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记忆」(B)

9,787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3次阅读0条评论

【玄冬】(……………好冷)

【玄冬】(……………好黑)

【玄冬】(……………这里是,哪里?)

【玄冬】(……………?)

【???】………冬………

【玄冬】(………嗯………?)

【???】………玄冬………

【玄冬】(………怎么………?)

【少女】喂,玄冬。

【玄冬】(………这是………?)

【???】………是铃音啊,怎么了?

【铃音】真是奇怪呀,你居然会和传说里的玄冬同名。明明你一点都不可怕的。

【铃音】连拼写也一样对吧?

【???】………是我家长取名的方式不对。

【铃音】那位、名义上的父亲吗?他是个有趣的人呢。

【???】………就是品味不太好啊。

【铃音】………诶………等一等,你要走了吗?

【???】我应该说过,不要跟我扯上关系比较好。

【铃音】………为什么?

【???】你家里人和村里的人让你不要跟我扯上关系吧?你这样又会被责骂了不是吗?

【铃音】才没有那种事呀,虽然乍一看会觉得很吓人,但我知道你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铃音】虽然大家可能会觉得你很难接近………可我不介意哦。

【???】………并不是这种事………就算只是在我身边,也不会有好事的。

【铃音】………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说这种事?

【???】…………………

【铃音】不要说这种话啊。

【铃音】明明,我很喜欢你的。

【玄冬】(………这是………)

【玄冬】(………之前,有一瞬间在记忆里看见的孩子还有)

【玄冬】(………我………?)


【玄冬】(………啊………是这样吗)

【玄冬】(………这是,我从前的,记忆………吗)

我只不过是,一直在等待那个时刻而已。

【玄冬】(………嗯?)

等待着注定的某时,那个被称为救世主的人,来杀我的一刻。

【玄冬】(………有某种………情绪流进了心田………)

【玄冬】(………这是,什么………?)

我一直,都在恐惧中等待着。从小时候黑鹰告诉我,我就是「玄冬」的那时起。

………我只是,一直,等待着那一刻到来。

【玄冬】(………这也是,我的………?)


倘若人与人之间杀伐过盛,玄冬就会降生。仅仅为了终结这个世界而降生。

………这是无人不晓的寓言故事。

尽管黑鹰只告诉过我一次,但我永远忘不了这件事。

我一直活得为此所缚。

只要我存在,无关乎我希望与否,总有一天世界会终结,真的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吗?

这要是某个预言师的胡言乱语就好了,我无数次打心底里这么想。

【玄冬】(………啊………)

可是,我周围的一切环境,都在向我证明那是「正确」的。

并且,我确实切身体会到了。世界,正在以我为中心,渐渐地崩坏,渐渐地消散。

………所以,我总是一个人待着。

【玄冬】(………说起来………)

【玄冬】(………我确实,经常感到失去了什么………)

【玄冬】(………有种类似丧失感的感觉………)

【玄冬】(………那就是,这种感觉吗………)

我从没想过对黑鹰以外的人敞开心扉。

一旦有人将我温柔以待,我就会想到自己迟早会伤害他,并对此无法控制地感到恐惧。

所以,我也从未期望过什么。

幸福地生活之类,我明白这种事对我而言是天方夜谭。

………我只要在世界的角落里,不给任何人、任何事造成影响,安静地活着就可以了。

……………所以。

【玄冬】(………嗯………?)

【玄冬】(………这里是………?)

【???】……………。你呢?你又叫什么名字?

【???】…………………

【???】…………………

【???】……………。我叫玄冬。

【???】……………。唔………

【玄冬】(………啊,是这样吗………)

【玄冬】(这里是,我和花白第一次见面那时的………)

………所以。

花白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是真的非常快乐。我想着,这个时刻终于到来了。

这话听起来很奇怪,但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了价值。

黑鹰的确是我绝对的同伴,但与之相对,我还是会忍不住想,他这么做归根结底也无非就是为了让我毁灭世界。

………但是,花白是不一样的。就像我是为了毁灭世界而降生的一样,花白生来就是为了杀我而存在的。

尽管我是全世界的敌人,可对我而言,花白是我唯一的敌人。

【玄冬】(………救世主,吗)

………所以,和他在一起我就安心了。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安宁。

【玄冬】(………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啊………)


【玄冬】(………嗯………?)

【玄冬】(花白………?)

【花白】呀,玄冬,你还好吗——?

【玄冬】………你又过来了吗。

【花白】嗯,我又来啦。

【玄冬】你这么只顾着玩真的没问题吗?不是前不久才来过一次吗。

【花白】没——什么问题哦,我有好好工作的。其他时间我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啦。

【玄冬】………什么样的工作啊?

【花白】……………。………呃………总而言之,玩就是我的工作。

【玄冬】…………………

【花白】哇你那是什么眼神!

【玄冬】没什么,就是有点惊呆了而已。好了,进来吧。很冷吧。

【花白】嗯,打扰啦——

【花白】咦,玄冬现在是在做什么?准备筑巢过冬?

【玄冬】我还不至于筑巢吧。

【花白】那就是冬眠!

【玄冬】………我是熊吗。

【花白】因为,这座山冬天不是几乎没法外出吗。下到山脚下的村子去也特别费劲。

【玄冬】所以啊,我就是在为此做准备。

【花白】………是吗。

【玄冬】来,把这个喝了老老实实待在那别动。就算很闲也不要来给我添乱哦。

【花白】………哼………我能帮上忙吗?

【玄冬】………不用了,谢谢。

【花白】咦,莫非,你还记着我把你的养殖小舍弄塌了的仇?

【玄冬】不至于,只是单纯地吃一堑长一智了而已。

【花白】………吃一堑?

【玄冬】我已经决定再也不要让你碰家里的东西了。

【花白】呜哇,怎么这样,好过分啊,我都已经拼尽全力了诶~

【玄冬】跟鸡吵架吵到在鸡舍顶上开了个洞的那个是谁呀?

【花白】………这不果然还是在记仇吗——

【花白】不过,筑巢过冬真好呀,看起来很有趣。我想,要不这个冬天我也在这座山里过冬算啦。

【玄冬】………诶。你会来吗?

【花白】………诶………可以吗?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玄冬】在山上生活究竟有多么艰苦呢,就用一个冬天的时间让你见识一下吧。

【花白】………呜哇,玄冬看起来好愉悦………

【玄冬】………你那是什么反应。

【花白】果然还是算了。虽然我对你的山上生活大讲座有兴趣,但我才不要跟蠢鸟一起生活一个冬天。而且,其实我还是,有一点点工作要完成的。

【玄冬】………是吗。

【花白】虽然看不到玄冬的熊式生活真是遗憾呢。

【玄冬】………熊是什么情况啊,你说熊。

【花白】啊哈哈,我可没说熊哦,我说的是熊式!

【玄冬】(………这是………我记得哦………)

【玄冬】(………这是遇见那家伙后的,第一个冬天………)

自从认识了我,花白就开始频繁地造访我,但不知为何,他没有杀我。

我们没有点明彼此的身份,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

我知道那家伙是什么人,而我是什么人,那家伙也不可能毫无察觉。

或许,他现在只是出于好奇或是监视的目的接近我,而我想总会有一天,他会完成自己的使命的。

………所以,我只是,放任自流了。

【玄冬】(………而且,那家伙,居然还挺粘人的………)

【玄冬】(………防备起来也很麻烦)

………然而………

【花白】……………。冬天又要来了呢。

【玄冬】………是啊。

【花白】话虽如此,不过其实已经是一副冬天的样子了啊。下了这么多的雪,今年的冬天来得真早啊。

【玄冬】………的确如此。

【花白】这是跟你相识以来的第三个冬天了。虽说,我又暂时不能来这里了。

【玄冬】………是吗。

【花白】………我说啊,玄冬。

【玄冬】………嗯?

【花白】玄冬你啊,打算就这么一直生活在这里吗?

【玄冬】………怎么突然问这个?

【花白】因为,我有点在意嘛。虽然我觉得这里是个好地方,但在这里生活,说辛苦也确实辛苦不是吗。

【玄冬】没什么,我还没想过之后的事情。

【花白】………是吗。

【玄冬】那你呢,你自己又是怎么打算的?

【花白】………诶?

【玄冬】打算就这样游手好闲地过下去吗?

【花白】………我………。…………………

【花白】我要不要干脆就住在这里算了呢。

【玄冬】………什么?

【花白】这样,正好帮你打打下手过日子。虽然很辛苦,但也很有趣呢。饭也很好吃。

【玄冬】那是因为是我做的吧。

【花白】而且,玄冬也很有趣。

【玄冬】………那算什么理由啊。

【花白】………不可以吗?

【玄冬】……………。花白。

【花白】什么?

【玄冬】你其实………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不是吗?

【花白】………怎么了?

【玄冬】……………。其实你是明白的,不是吗?

【花白】到底是什么呀?

【玄冬】别装傻了。这场雪,多半是停不了了。………你明白的不是吗?

【花白】…………………

【玄冬】……………。但是,如果是你,就能把这场………

【花白】………抱歉,我要回去啦。

【玄冬】花白………

【花白】我还会再来的,你多保重哦。

【玄冬】………喂,你等一下!

【花白】玄冬你。

【玄冬】………嗯?

【花白】玄冬你,喜欢我吗?

【玄冬】……………。什么………?

【花白】我喜欢你哦,我们是好朋友嘛。而且,我也很为朋友着想的。

【花白】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再见。

【玄冬】……………,………啧………可恶………

…………………然而,他却像这样走近了我。

【玄冬】(…………………)

【玄冬】(………花白………)

我想,我已经意识到了。

我只是,故意假装没发现而已。我很高兴他能来找我,这句话的意义已经与最初不一样了。

【玄冬】(………啊,是啊)

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什么有了执着,我又因此,产生了恐惧。

我对死亡似乎有了恐惧,这让我感到害怕。而对这个因为有所得而感到快乐的自己,我只觉得厌恶。

【玄冬】(………我明明,一直在等着那一刻的。)

………事到如今,我竟然为了这种事情而茫然失措。

【玄冬】(………花白………)

我和世界上所有人的性命相比究竟哪边更重要,这个问题的答案太过明确,迄今为止,我连去想它都觉得傻得冒泡。

我,无论什么时候死都无足轻重,因为怀揣着这样的念头,我一直对自己放任自流。

………所以,我没能察觉到。花白对我,究竟怀抱着怎样的感情。

尽管他离我那么近,可我为了处理自己的事情已经竭尽全力了,根本没有余力去考虑那家伙在想什么。

【玄冬】(………我所想的只有我自己的事情而已)

………就这样。

【玄冬】(……………?)

终于,到了那一时刻。

【玄冬】(………啊………)

【玄冬】(………是那一天,吗………)

【花白】………玄冬,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玄冬】你怎么,这种时候………。………不,算了,总之快进来。

【花白】抱歉,没有那个时间了。

【玄冬】说什么没时间,你这么一身的雪会感冒的啊。

【花白】………黑鹰不在吧?

【玄冬】………什么?

【花白】事出突然,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我想带你一起逃跑。

【玄冬】……………。你不是,来杀我的吗。

【花白】怎么会。

【花白】我对那个人,已经没办法再把我来这里的原因敷衍过去了。

【玄冬】……………。对,白之鸟吗。

【花白】只想着一直拖延下去,没认真当回事是我的错。………她说,已经不能再等了。

【花白】让我立刻,杀了你……………

【玄冬】……………是吗。

【花白】………什、你那是什么坦然接受的表情啊!该不会,你真的也想说,让我杀了你!?

【玄冬】………花白。

【花白】我可不想这么做!要我杀了你,我宁愿这个世界毁灭!

【玄冬】你这话,是认真的吗?

【花白】你觉得我说得不认真吗?你才是,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啊,也就是说,你根本不明白我对你是什么想法吗!?

【玄冬】…………………

【花白】我才不要啊,失去你这种事………

【花白】我绝对不要,………不要!

【玄冬】………花白。

【花白】喂………我们逃走吧?现在还来得及的。趁着谁都还没发现一起走吧。

【花白】还没到,决定结局的时候啊。

【玄冬】………可是………

【花白】说不定,也会有不用你死也行得通的办法不是吗。

【玄冬】………你当真这么想吗?

【花白】……………!

【玄冬】…………呃,对不起。…………………

【花白】……………。玄冬………走吧?跟我,一起走。

【花白】去哪里都无所谓。只要你不用死,只要我不用杀你,我们到别的地方去吧?

【玄冬】…………………

【花白】因为………除了你,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啊………

【玄冬】(…………………)

【玄冬】(………于是………)

就这样,我们离开了家。


我们漫无目的,在一片白茫茫的视野中,只是朝着看不见的方向往前走着。

我无法挣脱花白抓住我的手,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拼了命似的用力。

我竟然,还能对什么东西抱有期待,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在这个白雪覆盖将万物隐藏的、冰冷的、渺茫难辨的世界里,花白的体温就是我能感觉到的一切。

只有那一瞬间,我甚至觉得,我或许真的会有未来。

【玄冬】(明明,不可能有那种东西的啊………)

就像我身边有黑鹰一样,花白身边也有叫白枭的鸟儿伴随左右。

如今,白枭正以预言师的身份,置身于那个,过去某一次在「玄冬」降生之时将之杀死,拯救了世界的「救世主」曾居住的彩国。

………黑鹰,是这么告诉我的。

【玄冬】(………然后就,调动军队来追捕我了啊)

花白似乎并不是在彩国出生的,但在很小的时候,他就被白枭带进了城堡养育。

【玄冬】(被卖掉了,本人的说法是这样)

彩国的军队中,有一支为了追捕我而存在的部队,花白原本也隶属于那里。

而且,花白本来应该率领着那支部队来抓捕我,处死我。

【玄冬】(………作为救世主,为了拯救世界)

然而,花白选择了我,背叛了白之鸟、他的祖国,以及全世界。

【玄冬】(谁都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吧)

【玄冬】(………连我也是,从没想过自己会逃跑)

根据白枭的瞭望侦察,彩国的军队,应该已经朝这里赶来抓捕我们了。

黑鹰虽然没有现身,但我很清楚,他是在远处从白枭的侦察下保护我们。

所以,当花白说不要冒险翻山越岭,而是走最近的路线穿越国境线时,我老实答应了。

……………然而。

【玄冬】(………嗯………?)

果然,没有用的。

【玄冬】(………什么………?)

我明明知道,我无处可逃。

【玄冬】(………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


【玄冬】(……………!)

【玄冬】(………啊………)

【玄冬】(………这是………)

【花白】………干什么,你们几个。挡我的道了。

【老人】………玄冬………

【玄冬】…………………

【花白】玄冬,我们走。不能跟他们纠缠。

【老人】………玄冬。难道说,你真的是,那个「玄冬」吗……………

【玄冬】………村长………

【花白】并不是,只是恰好同名而已。我们有急事,围在那边的,可以请你们全部后退吗?

【村长】我们很久以前就见过你了………可你竟然真的是那个「玄冬」,我们是万万没想到的。

【花白】我说过不是了吧,那边的滚开!

【玄冬】……………。你拿到赏金了吗?

【花白】………诶?

【玄冬】彩国方面应该提出过,只要出卖我,就能得到一笔能让你们轻松过冬的赏金,对吧………村长?

【花白】………怎么会,这也,太快了………

【玄冬】彩国的情报传递速度是最快的,你不是说过吗。

【花白】………唔,可恶………

【村长】是啊,玄冬,正如你所说。彩国的贵人,为我们村的收成准备了不可想象的补偿。

【村长】这里连年歉收,因为这场大雪,我们已经没有几粒余粮了。………还希望你不要怪罪我们。

【花白】你在胡说什么!出卖别人还让别人不要怪罪!?开什么玩笑!

【玄冬】花白,够了。

【花白】可是,玄冬!

【玄冬】事实上,对他们来说,我是不是真的玄冬并不重要。我可是个符合条件,而且与之同名的男性啊。

【玄冬】………只要把我推出去,就能轻易把钱收入囊中。

【花白】玄冬………?

【玄冬】不过,实际上这场雪下个不停也是因为我的缘故。我觉得他们这么对我也理所当然。

【花白】你真的这么想吗?明明他们总对你侧目相向,视你为妨碍?

【玄冬】…………………

【花白】你该不会想说欠了他们的人情之类的鬼话吧。

【玄冬】………才不是啊。

【花白】可是………

【村长】你们谈妥了吗?放心吧,他们说这小子也可以一起。 你们两个都跟我来吧。

【玄冬】你想说把他们绑起来却说错了吧,村长。

【村长】………呵。喂,抓住他们,绑起来缴了他们的械!

【花白】……………。没办法了。

【玄冬】……………!花白,住手。

【花白】不行,不可能的。

【村长】………没用的,你们要对上这么多人。

【玄冬】喂,花白,你对自己的力量心里有数吗?要是用剑的话,你………

【花白】玄冬才是,这个情况你心里有数吗?

【玄冬】………什么?

【花白】我们可不能被堵在这种地方啊?

【花白】现在军队的那些家伙还在往这边赶,时间拖得越久逃脱的难度也会越大啊。

【玄冬】…………………

【花白】我可有言在先,如果玄冬在这里被抓住,我会一个人逃走的哦。这样就没人能杀你了。

【玄冬】………真是个让人为难的笑话啊。

【花白】我倒也希望这只是个笑话呢。………然后呢,该怎么办?你还在犹豫吗?

【玄冬】…………………

【村长】怎么?你们在嘀嘀咕咕说什么?

【玄冬】………不好意思啊,村长。

【村长】………什么?

【玄冬】看来我们是不能被你们抓住了。………希望你不要怪罪我们。

【村长】………什………你这话是认真的吗?你真的以为,可以从这么多人的手中全身而退吗!?

【花白】你们才是,不想受伤就趁早放弃吧。我打群架可是很强悍的。

【村长】………嘁………没办法了,我本来不想动粗的………各位,抓住他们,千万别让他们跑了!

【玄冬】…………………

【花白】嗨——呀,果然还是只能强行突围了啊。

【玄冬】………你啊,该不会从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干,所以才到这里来的吧………

【花白】………嗯?什么?

【玄冬】………不,算了。比起这个,把你的剑收起来吧。

【花白】我知道了啦。

【???】………不行!

【玄冬】………嗯………?

【花白】怎么回事………?

【铃音】不行,爷爷快住手,不要伤害玄冬!

【村长】………铃音!?

【玄冬】……………!

【铃音】求你了爷爷,原谅玄冬吧!………不要做过分的事!

【村长】………铃音,你给我回家去,这是我们村的重大问题。

【铃音】不,我听说了。听说别的国家的军队要把玄冬带走!别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啊,爷爷!

【村长】铃音,你是好孩子,所以乖乖回家去。

【花白】………哼。就是现在,走吧玄冬。

【玄冬】………好。

【铃音】等一等!

【铃音】玄冬,等一等!别走!请你原谅大家吧!

【玄冬】………铃音。

【花白】………啧,玄冬,快点!

【玄冬】……………。抱歉。

【铃音】不………玄冬!

【村长】………可恶,喂,别让玄冬跑了,追啊!森林里也好山里也好,总之别让他跑了!

………我茫然了。

那一刻,我已经清晰地明白了。我仍然有对生的执着。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把希望寄托在什么东西上。

【玄冬】(…………………)

可是,与此同时,我也无可奈何地体会到。我越是像这样逃跑,越是给周围的人带来痛苦。

对全世界而言,我就是敌人。

【玄冬】(………别看了………)

我想活,我想逃,可我不想有人因我而死。

保持着这种优柔寡断的心态,是不可能顺利逃走的。

在这个世界上,花白和黑鹰是我的同伴………然而,我却并不是我的同伴。

【玄冬】(………别看了,我不想再看后来的事了!)

【花白】总之,到这里应该就没事了吧。

【玄冬】…………………

【花白】那里就是边境了,我们直接进入茨国吧。白枭应该也没法这么快捕捉到我们的行踪。

【玄冬】…………………

【花白】玄冬,你在听吗?

【玄冬】………嗯。

【花白】你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

【玄冬】………嗯。

【花白】……………。果然,是在想那个女孩子?

【玄冬】……………。………嗯?………什么?

【花白】………嗨,那孩子确实很亲近玄冬呢,而且还挺可爱的。

【玄冬】不是,你在误会什么啊。我是在想今后该怎么办。

【花白】………是,这样吗?

【玄冬】虽然还能再拖一会儿,但我们真的可以就这样逃走吗。

【花白】…………………啧。

【花白】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消停?那是因为我不喜欢那样,我绝对不允许!

【玄冬】………可是。

【花白】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你跟我走,就已经作出选择了吧!?都到这个份上了你就别说这种鬼话了啊!

【玄冬】………花白。

【花白】玄冬也不想死的吧!?所以才跟我走了不是吗!?

【玄冬】……………。可是………

【???】……………呀。

【玄冬】……………!?

【花白】………什么………!?

【铃音】啊………对、对不起,在雪上滑了一下………

【花白】…………………

【玄冬】你为什么会………

【铃音】那、那个,我无论如何想向玄冬道个歉………

【花白】………哼,亏你还知道这条路啊?我还以为,这条路只有我和玄冬两个人知道呢。

【铃音】啊,那是因为,以前我迷路了,玄冬帮助过我………所以,我想,你们肯定会走这条路。

【铃音】玄冬,对不起。爷爷他们做了过分的事………

【玄冬】那种事不重要,你快点回村子里去。

【铃音】那种事才不好!

【玄冬】我是什么人,你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铃音】……………!

【花白】………玄冬,情况或许有些不妙。

【玄冬】………什么?

【花白】我们周围………懂了吗?

【玄冬】……………?被包围了………?

【花白】村里的人,为了不被我们发现,保持着一定距离接近我们了………用这个孩子设圈套啊。

【玄冬】………怎么会?

【花白】他们也真是够拼命呢。

【铃音】………诶………?

【花白】………以为只有我们知道这条路是我大意了。

【铃音】………啊!?

【花白】真亏你做得出这种事啊!?

【玄冬】………花白!?

【铃音】别,我好难………受。

【花白】这条路,你也告诉村里的那些人了吧?

【铃音】………呃,好疼………

【花白】说啊,承认你说了!

【铃音】别………

【玄冬】花白别这样,把手放开!

【花白】不行,这是人质。你看看周围。

【玄冬】……………可恶………

【花白】该怎么办?就是你给我们惹了一堆麻烦。

【铃音】……………因………因为………唔。

【花白】………嗯?什么?

【铃音】………因为,村里的大家说,想向玄冬道歉………呃。

【花白】你真的信了这种事?你是傻子吗?

【玄冬】花白,放开她吧,那个孩子是被连累的。

【花白】真是的,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这么温柔。

【铃音】………呃,玄冬………

【玄冬】什么事?

【铃音】………不要走。

【玄冬】…………………

【铃音】不要走,不要离开村子!

【玄冬】………铃音………

【花白】呵,所以才把村里的那些人带过来了?只要不让玄冬走怎样都无所谓啊,对你来说。

【铃音】………呜,因为,玄冬不是那个「玄冬」啊!我知道的,玄冬并不是那种可怕的东西!

【玄冬】…………………

【铃音】所以,我会向大家解释清楚误会的,希望你能回来………!

【玄冬】………不可能的。

【铃音】………玄冬!?

【玄冬】我就是那个可怕的「玄冬」哦。

【铃音】……………骗人。

【玄冬】不是骗人。

【铃音】………你骗人!

【花白】…………………

【花白】那么,村里的各位,要是不想这个误会了什么的孩子被杀掉的话可不要靠近哦。

【花白】现在,我可是火大到极点了,这东西,我轻易就能杀掉哦。

【村民们】……………!

【玄冬】喂,花白,我说过恶劣的玩笑不要再开了吧。

【花白】这不是玩笑哦,我是认真的。

【玄冬】别说傻话,好了把那孩子放开。就算不这样我们也能离开的吧。

【花白】………即使再无法轻易逃走了?

【玄冬】总有办法。

【花白】……………。知道了。真没办法。

【铃音】………诶………

【玄冬】来,回到大家那里去吧。………抱歉了。

【铃音】不………等等!

【花白】………要走了玄冬!

【玄冬】好………,……………呃!?

【铃音】不,不要走!玄冬不要走!

【玄冬】………铃音,放开我。

【铃音】不要!

【花白】………啧,你在干什么啊,那些家伙可要过来了啊!?

【玄冬】铃音,拜托你了把手放开。

【铃音】………玄冬对我很温柔的!玄冬是很温柔的!

【玄冬】………铃音!

【铃音】………呜………

【花白】真是,强行把她拉开不就好了,快走了!

【玄冬】………好………

【铃音】呜………那为什么玄冬总是那么温柔啊!?

【玄冬】………什么………?

【铃音】为什么要这么温柔啊!!

【花白】玄冬,快点!

【铃音】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玄冬】…………………

【玄冬】(…………………)

【玄冬】(………别看了………)

明明,我只要能安静地活下去就好了。

仅仅只是帮了一个在我面前迷路的孩子,这就足以成为我的罪责了吗。

我低头看着抓着我的胳膊不肯放开的孩子,我刻骨地理解了自身的处境。

【玄冬】(………已经,够了………)

倘若只要我与什么东西有所牵涉,哪怕是出于好意,也只会被人当作仇寇的话。

我究竟,还有多少生存的价值呢?

【花白】………啧,玄冬………!

【铃音】………你为什么,是「玄冬」啊………

【花白】……………!

【玄冬】(………够了,停下来啊………)

【花白】………又是你!

【铃音】………诶………?

【玄冬】……………!………花白………!?

【花白】……………我应该说过了,给我适可而止。

【花白】还要我再说多少次?

【花白】你一开始不就知道了吗,会连累到其他人。

【花白】因为,只要我们逃走就一定有人会死啊。说不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们。

【花白】如果每件事都要计较说不能做,那我们哪里都去不了………这种事我早就知道了。

【花白】我不想失去你。我没法杀了你。

【花白】所以,我不允许你放弃。

【花白】………我不需要任何宽恕。

确实,因为我的存在,有人死了。


【玄冬】………咳………哈啊,哈啊………呃………

【研究者】……………?为什么,你为什么回来了?你失忆的事情应当在这之后。

【玄冬】……………够了。

【研究者】………嗯?

【玄冬】………已经,够了!我知道了………

【研究者】你在说什么,这不过只修复了十之一二而已。尚未取回的记忆可还在我周围纷飞缭绕呢。

【研究者】这样,还不如完全失忆来得好些。

【玄冬】………呜………我………我………!

【研究者】………玄冬啊。为这箱庭降下审判的黑之鸟的孩子啊。你并不是,为了毁损这个箱庭而降生的。

【研究者】你的存在,是这个箱庭被宽恕的证明。………是我,唯一留下的………

【玄冬】……………什么………?

【研究者】……………。没什么………

【研究者】看来是我过度干涉了呢。…………………

【玄冬】……………?

【研究者】………玄冬啊,既然记忆的修复已经开始。无需假我之手,你已经可以依靠自身的力量将之取回了。

【研究者】………切勿迷失自己。

【玄冬】………喂………?

【玄冬】……………!消失了………

【玄冬】………不,那种事情怎样都好。比起这个………

【玄冬】………我………呃……………

【玄冬】………我到底应该怎么做………毁灭的时刻已经迫近,这一点现在已经非常明显了………!

【玄冬】………花白………

【玄冬】………我得去花白那里。

【玄冬】我………不能再活下去了………

NEXT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