您在塔里悠哉悠哉地晃悠呢。

【研究者】………你果然有所察觉吗。

【黑鹰】一般来说,处理干净后再走才是您的作风。我猜想您不会把这里托付给我们后就撒手不管了。

【黑鹰】哎,不过白枭似乎并没有察觉呢。

【研究者】那是因为她崇拜着我啊。所以不会注意到我这样的残余物。

【黑鹰】…………………

【研究者】不过,你也真是够任性妄为呢。

【研究者】如何?这样,你能心满意足吗?

【黑鹰】………嗯,虽然并非如我所愿就是了。

【黑鹰】我说过了吧,很感谢您留下了它。

【黑鹰】我和您不同,我在这个箱庭里收获颇丰啊。

【黑鹰】………多到我消受不起。

【玄冬】……………。黑鹰………?

【研究者】………哼,不愧是你啊。

【研究者】明明白枭对我那般尽心尽力,你却连我一句话都不愿听从。

【研究者】所以我才说,你是个残次品。因为你轻易就能违逆身为主的我。

【黑鹰】哎呀,我也是很敬仰您的哦?

【研究者】一派胡言,你这不知感恩的东西。

【黑鹰】哈哈,实在是抱歉。

【研究者】不过,当时你那般力阻我毁掉这箱庭,到头来才到第二代就要终结了吗。

【研究者】………真是,还真像你的作风。

【黑鹰】……………。并不是哦。

【研究者】………哦?

【玄冬】……………黑鹰?

【研究者】………是吗。算了,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黑鹰】………非常抱歉。

【研究者】好了,你去吧。已经没有时间了吧?

【黑鹰】不,主啊,在那之前恳请您给我一点时间。

【研究者】………什么?

【黑鹰】他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我想让他先把记忆全部找回来。

【玄冬】………我的记忆………?

【研究者】……………。是这事啊。

【研究者】无妨,那我先走一步。不要让我等太久哦。

【黑鹰】非常感谢您,主。

【玄冬】…………………

【黑鹰】………嗯?怎么了?

【玄冬】………这个世界,真的是那个人创造的吗。

【黑鹰】………的确是这样。

【玄冬】就是那样的家伙,把我和花白设置成了这样吗………

【黑鹰】严格来说,他并没有创造你们本身就是了。

【黑鹰】那位大人只创造了系统,而你们的灵魂被选中则纯属偶然。

【玄冬】………怎么回事?

【黑鹰】算了,这种事说了也于事无补了啊。不好意思,刚才的话你忘掉吧。

【黑鹰】这里确实由那位大人所创造,且延续至今。………这是事实。

【玄冬】…………………

【黑鹰】我们鸟儿,也是那位大人的造物之一。因此无论那位大人说了什么,那都是绝对的律令。

【玄冬】………我并不这么想。也无法原谅那个男人的所作所为………

【黑鹰】我可觉得,你们保持这样就好了呢。

【玄冬】………什么?

【黑鹰】嗯——这种事说多了那位大人会生气的,这话就先到此为止吧。

【黑鹰】比起这个,更应该先说关于你的事不是吗。

【玄冬】………我的?

【黑鹰】关于你接下来的事情。………不,该说是关于以前的事情吧?

【玄冬】………以前………?

【黑鹰】你已经,想起来了吧?

【玄冬】………想起什么………

【黑鹰】你拼命想要忘掉的事情,已经以另一种形式想起来了。

【黑鹰】即使想起来了,也不再可怕了哦。

【玄冬】我倒是,并没有觉得可怕?

【黑鹰】不过,你还有没想起来的部分吧。或者说,你不是只想起来了一部分吗?

【黑鹰】真是,漏洞百出的修复啊。

【玄冬】………那是………

【黑鹰】不觉得不甘心吗,以为自己好不容易找回了记忆,结果净是些不愉快的回忆。

【黑鹰】我和你之间的回忆可是有二十二年的份量啊?我可希望你别光想起无聊的事情,多想起点快乐的事情呢。

【玄冬】………快乐的事情?

【黑鹰】是呢,比如说………你五岁的时候的事情。

【黑鹰】那一年是我第一年带你到人群里去呢,哎就是让你去学习人情世故啦。

【黑鹰】在那之前你就只接触过我和山里的动物,你吃惊地到处张望呢。哼哼,真是可爱呀。

【玄冬】这么久远的事情你现在提起来是想怎样啊?

【黑鹰】哎呀哎呀,重点正要开始呢。

【黑鹰】回去的路上你问我,自己是谁生下来的。

【黑鹰】因为至今为止,除了我以外你就没有别的亲近的人类了呢。你了解到普通的孩子都是由父亲和母亲带大的,似乎受了很大的打击。

【黑鹰】因为虽然你身边有像父亲一样的人,但却没有能代替母亲的人呢。

【玄冬】………这种事情哪里重点了?这么久远的事情不记得了我觉得也很正常。

【黑鹰】真着急呀你,哎呀听我讲嘛。接下来可要到精彩之处了呀。

【黑鹰】于是呢,回去以后你问了我好几次关于父母的事情。

【黑鹰】虽然一开始我还在糊弄你,但你问得太认真了,终于让我说漏了嘴。

【玄冬】………说我的父母,死了?

【黑鹰】不是哦,我说你的父母其实是熊。

【玄冬】………………………………………………………

【玄冬】………………哈?

【黑鹰】我这么一说,你惊得目瞪口呆,当场陷入沉默。哎呀,那场面真是有意思………不,是真是可爱,嗯嗯。

【玄冬】………等一下,为什么是熊啊,为什么!

【黑鹰】哈哈哈,我话还没说完呢!

【黑鹰】于是乎,你在那之后一直保持着沉默呢。我正想着你大概是没法接受吧,结果第二天你就消失不见了。

【玄冬】………你这人,到底把人当成了什么啊………?

【黑鹰】我难得反省一回“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啊”,可一问你才知道,原来你不是因为震惊而离家出走的呢。

【玄冬】………嗯?

【黑鹰】你居然,跑去森林里找你的父母去了!哎呀,看到你这么神采飞扬的样子我都潸然泪下了呢!

【玄冬】………………………………………………………

【黑鹰】哎呀呀,那对我来说真是个冲击呢。你可真是个耿直得什么都信的孩子呢,嗯嗯。

【玄冬】………等会儿,我可想起来了啊………?那可是在我所有不愿意想起起来的记忆里能排到头两名的记忆啊………

【黑鹰】哎呀,怎么这么说,这不是个好故事吗,是催泪作呢。

【玄冬】………你真的这么想吗………?

【黑鹰】不过,之后的发展确实比起催泪作,感觉更像个大片………

【玄冬】行了,我已经想起来了那之后的发展你就别说了!

【黑鹰】哈哈哈哈哈,为什么啊,明明接下来的发展才是不得了。

【黑鹰】在森林中寻找着自己双亲的你,终于遇到了熊,毫无防备地接近它却惨遭报复了呢。

【玄冬】所以我都说了不要再说了吧!

【黑鹰】哎呀,虽然去接近春天里冬眠刚醒正饿着肚子的熊是挺傻的,不过也不能对小孩子计较。

【黑鹰】总而言之我手忙脚乱地把你救了出来带回家里,一边给你治疗一边跟你说熊这事我是开玩笑的,结果你一星期都没跟我说话啊。

【黑鹰】那时我可真是难得有这么寂寞的时候啊,哈哈哈哈哈~

【玄冬】就是因为有那件事,我才再也不全盘相信你说的话了。

【黑鹰】想来那就是你最早的叛逆期了吧,嗯。

【玄冬】才不是!

【黑鹰】哈哈哈,其他的故事可还有很多哦?

【玄冬】……………啧,行了行了别说了!

【黑鹰】那是你几岁的时候呢。你担心我净在吃肉,于是就开始学着做饭了。

【黑鹰】在那之上你深入发展,于是为讨厌蔬菜的人进行料理研究,就成为了你的兴趣。

【玄冬】………什么………?

【黑鹰】对了对了,也有这样的事。

【黑鹰】你最开始养的鸡异常有精神,几次三番地逃跑,每次你都肯定能把它找回来。那可真是让我吃惊。

【玄冬】……………。那家伙精力一过剩就会打鸣,所以反而挺好找的。

【黑鹰】虽然这是片气候条件严酷的土地,但四季依然会好好地到来,春天依然会开出美丽的樱花呢。

【黑鹰】你很喜欢樱花,一定会跑去赏花啊。

【玄冬】要照顾喝得烂醉的你可真是相当艰辛啊。

【黑鹰】这条也好那条也好,全都是很好的回忆呀。………你这不是也走过了一段还不错的人生嘛。

【玄冬】………黑鹰………

【黑鹰】你是个好孩子啊。即使背负了这么多东西,也让我好好地把你养到这么大了。

【黑鹰】说老实话,养育人类的孩子这种事情,我一开始也是有点抗拒的………

【黑鹰】我这不也做得挺好的嘛。

【玄冬】……………。之前我就觉得很不可思议。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养育我呢。

【玄冬】你啊,一次都没跟我说过,我作为玄冬该做什么。你就只告诉了我,我是什么人。

【黑鹰】你难得来世上一遭,我当然会希望你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不是吗。

【黑鹰】虽然我也想过,这说不定会是件残酷的事。

【玄冬】………才没有,那种事。

【黑鹰】………那真是太好了。

【黑鹰】那么,怎么样?已经想起来了吗?

【玄冬】………嗯?

【黑鹰】想起来你是怎么失去记忆的。………那一天的事情。

【玄冬】……………。是啊,想起来啦,清晰深刻。

【玄冬】我,到头来还是选择了逃走。………从这个世界逃走。

【玄冬】………从这一切的一切逃走………


【花白】……………。就快到镇上了呢。应该是,叫作河沽的镇子吧。

【花白】虽然那些家伙穷追不舍,但逃到这里我们总算可以放心了吧。

【花白】真是,军队的那些家伙也太难缠了。

【花白】是吧,玄冬?

【玄冬】…………………

【花白】…………………

【花白】我说啊,你差不多可以开口说句话了吗?连我都觉得沮丧起来了啊。

【玄冬】…………………

【花白】………你还在,对那个女孩子的事情耿耿于怀吗?

【玄冬】…………………

【花白】这不是没办法吗,她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开你啊。

【花白】要是不那么做,我们怎么都逃不掉了。你又像是打算放弃了,而且…………………

【花白】………不,算啦。

【花白】即使这样你也到这里来了。你也不想死的吧。

【玄冬】………不是的。

【花白】………诶………

【玄冬】我会和你来这里,是因为离开了你,我就死不掉了。

【花白】………诶,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到这里来啊!?

【玄冬】因为我要是不走,我想你说不定会把整个村子的人全部杀光啊。所以我来到了这个似乎遇不到任何人的地方。

【花白】……………呃、你这不是,清楚得很嘛。

【玄冬】但是,已经够了。

【花白】………什么………

【玄冬】都到这里来了,已经够了吧。

【花白】…………………

【玄冬】………杀了我,花白。

【花白】………不要………

【玄冬】别说不要,动手啊。

【花白】……………不要!

【玄冬】动手啊,花白。然后,就让我成为最后一个,被你杀掉的人。

【花白】………你就那么、那么反感我杀掉那个孩子吗?可要是那样………你为什么又和我………

【玄冬】………不是因为这个!

【花白】……………呃。

【玄冬】我已经,不想再让你杀任何一个人了。只要和我继续逃跑,你就总会遇上要杀人的场合,这种事情,我已经受够了!

【花白】………可是………可是、我………

【玄冬】而且,我想活的念头也没强烈到愿意让谁因为这事而死。………也不想让世界毁灭,那这样不就只能我去死了吗?

【花白】………不、不要啊,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你死,我不想杀你!

【玄冬】………花白!

【花白】搞什么啊,你不是说不想再让我杀任何一个人了吗,然后又说要我杀了你!?这话简直自相矛盾!

【玄冬】……………啧。

【花白】明明我都这么强烈地说了我不要了,都这样了你还是要让我动手吗!?过分………你太过分了!

【花白】我也不是因为想杀人才去杀人的啊,是因为没有其他能保护你的方法了我才这么做的啊!

【花白】既然你都那样说了不让我杀人,那除了这样我还能怎么办,你说来我听听啊!

【玄冬】………花白………

【花白】…………………

【玄冬】……………也是、啊。

【花白】………诶………?

【玄冬】………的确,明明是我自己的事情,却要你来动手,是太不讲理了。

【花白】………诶………玄冬………?…………………呃!?

【玄冬】我也希望,自己的生死至少能由我自己决定。

【花白】………不、不可以啊,把那把剑还给我!

【花白】你不是知道你只能被我杀死的吗,你在想什么啊!

【玄冬】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实际上也没人试过啊。搞不好,真的能死成也说不定。

【花白】笨蛋,就算不会死但一样会痛啊,还给我!

【玄冬】这样要是死不了就再试一次,我自己一遍遍试到死为止。………不会,再让你动手了。

【花白】……………………啊、住手!

【玄冬】……………已经够了,不要这样了!我已经,不想再这样苟延残喘了!

【花白】……………………玄冬!!


【玄冬】……………。到头来,还是没死成啊。

【黑鹰】真是的,居然挥剑斩向自己的头颅,你还真是脑子一热就能干出不得了的事啊。

【玄冬】是吗?我倒是觉得比斩向其他人要简单哦。

【黑鹰】………会那样想的,只有你而已。

【玄冬】于是,那之后,意识一恢复我就失去记忆了啊。

【黑鹰】………是啊。

【玄冬】直到失忆前我都在逃避自己厌恶的事情,真差劲啊,我。

【黑鹰】失忆这件事,可不是你的错哦。

【玄冬】但是,因为那样的打击而失忆,我果然………

【黑鹰】你失去意识了所以不知道吧,在你的身体自动修复期间,那孩子一直在你身旁喃喃自语。

【玄冬】………嗯?

【黑鹰】他说,要是你能失去记忆就好了。

【黑鹰】………说,要是你能像这样,把一切的一切都忘掉就好了。

【玄冬】…………………

【黑鹰】他是在害怕,等你醒来以后,又会再次挥剑斩向自己的头颅吧。

【黑鹰】………于是,这份祈愿被他救世主的力量回应了。

【玄冬】………花白………

【黑鹰】我先说一句,可别再做那种事情了哦?你再玩一次失忆我可不奉陪了。

【玄冬】………不会的,再不会了。那个时候我是真的穷途末路了。

【玄冬】明知道自己是在逃避………我反省。我也觉得自己对那家伙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黑鹰】都怪这事,那孩子对于你想找回记忆这件事,始终心怀恐惧呢。

【黑鹰】所以才像那样说了一堆的谎话,想瞒过你。

【玄冬】…………………

【黑鹰】而且,他也不想引起你的反感吧。虽然谎话说得太过了反而引起了你的怀疑就是了,…………………

【黑鹰】虽然这话由我来说有点奇怪,但那孩子其实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守护着你啊。这一点,还请你认识到。

【玄冬】………嗯,我明白。

【黑鹰】那么,你要怎么做?你已经想起全部关于自己的事情了。

【黑鹰】自己想怎么做,又该怎么做呢……………你已经能做出决定了吧?

【玄冬】…………………

【黑鹰】做这个决定的,是你哦。玄冬。

【玄冬】……………。我………

分支选项:我想结束这种事|即使这样,我还是想见花白一面

「我想结束这种事」

【玄冬】我已经,想结束它了。

【黑鹰】………嗯?

【玄冬】我想,应该结束这种事了。我不想再让那家伙,受更多的折磨了…………………

【黑鹰】………是吗。

【玄冬】可是,到底该怎么做才好,我毫无头绪啊。

【玄冬】杀了我拯救世界也好,由我毁灭世界也好,不变的是,无论哪种做法都是在折磨那家伙。

【黑鹰】………没那回事哦。

【玄冬】……………。为什么我会和那家伙相遇呢。

【黑鹰】………嗯?

【玄冬】要是没有遇见我,那家伙就不会产生这样的感情了吧。

【黑鹰】………玄冬。别这样,不要说这种话。

【黑鹰】要是知道你这么说,那孩子会非常伤心的哦。

【玄冬】这件事也一样,要是我们不曾相遇,它也就不会发生了吧。

【黑鹰】………玄冬。

【玄冬】哎,你知道吗?

【玄冬】能不能既让我无论如何不至于毁灭世界,也让花白不用杀我,就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黑鹰】………什么?

【玄冬】被你称为主的那位如果真的是创世主的话,他不就应该知道我的存在能不能被抹去吗?

【黑鹰】……………。你在说什么呀。

【玄冬】做决定的是我,这话是你说的吧?

【玄冬】这次就算我最后死了,只要人与人之间的杀戮还在继续,我就还会降生。

【玄冬】与其让这种事周而复始,不如干脆直接消失更好。

【黑鹰】………你这想法太钻牛角尖了。

【玄冬】所以,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要是能做到的话,我想这么做。

【玄冬】………这就是,我的决定。

【黑鹰】……………。真是的………真不愧是你………

【玄冬】………黑鹰?

【黑鹰】我觉得,为别人考虑得太多,是你的坏习惯哦。

【玄冬】怎么会,我光是顾着自己的事情就拼尽全力了。

【黑鹰】真是个傻孩子呢。

【玄冬】那也是你养出来的吧。

【黑鹰】然而,我是这个傻孩子的监护人呢。真是拿你没办法,毕竟我也不好打破那个约定………

【玄冬】………约定?

【黑鹰】不记得了吗?在你小时候,我跟你约好了。

【黑鹰】只要你来找我,不管问了什么我都必须回答你,我和你这么约好了。………虽然,我也没完全遵守就是了。

【玄冬】……………………

【黑鹰】………所以,只要你问我一定回答哦。我会把真相,全部告诉你。

【玄冬】………黑鹰………

【玄冬】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是可能的吗?

【黑鹰】………这个呢………

【黑鹰】虽然彻底消失是做不到的,但倘若从这个箱庭里出去,多半,也就是所谓的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吧。

【玄冬】………出去?

【黑鹰】这个世界的毁灭是以你为媒介的。

【黑鹰】作为核心的你要是到了箱庭之外,因为要件消失了,主制定的规则也就随之取消,毁灭也就停止了吧。

【玄冬】………原来是这样吗。

【黑鹰】本来,主和我们鸟儿,是在外面创造的这个箱庭嘛。出去的方法我还是知道的。

【玄冬】那要是这样,应该怎么做?

【黑鹰】………但是,我先告诉你,外面什么都没有哦。像你现在所处的这里一样的世界,一概没有。

【黑鹰】倘若从这个箱庭里出去,就再也死不掉了,只能永远孤独地在那里浮沉。会比在这里重复着轮回更加痛苦吧。

【玄冬】…………………

【黑鹰】直白地说,我不希望你选择这个做法。

【玄冬】………不。这样就好。

【黑鹰】………玄冬………

【玄冬】我说过了吧,这种事我已经受够了。

【玄冬】与其重复受人强迫的生命,不如在自己执意选择的道路上受难。

【黑鹰】……………。会后悔的哦,肯定会。

【玄冬】到那时候我果然还是会怨恨自己的愚蠢吧。………不过,那样的话,我就不会被任何人怨恨了。

【黑鹰】………会被我怨恨的哦。

【玄冬】………黑鹰?

【黑鹰】………不………。那个,嗯——说漏嘴了呢。不好意思,刚才的话你忘掉吧。

【玄冬】……………。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黑鹰】嗯?

【玄冬】明明你好不容易才把我养到这么大,我却说了这么一大堆,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黑鹰】………确实是呢。本来,要是你不在了,我不就下岗了吗。

【玄冬】………对不起。

【黑鹰】……………。我要不要也一起出去呢,跟你一起。

【玄冬】………什么………?

【黑鹰】嗯,是呢,这是个好主意诶。黑之鸟是与玄冬共生共存的东西,和玄冬一起消失了其他人说不定还挺高兴。

【黑鹰】是哦,这样就好。我想出了个好主意呢!

【玄冬】………认真的吗?你………

【黑鹰】难道说,你想阻止我?

【玄冬】可是,这是我的任性之举吧。

【黑鹰】就算是,那不也挺好吗。我要去哦,跟你一起。

【黑鹰】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些,说实话我也于心不忍。

【玄冬】………这样,对你来说真的好吗?

【黑鹰】嗯?

【玄冬】你对这里,感情很深吧。你不是说过,在这里收获了很多吗。

【黑鹰】哦?什么嘛,就这事啊。这种事,无所谓啦。

【玄冬】这种事………?

【黑鹰】因为我话里所指的东西说,他要出去。那这样我跟他一起走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玄冬】………什么?

【黑鹰】我理解你想要牺牲自己来偿还什么人的心情。不过,关心着你的人们的心情,你多少也体谅一点啊。

【玄冬】………我没有那么伟大的想法。我只是逃走了。

【黑鹰】那,我们一起逃吧,到世界之外去。

【玄冬】…………………

【黑鹰】要是主听了我们的对话,估计会大吃一惊吧,不过既然那位大人已经抛弃了这里了。也不用在意他有什么抱怨。

【玄冬】………黑鹰。

【黑鹰】嗯?

【玄冬】谢谢你。

【黑鹰】………我倒是,有很多事想对你道歉呢。

【玄冬】………什么?

【黑鹰】不,没什么,我们走吧。要从这里出去可不得不走一段相当崎岖的路呢。得快点动身了。

【玄冬】是吗………

【玄冬】…………………

【黑鹰】……………。那个孩子的事情,解决好了吗?

【玄冬】………那家伙,会恨我的吧。

【黑鹰】…………………

【玄冬】但是,只要我不在了,他肯定………

【黑鹰】会幸福的?

【玄冬】………我希望是这样。

【黑鹰】………是不是呢。

【黑鹰】…………………

【黑鹰】即便如此………即便你不在了,要怎么做也是那孩子的事了。

【黑鹰】就像你做出了选择一样,那孩子也要选择一条活在没有你的世界的道路,对吧?

【玄冬】…………………

【玄冬】到最后,还是想见那家伙一面呢。

【黑鹰】………是吗。…………………

【黑鹰】那么,我们走吧。………玄冬。

【玄冬】…………………

【玄冬】花白,我………

「即使这样,我还是想见花白一面」

【玄冬】…………………

【玄冬】就算去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阻止那家伙。

【玄冬】但是,就算这样………我也还是想再见那家伙一面。

【玄冬】………我想见他。

【黑鹰】………啊。那孩子多半也在等你吧。

【玄冬】在等我,去杀了那家伙吗?

【黑鹰】哈哈,怎么会。你还真是不明白那孩子的心情啊。

【黑鹰】把事情说得那么夸张,到头来其实什么事没有,他就只是单纯的不想杀你,在拖延时间而已。

【玄冬】………是吗?

【黑鹰】是呀,他不想杀你都到这步田地了呢。

【玄冬】…………………

【黑鹰】那,要走了吗,去那孩子的身边。

【玄冬】……………。我不知道。

【黑鹰】………嗯?

【玄冬】我不知道啊,该怎么做才能阻止那家伙。又该怎么做,那家伙才不会再受我折磨。

【玄冬】即使现在我追到那家伙身边了,除了说让他杀了我,我还是什么都做不出来。我不知道到底该做点什么其他的才好………

【黑鹰】………你是真傻啊。

【玄冬】什么?

【黑鹰】干嘛只想着别人的事情啊?

【玄冬】才没有那种事。………我光是顾着自己的事情就拼尽全力了。

【黑鹰】这种事不是谁都一样的吗。大家都很看重自己和自己喜欢的东西嘛。

【黑鹰】………哎,不过这个看重的标准就因人而异了………

【玄冬】………黑鹰………

【黑鹰】偶尔也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吧。就只考虑自己的喜好。

【黑鹰】难得生而为玄冬,你就去把世界玩弄于鼓掌吧。

【玄冬】……………。没可能的,性格原因。

【黑鹰】别说得这么干脆嘛,真是的。

【玄冬】没办法的吧,我又没有这么巨大的野心。我就只想,普通地活下去就好。

【黑鹰】………普通地、活下去吗。

【玄冬】………虽然对我来说,这也是奢望了啊。

【黑鹰】才没有那种事呢。

【玄冬】………可是………

【黑鹰】我说过了吧?我不会让这个世界终结的。

【玄冬】………什么………?

【黑鹰】虽然搞不好会被抱怨居然事到如今才告诉你。

【玄冬】怎么回事………?

【黑鹰】我也,不能再犹豫了啊。

【玄冬】………完全听不懂。说得更通俗易懂一点啊。

【黑鹰】哈哈哈哈哈,听不懂也没关系,本来就是很难懂的话,不用在意。

【玄冬】………那你一开始就别说啊。

【黑鹰】哎呀哎呀,虽然是这样但还是会说出来,这是人之常情吧?

【玄冬】那你说。

【黑鹰】哈哈,哎,总之这事就这么定了。我们不是要去主那边吗。

【玄冬】………嗯?为什么啊?

【黑鹰】为了实现你的愿望呀。

【黑鹰】没关系,你有未来的。………我会把未来给你的。

【玄冬】黑鹰………?

【黑鹰】………好了,走吧。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