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你的呼唤」

4,409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15次阅读0条评论

从小时候起,我就是特别的。

因为被尊崇为拯救世界的可敬之人,所以我总是独自一人,领受着其他人的区别对待。

我,从来没有为此感到高兴过,但那时,我还是认为这是正常的。

因为,我和其他人是不同的。

所以,我会承受这些,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我的身边,只有从不把我当人类对待的家伙们,以及绝对不会温柔待我的那个人,就只有,他们而已。

我不知道,除此以外还会有什么别的人存在。

………所以,那一天。

与脸上挂着虚伪假笑的我真正的父母见面的那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诅咒起了什么。

【灯军士兵】………呃………怎、怎么会这么强悍!?那个小孩………!

【灯军士兵】与这么多的士兵交手,竟然一点伤都没有,他到底………!

【灯军士兵】咳,不小心接近他的话会被杀掉的!我没法靠过去!

【灯军士兵】同时跟两个国家的军队交手,这个小孩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花白】……………。怎么,已经晕头转向了吗?就跟这么一个小孩子交手你在怕什么啊。

【花白】………真是,太弱了,真是无聊啊。哎,用来拖延时间倒是正好。

【花白】………虽然就算拖延,说不定也无济于事了啊………

【花白】………来吧,打算继续战争的话你们就赶紧来杀掉我吧!

当我把什么事做得很好时,那个人就会因此表扬我。我也有过努力想赢得她的表扬的时候。

只因为,我的身边除了那个人以外再无别人了。

我想,我所拥有的唯一的东西,大概,就只有那个人了。

………那是我多大的时候呢?有歹徒入侵到了城里,偶然进入了我所在的房间。

那家伙挟持着我,拼命地要求她做什么事,可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她只是,用平静的目光看着我。

我只能,回望着她在昏暗的房间里微微发光的眼眸。

………我记得很清楚。她只对我,说了一句话。

她说,去杀了他,花白。

【灯军士兵】………呃,这样下去,可没法战斗了啊!就对着这么一个小孩,我们到底在做什么啊!

【灯军士兵】上啊,解决掉那个小孩!不能再让他妨碍我们了!

【灯军士兵】不要怕,对方只有一个小孩而已!

【花白】………对对,就是这样。加把劲,说不定就能杀死我了哦。再加把劲啊。

【花白】死于战争,或者死在我的手里,也没什么太大差别不是吗。

【花白】………而死于世界毁灭,也一样。

【花白】因为你们的错,它说不定就要毁灭了呀。

【花白】……………。………啊——啊………

【花白】………真恶心啊。

事实上,我没有武器也可以杀人。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救世主的力量,还是我本来就有的能力,打从我记事起,我就能制造冲击打中某物,或是把东西向外弹开。

但是,这股力量很难控制。在我情绪失控的时候,有时会无意识地使用它。

所以,我杀掉歹徒的时候,也只是因为情绪不受控制,并不是,有意想那么做。

………可是,当那个人一边抚摸着我的脸颊,一边微笑着对我说,你做得很好之时………我,觉得很开心。

我想着,能有这个力量真是太好了。明明杀了人,我却心怀喜悦。

………对这样的自己,我发自内心地诅咒着。

【灯军士兵】………好,我们也跟上对面的军队!

【灯军士兵】杀掉那个小孩!

【灯军士兵】先把那个小孩杀了!

【花白】………哇,明明是敌军居然联手了。简直傻得透顶,你们是为什么而战的啊。

【花白】………要是这样,一开始就别开战啊………。…………………

【花白】………真是,麻烦死了,给我弹开!

【灯军士兵】……………………………!………什………!

【灯军士兵】呃,刚、刚才那是什么!?碰都没碰到就被弹开了!?

【灯军士兵】竟然连这种事都能做到,那个小孩到底是………

【花白】……………。好奇怪,明明打算下杀手的……………我的力量下降了………?

【花白】………是因为累了吗?不对,和那没关系………。………究竟,为什么………?

【花白】………呃………!?

【灯军士兵】………啊,成功了!击中他了………啊。

【花白】……………。………在干什么啊!

【灯军士兵】……………啊!

【花白】……………咳,可恶,怎么了?使不上力气………

【花白】………咳………这情况,大事不好啊………

我究竟,该怎么做才好呢。

该怎么做,才能不诅咒自己地活下去呢。

因为不想失去你,我才走到了这一步,可是,无论去哪里,我还是只会杀人。就算不停地走啊走,眼前也看不到哪怕一点未来。

………是不是,不怀抱任何期待就好了。是不是从一开始,我作为这种东西,直接认命就好了。

是不是这么做了,我就不会有这些感情了?

【灯军士兵】………好,他受伤了,现在是好机会!

【哉军士兵】………就是现在,杀了他!

【灯军士兵】杀了那个小孩!

【花白】………可恶………。糟糕了,吗……………

【花白】………咳………

【花白】…………………!?什么………?

【哉军士兵】………那、那是什么!?那道光………


【玄冬】…………………

【花白】……………!………玄冬………

【玄冬】………花白………

【灯军士兵】………什、什么!?人突然就………

【哉军士兵】搞什么啊!?那个男的是………!那小孩的同伙吗!?

【灯军士兵】………咳,不清楚那是什么,这两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花白】………玄冬………。你,来了啊………

【玄冬】……………!你这伤,到底是………

【花白】………你来了,也就是说,你下决心来杀我了啊………

【玄冬】傻瓜,不是啊。

【花白】那是什么?又来说让我杀了你?你也真是固执啊。

【玄冬】也不是这个。待着别动,我给你止血。

【花白】那,你为什么要来?

【玄冬】你不明白吗?

【花白】………诶?

【玄冬】这个世界的空气已经变了。那座塔和鸟儿都消逝了,我们身上的的缚咒已经解放了。

【花白】………你在………说什么………?

【玄冬】在黑鹰的帮助下,我与世界毁灭之间关联的接线已经被剪断了。即使有我存在,这个世界也不会终结了。

【花白】………怎么会。

【玄冬】不是“怎么会”。我和你,都已经自由了。

【花白】……………哈、别说这种拙劣的谎言了,怎么可能有这种事!为什么,怎么会,都到如今了………

【玄冬】这种事,我会说谎吗。是真的,你不用杀我也已经不要紧了哦。

【花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这种荒唐事………

【玄冬】你不相信吗?

【花白】我不可能相信吧!

【玄冬】………那,怎么做你才愿意相信?

【花白】怎么做才………怎么这样………。你突然这么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玄冬】…………………

【花白】………你、你得证明给我看………

【玄冬】…………………

分支选项:给出证明|没有什么证明

「给出证明」

【玄冬】………那,你要来杀我吗?

【花白】………诶?

【玄冬】现在,你要是来杀我的话,我会拼命反抗的哦。因为,我还不想死啊。

【花白】…………………

【玄冬】………我来接你了。因为我,想和你一起活下去。

【花白】………玄冬………

【玄冬】你呢,你怎么想?已经,不想跟我走了………?

【花白】……………。我………我………

【花白】………唔………

【玄冬】……………?花白………?

【玄冬】………你………你的血………止不住……………

【玄冬】………………啧!

【哉军士兵】………咦,其中一个受伤了,不足为惧!

【灯军士兵】不许再妨碍我们了!

【哉军士兵】杀了他们!两个人都杀掉!

【玄冬】………可恶,偏在这种时候………!好了,花白我们走!

【花白】………诶………

【玄冬】抓紧我!

【花白】……………!

「没有什么证明」

【玄冬】没有什么证明。

【花白】………诶?

【玄冬】但是,我想和你一起走下去。………只是这样,不行吗?

【花白】…………………

【花白】………玄冬………

………那是,认识你以来,经过了多长时间的时候呢。

那是,我还想着总有一天会杀了你的时候。那是,我以为你总有一天会想毁灭世界的时候。

虽然已经忘了是什么原因,我们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吵了起来,我使用了能弹开人的力量,让你受了伤。

已经,互相都瞒不住了,所以本来应该直接杀了你就好的。

反正,彼此都察觉到了,我们早就知道了。

………然而,我却不能接受突然之间真相就被赤裸裸地摆到了眼前,等回过神来我已经从你面前落荒而逃。

………我害怕了。并不是害怕杀你,而是害怕以为我要杀你的你,会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我呢。

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怎么留意眼前的路。………等反应过来时,我已经跌下了山崖。

现在回忆起来,真是个傻得不值得同情的故事。

在黑暗中,我一动不动地瘫坐在那里,只是一个劲地害怕着。

怕你会来寻找我。怕从此以后,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我甚至想,干脆就此消失算了。

………然而,你来了。

【玄冬】(………你在啊,花白)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你是来杀我的吗。

【玄冬】(什么啊,你这不是受伤了吗)

但是,完全没有这种事。

【玄冬】(能走吗?回去之前会很辛苦,你先忍一忍哦)

你一如往常,温柔体贴。

【玄冬】(………别让人担心啊,傻瓜)

明明,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明明不这么做,是不行的。

【玄冬】(………回去了哦)

………心口一阵发疼。

我发自内心地祈祷着,注定要杀你的那一天,不会到来。

结果那天的事我们彼此之间谁都没有提,只是,我清晰地记着,你的体温那么地温暖。

虽然我现在有点怀疑,你是不是为了让我杀你,才来救我的。

但是,与那无关。那一天我所感受到的疼痛,还长留在此,不曾消失。

因为不想失去你,我才走到了这一步。

因为无论如何都想和你在一起,我才走到了这一步。

【花白】………我可以,选择吗?

【玄冬】你想怎么做都可以。

【花白】我又会,杀人的哦。

【玄冬】我可不打算让你这么做。

【花白】………果然,我………

【花白】………呃,诶,怎么………?

【玄冬】我说啊,你再这么絮絮叨叨的,我可就强行带你走了哦。

【花白】………玄冬………

【玄冬】已经,够了吧。………过来吧。

【花白】…………………

【玄冬】至今为止,对不起。

【花白】……………玄冬……………

………所以。

和你在一起的话,我一定不会再诅咒任何事情。

………也能感谢自己降生于此世。

【花白】………嗯………

【花白】我想,和你一起走下去………

【玄冬】………说起来啊。

【花白】………嗯?

【玄冬】我想起来了。喂,你们啊。

【花白】………诶?

【玄冬】………喂,听见了吗,我有话要告诉围在四周的你们啊。

【灯军士兵】………什、什么………?

【花白】………玄冬………?

【玄冬】虽然信不信是你们的自由,不过,春天来了哦。

【哉军士兵】………哈?你这家伙,到底在说什………

【玄冬】玄冬已经被彩国的救世主打倒了,所以春天来了啊。好好看看周围吧,雪已经开始融化了吧?

【灯军士兵】什么,那个玄冬被………!?

【哉军士兵】是、是真的,的确空气暖和了………好像………

【玄冬】所以,不赶快回去的话,可回不了国了哦。

【花白】………诶………?

【灯军士兵】………什么………?

【玄冬】你们两军,都是渡过环绕这个国家的大河过来的吧。所以说,那河上厚厚的冰,已经开始化了啊。

【玄冬】现在可不是该打仗的时候了,不是吗。

【哉军士兵】……………!怎,怎么会………

【灯军士兵】那条大河,已经冰封了十几年了啊!

【玄冬】所以我不是说了吗,春天来了啊。是暌违了十几年的,真正的春天啊。

【花白】………玄冬。

【灯军士兵】………自苍穹翩然而降,昭告春天的………

【灯军士兵】难道说,你丫是………。不,您是………………

【玄冬】………嗯?…………………

【玄冬】没错。正是受遣之鸟。

【灯军士兵】………哦哦,果然………!

【花白】………玄、玄冬………?

【玄冬】嗯?怎么了?

【花白】……………。亏你说得出口啊,自己是白之鸟什么的。

【玄冬】这种情况下,让他们这么认为更有利吧。而且大致上,做的事情也没有差别。都是来报春的嘛。

【花白】………没想到,居然会是你来报春呢。

【玄冬】………很奇怪吗?

【花白】………不,是很开心。

【花白】我知道,我真的,能和你在一起了。

【玄冬】……………。那,我们走吧。

【花白】………嗯。

【花白】我会去的,只要和你一起,无论去往何方。

【花白】………无论哪里,都一定能抵达。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