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管理者之塔」(B)

10,358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14次阅读0条评论

【玄冬】……………?

【玄冬】这里是………?

【黑鹰】哎呀,看来我们平安着陆了,太好了太好了。

【玄冬】………什么?

【黑鹰】欢迎光临我的别墅。你们两位没有受伤吧?

【玄冬】我没什么事,不过花白………

【花白】………唔………

【玄冬】没事吧?花白,站得起来吗?

【花白】……………。真差劲。

【玄冬】………嗯?

【花白】这差劲的跳转是搞什么啊,你是故意让人晕车的吗!这么不稳定的空间转移我还是第一次遇上,你到底是怎么操作的啊!?

【黑鹰】哈哈哈哈哈哈,没办法嘛超载了呀。能平安着陆已经谢天谢地了哦?

【玄冬】……………。那种事,居然有这么危险吗………?

【花白】笨蛋,换了那个人这种程度的跳转手到擒来。是你太差劲了而已。

【黑鹰】真是不巧我和那个人不一样,我是少人数长距离型的呢。

【玄冬】………那个人?

【黑鹰】当然,说的是这孩子的抚养人。

【花白】………哼………

【花白】比起这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石壁,跟刚才的牢房感觉没什么差别啊。

【黑鹰】………是塔哦。

【花白】塔………?

【花白】难道是………那个………?

【黑鹰】那个人告诉过你吗?没错,就是那座塔哦。那无人知晓的古代遗物。

【玄冬】………你把这样的地方当作自己的别墅吗?

【黑鹰】要是连一个管理的人都没有,这里恐怕会变得相当腐朽破败呢。

【玄冬】你就这么擅自住进来了吗。

【黑鹰】……………。不,一位有恩于我的人把它托付给我保管了。

【玄冬】喔………

【黑鹰】比起这个,今天真是出了各种各样的意外啊。到这里来就安全了。可以放下心来好好休息一下了。

【玄冬】稍等一下,在那之前我有件事想问。

【黑鹰】哼哼哼——虽然的确是有那么一点不方便的地方,但该说久居为安还是说自家狗窝就是金窝银窝呢。

【黑鹰】住惯了这地方其实还挺不错的哦?非常锻炼人的腰腹和腿。

【玄冬】我没问你那种事,我想问的是关于你的事情。

【黑鹰】………嗯?关于我?

【玄冬】你是什么人啊?突然冒出来,说是我的伙伴,你到底是我的什么人啊?

【黑鹰】哦,说起来你是失忆了来着。人看着没什么变化,我都快把这事儿忘了啊。

【玄冬】看着没什么变化是指………

【玄冬】………嗯?说起来,明明才刚见面不久,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失忆的事情啊?

【黑鹰】那是因为,我一直在看着嘛。

【玄冬】………什么?

【花白】又是这样,跟在别人背后偷窥别人的行动,你还真是讨人厌啊。

【黑鹰】真是抱歉,不过这是我的工作嘛。………就像你的那个人一样。

【花白】………哼………

【玄冬】……………?你们两个,从刚才开始就针尖对麦芒的,你们之前认识?

【黑鹰】你认识他,那当然我也会认识他呀?

【花白】我才不想认识他这种人!

【黑鹰】啊哈哈哈,小不点还是一如既往地有精神啊。

【花白】………唔,我应该说过了不许那么叫我!

【玄冬】……………?所以说,到底怎么回事?

【黑鹰】就是说呢,

【黑鹰】其一:我是你出生后就被分开的哥哥,他是你思念着兄长的弟弟;其二:我是你的旧爱,他是你的新欢;其三:我和你都身材高大,而这孩子是个小不点。

【玄冬】…………………

分支选项:我对第二点有异议我同意第三点………还有别的吗?

「我对第二点有异议」

【花白】我说啊,你干嘛回答得这么认真啊。

【玄冬】你对那个选项就没有一点疑问吗?

【花白】我根本就不想搭理他。

【玄冬】虽然但是那什么………

NEXT

「我同意第三点」

【花白】我说啊,你干嘛回答得这么认真啊。

【玄冬】………不………哎这话确实也没错,吧………

【花白】哼………

【玄冬】…………………

NEXT

「………还有别的吗?」

【花白】……………玄冬………?

【玄冬】……………不,那个………

NEXT

CONTINUE

【黑鹰】哈哈哈哈哈哈哈,答案是我是你的抚养人,而他是你纯粹的好朋友。猜对了吗?

【花白】………谁要猜这种事啊,你这蠢鸟!

【黑鹰】哦吼吼,小不点好可怕喔~哈哈哈。

【玄冬】……………抚养人?

【黑鹰】没错,我就是代替你父母抚养你的人哦。………好久不见了,玄冬。

【玄冬】……………是你………?

【黑鹰】虽然现在再通报一次姓名有种微妙的羞耻感,不过,我的名字是黑鹰。再一次请多指教。

【玄冬】……………可是我听这家伙说,我没有亲人在世。

【黑鹰】………哦?这是怎么一回事呀小不点?

【花白】………唔………

【花白】………哼,因为,这家伙太讨嫌了啊!

【玄冬】……………我说你啊………

【花白】我承认对你说谎是我错了,我道歉。

【花白】但是,我绝对不要向这个人道歉。

【玄冬】为什么这么讨厌他啊?

【花白】生理上不能接受!

【黑鹰】哈哈哈,好啦算啦,也多亏了他才有了我们令人感动的重逢啊。

【玄冬】感动………?

【黑鹰】哎,虽然想说的话堆起来比山高,但今天还是先休息吧。虽然你也一样,但那孩子不休息一会儿更不行吧?

【花白】没什么,不管我也没事,麻醉也已经退了。

【黑鹰】嗯——不愧是堪比怪物的体力呢。

【花白】我可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啊。

【玄冬】……………说的也是,总之先休息吧。

【黑鹰】嗯,就这么定了。休息是必要的哦。

【花白】………玄冬。

【玄冬】你的烧还没退吧?脸色还这么红。在牢里受了这么久的冻,要认真休息才行啊。

【花白】……………嗯………

【黑鹰】真是的,玄冬说的话就会乖乖地听呢,这小不点。

【花白】我都说了不许叫我小不点了吧!

【黑鹰】那么,我领你们去房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玄冬】花白,生这么大气伤身体的哦。

【花白】………哼………啊——真是的——,要不是这种状态我就暴打他一顿了………

【玄冬】………站得起来吗?

【花白】没事。我自己能走。

【玄冬】………可是………

【花白】真的没事啦,你不搭把手也行。

【玄冬】………是吗?

【花白】就算这样,这么直接上来扶我,很伤人自尊啊。

【玄冬】………为什么啊?

【花白】你要是不明白的话,让我来扶一下你呗?

【玄冬】……………是这样,抱歉。

【花白】你明白就好。

【黑鹰】嗯?你们在说什么?房间在这边哦。

【玄冬】啊,好的,我们现在就过去。


【玄冬】……………这塔真的好古老啊。

【花白】………哼,这里啊………

【玄冬】嗯?你怎么了吗?

【花白】诶?没有,就是觉得这里好高啊。

【玄冬】什么啊,你恐高吗?

【花白】不,正相反,我非常喜欢。

【玄冬】………看来很开心嘛。

【黑鹰】好了,就是这个房间啦。不要客气尽管用吧。


【玄冬】…………………

【花白】…………………

【黑鹰】总而言之这里好好收拾一下还是可以睡人的吧?

【黑鹰】生活必需品大概是齐全的,随便用吧。………先找一找。

【玄冬】………就没有更像样点的房间吗?

【黑鹰】你说什么呢,这间不就够像样了吗。我喜欢的东西可是通通放进来了哦?绝赞!

【玄冬】………不是这个意思,就没有哪个房间有张像样的床吗?

【黑鹰】真是不巧,除了那边的长椅之外这里就没有别的家具了耶。

【玄冬】………你到底,是怎么在这地方生活的啊?

【黑鹰】不是说过了吗,这里是我的别墅。并不是我们经常在的家哦。我一个人的话有那张长椅就够了呢。

【花白】………唔——我就,睡这里就好………

【玄冬】啊,喂喂花白,不要睡在那种地方啊!至少睡到椅子上去!

【花白】诶,没事啦玄冬睡那边就………

【玄冬】睡在那种积了几层灰的地方,能好的病也好不了了,我会打扫的,你先躺到那边椅子上去。

【花白】………唔——好。

【黑鹰】……………嗯,你们还要卿卿我我,那我就先失礼告辞咯。我就在楼上,有什么事直接叫我。

【玄冬】嗯?其他楼层还有什么吗?

【黑鹰】有刚才的房间,我的办公室,哎各种用所都有吧。顺带一提下面的楼层什么都没有,就不用白跑一趟了。

【玄冬】这地方,到底是为了什么建造的啊?

【黑鹰】哎呀,就是一些管理工作而已。是我的工作。

【玄冬】………管理?

【黑鹰】我的职业就是管理员啦。然后呢,这里就是所谓的管理者之塔。

【玄冬】诶………?

【黑鹰】算了,这方面的事情,之后再跟你慢慢解释吧。………也包括你失忆的事情。

【玄冬】哦………抱歉。

【黑鹰】嗯?为什么道歉?

【玄冬】………把你的事情,给忘了。

【黑鹰】觉得抱歉的话,就快点想起来呀。………玄冬。

【黑鹰】回见啦,晚安。

【玄冬】嗯。

【花白】……………。讨厌的家伙。

【玄冬】………嗯?

【花白】果然还是生气,那家伙真讨厌。

【玄冬】………他什么地方让你这么讨厌啊?

【花白】一脸理所当然地待在你身边让人火大。

【玄冬】什么?

【花白】对玄冬来说他是你的抚养人,可对我来说………。啊,不过我连我的抚养人都讨厌。

【玄冬】………抚养人是指,黑鹰还有那个军队的男人说的那位?

【花白】嗯。我既有亲生父母,也有抚养人。

【玄冬】…………………

【花白】实际上我不是被遗弃的,而是被卖掉了。………不过,哪种说法都没什么差别就是了。

【花白】说到底能被金钱迷了眼把孩子卖给国家的家伙,我不觉得能称他们为父母………

【花白】………呃,诶?

【花白】哇………

【玄冬】找到毛毯了。这个,盖上。

【花白】诶?………呃,嗯,谢谢。

【玄冬】本来身体就不舒服,就不要说会让你更难受的话了啊。

【花白】诶………

【玄冬】到这里,看来是已经安全了吧。差不多就快点好起来吧。好起来我就听你说完全部事情。

【花白】……………。嗯………谢谢你。

【花白】但是啊,其实我,对父母的事情已经无所谓了哦。

【玄冬】什么?

【花白】我已经有玄冬了,就算没有父母也没什么了。

【玄冬】…………………

【玄冬】傻瓜,睡吧。

【花白】………嗯………晚安。

【玄冬】…………………

【玄冬】……………。………真是的………

【玄冬】我是能代替你父母的人吗,傻瓜。


【玄冬】(…………………)

【玄冬】(………这里是………?)

【玄冬】(…………………)

【玄冬】(………什么………?)

【玄冬】(………这是谁的,声音………)

【玄冬】(…………………)

【玄冬】(………雪………?)

【???】…………………

【???】………说起来,这对你来说还是第一次啊。

【玄冬】(…………………)

【玄冬】(………是谁………?)

【???】………它很美对吧?

【玄冬】(………男人的声音………)

【玄冬】(…………………)

【玄冬】(………怎么回事,空气变轻了)

【???】…………………

【???】………什么嘛,就这种事啊。

【???】我说过了,这种事不用道歉的吧?

【玄冬】(…………………)

【???】………这的确非常美丽,下一次,我再给你看那冰雪消融、新芽萌出的碧绿光景吧。

【???】倘若春天来临,也会有美丽如斯的花儿飘落的。

【玄冬】(………这声音是………吗?)

【???】…………………

【???】那位大人,已经弃此而去了哦。

【玄冬】(…………………)

【???】………因为他就是那样反复无常的人啊。

【???】…………………

【???】但是,他给我们留下了这座箱庭。

【玄冬】(………这个声音,我是认识的)

【???】…………………

【玄冬】(………是谁啊?)

【???】………为什么,不说话呢?

【玄冬】(…………………)

【玄冬】(………很痛苦………?)

【玄冬】(………是在否认吗………否认这个声音)

【???】…………………

【玄冬】(………别说了)

【玄冬】(………我不想、听)

【???】能听我说说吗………………

【玄冬】(………不要)

【玄冬】(………你总是这样,总是这样)

【玄冬】(………别用那种语气说话………)

【玄冬】(她这么,说着………)

【玄冬】(………有谁的声音,这么说着)


【玄冬】…………………

【玄冬】又是………梦………吗?

【玄冬】……………总觉得,是个不愉快的梦啊。

【玄冬】………都怪它,心情好沉重………可恶,到底怎么了啊。

【玄冬】………究竟是谁啊?在我梦里的那位………

【玄冬】……………要是找回了记忆,能知道是谁吗………?

【玄冬】………嗯………?

【玄冬】……………花白又不见了………

【玄冬】这家伙,烧退了吗?………

【玄冬】…………………

分支选项:没办法,去找他吧在这里再待一会儿吧

「没办法,去找他吧」

【玄冬】又在做这种会让病情恶化的事情。真没办法,走吧。

【玄冬】真是的,真会给人添麻烦啊………


【玄冬】………不过,楼上楼下,这家伙究竟往哪个方向走了啊?………

【玄冬】……………高的地方………果然是往上走了?

【???】………咦?出什么事了呀?

【玄冬】嗯?

【玄冬】………啊,是你啊。

【黑鹰】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玄冬】花白没在房间里,你有在哪里见过他吗?

【黑鹰】哦?我没有见到他啊。

【玄冬】那,你刚才是在楼上还是楼下?我去你没在的地方找一下。

【黑鹰】你要找的话,往楼上找就是了。楼下确实什么都没有。

【玄冬】但是,我想,万一,他有可能跑出这座塔了呢。

【黑鹰】哈哈,这你放心,这座塔的出入口就只有这里而已。

【玄冬】………什么?

【黑鹰】只有通过这个楼梯上的窗户,才能出入这座塔。所以,你的“万一”是不可能的哦。

【玄冬】那,住在这里的其他人是怎么出入这里的啊?其他人也能像你一样进行空间转移吗?

【黑鹰】怎么可能,这世界上能进行转移的,除我以外就只有一个人。要说住在这座塔里的,现在也只有我一个人了。

【玄冬】是这样吗………

【黑鹰】以前倒是还有两个人住在这呢,不过现在都不在了。所以你们也是久违的来客了。

【玄冬】这座塔,到底建在了什么地方啊?

【黑鹰】哎呀,我没告诉过你吗?在远离人烟的大森林深处哦。要说位置的话,在千国国境内。

【玄冬】………为什么要建在这种地方啊?

【黑鹰】嗨呀,这样基本算是个别墅有什么不好。是个好地方哦,被称作秘境呢,毕竟没什么人又有很多野兽嘛。

【玄冬】………诶………?

【黑鹰】唉,要说从外面看起来的话,应该还是我们家更好看吧。那里也是个好地方。

【玄冬】………是在,群国的,山里?

【黑鹰】对呀对呀。是个美丽的地方啊,虽然氧气有点稀薄。

【玄冬】……………。已经,回不去了吗,那里。

【黑鹰】……………。哎呀,那可是个艰苦的地方呢。现在是没法回去了。

【玄冬】………果然,是因为我吗?

【黑鹰】……………。该怎么说呢。

【玄冬】嗯?

【黑鹰】擅自跟你说这些,小不点大概会生气呀。

【玄冬】为什么说我的事情那家伙会生气啊?

【黑鹰】那当然是因为,那孩子对你心有所执呀。话说回来,你相信那孩子吗?

【玄冬】什么?

【黑鹰】是相信呢,还是不相信呢。说说看吧。

【玄冬】怎么突然问这个………

【黑鹰】没什么,问问而已。说说看嘛。

【玄冬】…………………

分支选项:我相信啊我不相信他

「我相信啊」

【玄冬】虽然我还是有各种想法吧,不过,我是相信他的吧。

【黑鹰】……………。是吗,那就好。

【玄冬】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黑鹰】嗯——这就是儿子被人拱走的爹妈的心情吗。真寂寞啊。

【玄冬】………你那是什么感想啊。

【黑鹰】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没有更多的话要对你说了呀。快去吧,趁着小不点还没冻僵。

【玄冬】…………………

【玄冬】如果你是担心我的话,我觉得已经不需要了哦。

【黑鹰】………嗯?

【玄冬】虽然我还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理由,但他应该是不会杀我的。所以,不必担心。

【黑鹰】……………。嗯,是这样呢。

【玄冬】……………对了。说起来,我还没跟你说呢。

【黑鹰】………嗯?说什么?

【玄冬】承蒙你的帮助,还没跟你道声谢。你要是没有出现在那里,现在我们下场如何就难说了吧。

【玄冬】………非常感谢。

【黑鹰】不用客气哦,保护你是我的工作。………作为你的家长嘛。

【玄冬】………………。回见。

【黑鹰】嗯,代我向小不点问好。

【黑鹰】……………。作为家长,吗。

【黑鹰】真是,再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借口了啊。

NEXT

「我不相信他」

【玄冬】………说真心话,我不相信他。我知道他确实把我当朋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可以相信一切。

【玄冬】他看起来,还是对我的事情有所隐瞒吧………

【黑鹰】诶,你这不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坚强嘛。我还以为你肯定会对那孩子的话照单全收呢。

【玄冬】我这种情况,不可能乐观到那种程度吧。

【黑鹰】嗯——该怎么办呢。果然我还是应该向你和盘托出吗?这样的话那孩子会暴起大怒吧,那也挺有意思的。

【玄冬】………什么………?

【黑鹰】不过,首先,你得先做到信任我胜过信任那孩子。怎么样?

【玄冬】………那种事………

【黑鹰】……………。好好,没戏啦。

【黑鹰】非常遗憾,等下次有机会吧!

【玄冬】等等,我还什么都没说。

【黑鹰】不,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了哦。

【玄冬】不要自作主张下判断啊。

【黑鹰】唉,你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都是你的自由。我们也只能告诉你一些事而已。

【玄冬】…………………

【黑鹰】也就是说,要是你找回了记忆,或许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玄冬】………嗯………

【黑鹰】一旦你想起来了,发现实际上迄今为止你听到的事情全都是谎言,

【黑鹰】我和小不点,其实是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这样的情形也很有意思呢。

【玄冬】………喂………

【黑鹰】嗯——不知道你的记忆什么时候能恢复呢,光是想想就觉得心跳加速啊!

【玄冬】………适可而止吧。让我更加混乱究竟有什么意思啊?你这人。

【黑鹰】说什么呢,我可没有开玩笑哦?哈哈哈哈哈哈哈——

【玄冬】…………………

【黑鹰】哦,生气了吗?

【玄冬】……………没有。行了,我走了。

【黑鹰】嘿嘿,唉,你注意点吧。………对那孩子。

【玄冬】……………什么?

【黑鹰】虽然你是这么想的,但并不意味着你相信一切。………你是这么说的吧?

【玄冬】……………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啊。

【黑鹰】我知道被你忘却的一切哦。

【玄冬】…………………

【黑鹰】……………。是——不是呢。

【玄冬】………嗯?

【黑鹰】你真是非常容易上钩啊!这点也没变,真让人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玄冬】……………你这人………

【黑鹰】哎呀哎呀,真好啊,让人心满意足呢。

【玄冬】………唉………够了,我绝对不会再信你一个字了!

【黑鹰】没错没错,果然最后就得听你讲这句话!听你说这句话,这是第几百次了呢。

【玄冬】……………。算了。

【黑鹰】哦,要走的话注意脚下呀,蝾螈君和壁虎君也跟我们住在一起,不要踩到它们哦。

【玄冬】吵死了,别再跟我搭话了。

【黑鹰】………啊哈哈,小——心——点——哟——

【玄冬】我说了别跟我搭话了吧!

【黑鹰】…………………

【黑鹰】嗯——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呀。玩得太开心了都有点忘乎所以了,不行呀不行呀。

【黑鹰】………不过。

【黑鹰】这样说来,或许我还是应该对此表示感谢吧。为他失忆这件事。

【黑鹰】………感谢那孩子。

NEXT

CONTINUE

【玄冬】……………唔,好冷啊………

【???】………玄冬?

【花白】………怎么了?

【玄冬】哪来这么多怎么怎么,我当然是来带你回去的啊。

【玄冬】又跑到这么天寒地冻的地方来,你真的还想病好吗?

【花白】没事的啦,我把毛毯带过来了。

【玄冬】你这想得也太天真了。……………

【玄冬】………好了,总之看起来烧已经退了。

【花白】嗯,已经没事啦,病好啦。………大概吧。

【玄冬】这么大意会复发的哦?

【玄冬】话说回来,你来这里究竟是做什么啊?

【花白】就是,看雪。

【玄冬】………雪?

【花白】嗯。我说过了吧,我喜欢雪呀。这座塔里,只有房间的外面才有窗户嘛。

【玄冬】……………。所以,你看着雪在想什么?

【花白】…………………。呜哇,这话好刻薄啊。

【玄冬】诶,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花白】………你呀,偶尔也会有刻薄的一面呢………

【玄冬】不应该是会这么想的人才有问题吗。

【花白】………唔——………

【玄冬】………所以呢?究竟在想什么呀。

【花白】……………。在想此时此刻,战争是不是已经开始了呢。

【玄冬】……………。灯国和,群国吗。

【花白】群国只是受了牵连而已。灯国要对付的是哉国。哎,虽然群国会被铁蹄踏破这点并没有什么不同吧。

【花白】………还有,我也在想,要是战争开始了,会死多少人呢。

【玄冬】………你想的净是不愉快的事情啊。

【花白】因为,万一真的死了太多人,

【玄冬】………世界就会毁灭?

【花白】…………………

【玄冬】这是真的吗?

【花白】……………。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啊。但是,我敢肯定,真的相信这事的人几乎不存在。

【花白】所以,他们才能若无其事地发动战争。

【玄冬】…………………

【花白】………不过………万一,这是真的,我在想,世界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迎来终结呢。

【玄冬】……………。你就没想过,会有谁来阻止吗。

【花白】………诶?

【玄冬】所以说,如果,真是这样,要是被杀的人过多世界就会终结的话,就没有人想过怎么避免这件事发生吗?

【花白】谁知道呢。相信这种说法的家伙会去想吧。可是,要阻止世界上所有正在进行的杀戮,是不可能做到的。

【玄冬】…………………

【花白】要是不想让人们互相残杀的话,从一开始就创造成人不会杀人的世界不就好了,你不觉得吗?

【玄冬】………什么?

【花白】我是说神啊。

【玄冬】……………。有点意外啊。你居然会这么说。

【花白】是吗?要是真有神的话我可是想痛打他一顿。

【玄冬】………打他………?

【花白】嗯,为了报复。

【玄冬】报复什么啊。

【花白】………不过,所以如果只有我一个人为此感到高兴的话就好了,肯定是这样的,我大概是这么想的吧。

【玄冬】………嗯………?

【花白】为这样白雪飘落的美丽景色而高兴呀。

【玄冬】………你说的话我不太明白。

【花白】………我也不明白呀。

【玄冬】………我说啊。

【花白】比起这个,你不觉得饿了吗?

【玄冬】嗯?

【花白】仔细想想,我们昨天就没吃饭呢。都已经过了一天有余了还什么都没吃啊………

【花白】呜哇,想到这事就觉得肚子都要饿扁了啊——

【玄冬】………说起来。

【花白】啊——真是——身体都要没力气了,玄冬,饭呢!

【玄冬】就算你突然这么说………算了,去问问黑鹰的话总会有点东西吃的吧………我猜。

【花白】我想吃玄冬做的饭………不要香菇。

【玄冬】明明我也跟你一样饿,你却打算让我一个人做饭吗。

【花白】因为,你不是不让我帮忙吗,说是只会添乱。

【玄冬】……………。呃,确实………有这种感觉。

【花白】哎,那,我们就下去吧。去吃饭。

【玄冬】………等会儿。你是不是又在糊弄我什么?

【花白】为什么这么说?

【玄冬】为什么………因为………

【花白】难道不是,会这么想的人才有问题吗?

【玄冬】………呃………

【花白】是这话吗。开个玩笑,我会好好说的。等吃完饭后。

【玄冬】说好了哦,这件事。

【花白】………嗯。

【玄冬】………哎别粘在我身上啊,好难走路。

【花白】嘿嘿,果然玄冬好温暖啊。

【玄冬】是你太冷了吧。

【花白】………真是,为什么会这么温暖呢。

【玄冬】………嗯?

【花白】……………。雪,不会停下来了呢。

【玄冬】……………?啊,是啊。

【花白】…………………

【玄冬】………你没事吧?从刚才起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啊。

【花白】………没事啦。

【玄冬】那就好………

【花白】肯定,就快到了。什么都不用再担心了。

NEXT

「在这里再待一会儿吧」

【玄冬】……………不行啊。还沉浸在刚才那个梦的情绪里出不来。

【玄冬】我已经很久没这么难受地醒过来了…………………

【玄冬】不………算了,虽然我也想不起来了。………以前的事。

【玄冬】……………嗯?

【黑鹰】………怎么,还没起床吗。

【玄冬】…………………………

【黑鹰】………嗯?怎么了啊,这么吃惊地看着人家的脸。

【玄冬】……………。不………没什么………

【玄冬】………我也不知道。还有,我不是还没起床,我是刚睁眼。

【黑鹰】是吗,那正好。还要休息一会吗?

【玄冬】…………………

【黑鹰】………怎么了,一脸的不高兴。该不会做了什么可怕的梦吧。

【玄冬】……………。………没有………

【黑鹰】哦,是吗是吗。那可真是吓人呢。

【玄冬】………不是。虽然的确是做梦了,但并不是那样的梦。只是,有一股非常不愉快的感觉………

【黑鹰】………哦?

【玄冬】………怎么说………一开始感觉是个好梦来着,中途就突然………

【黑鹰】………突然?

【玄冬】………不………我越来越不明白了………

【玄冬】……………总而言之,算是个噩梦吧。

【黑鹰】哦,是梦见被怪物追了吧。

【玄冬】……………。我觉得并不是,肯定不是。

【黑鹰】哈哈,哎呀,不管怎么说梦就是梦而已。人太累的时候,就会做这样的梦的嘛。这种事经常会有的。

【玄冬】……………。也许是这样吧………

【黑鹰】现在的你,肯定有各种各样让你感到不安的事吧。大约是那些事情在梦里显现了吧。

【玄冬】……………。我倒是觉得,应该不是这种情况………

【玄冬】不如说是,看到了谁的梦………

【黑鹰】………嗯?你说什么了?

【玄冬】……………不,没什么。确实,梦就是梦而已。

【黑鹰】………唔。话说回来,小不点到哪儿去了?既然你们都起来了,我想也应该开饭了。

【玄冬】………啊。对了,花白………

【玄冬】那家伙,明明烧都还没退,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啊?

【黑鹰】嗯——并不在我来这里的路上呢。算了,既然没法从这里出去,那就应该在某个地方吧。

【玄冬】说什么没法从这里出去,对那家伙来说暴力拆锁可是轻而易举啊。

【黑鹰】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该怎么说呢………嗯,这座塔啊,是没有入口的。

【玄冬】………什么?

【黑鹰】反正进进出出的除了我又没别人。我用转移就能解决问题了,所以就只有窗户。

【玄冬】也就是说,这座塔里没有其他人?

【黑鹰】就是这样。我说过了吧?是像别墅一样的地方。

【玄冬】说起来啊。………是被你代为保管了吗?替那个对你有恩的人。

【黑鹰】………我姑且当做是那样。实际上,它已经是我的了。

【玄冬】……………。也就是说,那个人,已经不会再回来这里了吗?

【黑鹰】……………哎,毕竟他就是这样反复无常的人啊。

【玄冬】…………………………………………………

【黑鹰】………嗯?怎么了,又露出那副吃惊的表情?………我脸上,粘了什么吗?

【玄冬】……………。没有………

【玄冬】……………就是有点吃惊。

【黑鹰】………哎呀,果然是吃了一惊吧。真是讨厌,怎么了嘛?哎呀镜子,镜子在哪………

【玄冬】不不,你脸上什么东西都没粘啦。喂,黑鹰………

【黑鹰】咦,这是………!

【玄冬】………嗯?怎么了?该不会真的粘了什么吧?

【黑鹰】……………不管什么时候看都是个靓仔啊………太棒了!

【玄冬】……………………………………………………………………………………………

【黑鹰】………我说啊,刚才那里可以吐槽的哦。你反应好迟钝啊,醒了没有呀?

【玄冬】……………不,我坚决拒绝。

【黑鹰】哦,那果然你也觉得我是个严肃又英俊的人咯?我也觉得这句玩笑开得有点过于真实了,嗯。

【玄冬】我完全没这么想过………那个,不过我觉得怎么评价自己也是个人自由吧。

【黑鹰】我有同感。………嗐,好了好了,我去把小不点找回来吧。

【玄冬】………嗯?什么?

【黑鹰】毕竟你看起来还是没睡醒的样子啊。………而且,不是要大家一起吃饭吗。好久没品尝你的手艺了,我可想尝尝。

【玄冬】………呃,我来做饭吗?

【黑鹰】当然的吧?从以前开始一直不让我插手做饭的不就是你吗?还是说你想让我来做一次,真是条汉子啊。

【玄冬】……………。不………呃,怎么说,总觉得好像可以理解。

【玄冬】我明白了,我来做饭。烹调的方法我应该还记得。

【黑鹰】是吧?不管怎么说烹饪可是你的兴趣啊。

【黑鹰】………所以,你去做饭心情也会愉快一点吧。

【玄冬】……………。黑鹰………

【黑鹰】我期待着你的美味佳肴哦。………玄冬。

【黑鹰】接下来嘛。这小不点,到底去哪里了呢………

【玄冬】…………………

【玄冬】………唉………。…………………

【玄冬】………刚才的梦,到底是什么啊?

【玄冬】………有黑鹰的声音。确实………我听见了。

【玄冬】……………。………嗯?

【玄冬】…………………

【玄冬】……………。怎么回事?现在………

【玄冬】感觉好像………有谁在这里………

【玄冬】………是错觉吗………?

NEXT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