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Children'sCage」

9,083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12次阅读0条评论

【玄冬】……………喂。

【玄冬】喂,我说你呢。

【狱卒】………啊?干嘛?

【玄冬】我同伴在发烧,能给他点东西暖和一下吗?

【狱卒】哈?你一罪犯说什么呢。能有个毛啊。老子自己冻得都冰上了。

【玄冬】………是吗。

【狱卒】而且就算有也不可能给你个罪犯的。

【玄冬】说是罪犯,但不就是个逃亡者吗。你也不用这么苛刻吧。

【狱卒】………啊?

【玄冬】当然确实,那个,某种意义上算是故意杀人未遂吧。

【狱卒】…………………

【玄冬】怎、怎么了?不要盯着别人的脸看啊。

【狱卒】老子刚才就在想了,你丫真的是「玄冬」吗?

【玄冬】听说是叫这个名字吧………然后呢,这到底有什么啊?

【狱卒】嘁,镇长那王八蛋这不发神经吗。这么普通的小哥怎么可能真是那玩意儿啊。

【狱卒】说什么盯紧点不得有误,老子今天可是轮休好吧。

【玄冬】……………?这是怎么回事?

【狱卒】就因为其他国家出现了「玄冬」闹得鸡飞狗跳的,可咱们这受的影响也太大了吧?你也这么觉得吧?

【玄冬】………所以说,怎么回事啊。

【狱卒】说是“这大雪都是因为有「玄冬」存在才下起来的啊~”,又不是小屁孩了还跟这儿发大梦……………阿………阿嚏!

【玄冬】喂,不要向着我这边啊!

【狱卒】啊——这都哪跟哪,这地儿也太他妈冷了。那老子先搁上边待会儿。你丫听话别惹事哈。

【玄冬】喂,你等会儿。

【狱卒】过不了多久彩国的贵人就会来接你们的,回见啦。

【玄冬】喂,等………

【狱卒】果然,连个火都没有也太难捱了,真是………

【玄冬】……………搞什么啊,到底………

【玄冬】完全搞不懂………我的名字到底怎么了啊?

【花白】你不用在意,只是个童话故事而已。

【玄冬】………嗯?

【花白】这里真冷啊。

【玄冬】花白………你醒了吗。

【花白】嗯,早上好。

【玄冬】你没事吧?

【花白】别看起来一副那么担心的表情啦。没事的,就是有点晕晕乎乎的………

【玄冬】………还在发烧啊。虽然比昨天好多了。

【花白】这种程度还不至于死掉啦。

【玄冬】那当然啊。但是,要是恶化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花白】没事的,我啊,有的也就是体力了。

【玄冬】…………………

分支选项:那就好那也不行

「那就好」

【玄冬】那就好………不过你不要勉强哦。

【花白】勉强………我除了待在这里也没别的事情可做了吧。

【玄冬】哎,说是这么说………要是觉得难受就说出来。

【花白】要是说了你要做什么?

【玄冬】总会做点什么。

【花白】做点什么?

【玄冬】……………总能做点什么。

【花白】………哼………

【花白】算了,到时候再让你做吧。

NEXT

「那也不行」

【玄冬】………真没办法。

【花白】诶?

【花白】………呜哇。

【玄冬】…………………

【花白】……………玄冬,感冒会传染给你的哦?

【玄冬】感冒哪是这么容易传染的。

【花白】……………虽然很温暖。

【玄冬】彼此彼此了。

【花白】啊,什么呀,玄冬也暖和起来了吗。

【玄冬】………所以我才说彼此彼此啊。

【花白】哎,也行吧。确实,也没有别的东西好取暖了。

NEXT

CONTINUE

【玄冬】…………………

【玄冬】他说会有人来接。

【花白】………诶?

【玄冬】彩国的贵人,说是来接我们………是来接你的。

【花白】…………………

【玄冬】能让那么尊贵的家伙来接你,你的抚养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花白】…………………

【玄冬】而且,你不仅仅是离家出走吧?你为了逃走,或者别的我不知道的事情,做了某些事。

【玄冬】所以才会这么兴师动众追捕你不是吗?

【花白】……………这跟你没有关系。

【玄冬】………你啊………都把人拖下这么深的水了,亏你还能说出这种话啊。

【花白】不、不是的,我是说追捕的原因跟你没有关系啦!

【玄冬】然后呢?

【花白】…………………

【玄冬】老老实实把你的事情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么不顾一切地想要逃跑。

【玄冬】你到底,都做过什么………

【花白】……………没什么大不了的。

【玄冬】嗯?

【花白】不过就是,我的家长是彩国的重臣,于是勒令军队来追捕我而已。我之前,也在那里任职。

【玄冬】………………。然后?

【花白】…………………

【玄冬】不能说吗。

【花白】……………什么都没做啊。

【玄冬】花白………

【花白】因为我什么都没做,所以他们追来了。

【玄冬】什么?

【花白】……………但是,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所以。

【玄冬】怎么回事………?

【花白】那个人把我养大就是为了这个。所以,如果我逃走了,他们就得来追我。

【玄冬】………解释一下,更通俗易懂一点。

【花白】………要我说吗?

【玄冬】………什么?

【花白】你不是基本都知道了吗,我是怎样被养大的,我被强迫做了什么。

【花白】为什么………我会走到这步田地。

分支选项:说吧别说了

「说吧」

【玄冬】………别再用这种话试探我了。

【花白】……………!我并没有这么想………

【玄冬】在我失忆之前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更别说我连听都没听说过。

【玄冬】根本就没有任何材料能让我发挥想象,然后判断它是不是真的啊。

【花白】………玄冬………

【玄冬】现在的我,能相信的就只有你的话了。

【玄冬】所以,敷衍我的话到此为止吧。这样下去,我连你的话都要信不过了。

【花白】…………………

【花白】对不起………

【玄冬】……………为什么,要逃出来?

【花白】…………………

【玄冬】………花白。

【花白】杀人。

【玄冬】…………………

【花白】我被要求杀人,所以逃了。

【花白】因为我,不想杀那个人………所以。

【玄冬】…………………

【花白】…………………

【玄冬】………这样啊。

【花白】……………就只是这个反应吗?

【玄冬】嗯?

【花白】别的什么,没有吗?………比如,那个……………

【玄冬】…………………

分支选项:真了不起真过分啊

「真了不起」

【玄冬】真了不起啊。

【花白】………诶………?

【玄冬】虽然被家长逼迫着要去杀人,但是你没有屈从对吧?不是很了不起吗。

【花白】………玄冬。

【玄冬】还拼尽全力逃到这里来了。

【花白】…………………

【玄冬】……………花白………?

【花白】你这话………当真吗?

【玄冬】………哎………

【花白】你真的觉得,没有杀他是好事………

【玄冬】………花………?


【玄冬】……………怎么哭了啊。

【花白】………我,我不知道………呜………咦………?

【玄冬】…………………

【花白】………么,停不下来………

【玄冬】………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花白】………没……………我,我很开心。

【玄冬】………嗯?

【花白】没有杀他………是件好事,你能,这么说,我好开心………

【玄冬】我觉得,一般人都会说杀人不好吧?

【花白】………可是……………呜………太好了………

【玄冬】……………哎………

【花白】………呜………

【玄冬】…………………

【花白】………抱歉,停不下来………

【玄冬】…………………


【玄冬】(………为什么?为什么要哭成这样?)

【玄冬】(我有说那么多奇怪的话吗?)

【玄冬】(………我不明白)

【玄冬】(………正因不明白………)

【玄冬】(………感觉很茫然………)


【玄冬】……………平复了吗?

【花白】………嗯………

【玄冬】你的眼睛,很红哦。

【花白】………嗯………

【花白】不知怎么的,从逃出来开始就发生了好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可能我实在是有点扛不住了吧。

【花白】所以,对不起,怎么说,那个………给你添麻烦了。

【玄冬】没什么。

【花白】但是,会被他们追捕还发了烧,结果最后还被他们抓住了,都是我的错………

【玄冬】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还包括一件“我失忆了”的事情吧。要说添麻烦,我们彼此彼此了。

【花白】……………嗯………

【花白】你是忘了,你失忆的原因,也在于我吗?

【玄冬】你这么算就强行了吧。

【花白】……………谢谢你。

【花白】我也努力了呢。

【玄冬】…………………

NEXT

「真过分啊」

【玄冬】………这家长真过分啊。

【花白】………诶?

【玄冬】虽说不是亲生的孩子,但杀人什么的,让小孩子去做这种事………也太过分了。

【花白】…………………

【玄冬】……………我总算明白了。你为什么要逃出来。

【花白】………玄冬………

【玄冬】………………很痛苦吧。

【花白】……………不………

【玄冬】………花白?

【花白】没事的,因为,就算不遵从也不会被怎样了。

【玄冬】…………………

【花白】……………再也不要听命于那个人了………我已经决定了。

【玄冬】………那个人?

【花白】………说的是我家长。………哎,玄冬。

【玄冬】………嗯?

【花白】果然,是错了吧。杀人,这种事。

【花白】无论出于什么样的理由,你觉得她是错了吧。………那个人。

【玄冬】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花白】…………………

【玄冬】………喂,花白?

【花白】……………没什么………

【花白】即使只是听你这么说………我也满足了。

【玄冬】……………?

【花白】能听见你这么说,我很开心。………谢谢你,玄冬。

【玄冬】………嗯………

【花白】嘿嘿,总觉得没有那么冷了啊。………也许是习惯了这里的温度吧。

NEXT

「别说了」

【玄冬】……………我知道了。

【花白】………玄冬。

【玄冬】不想说的话,也可以不说。

【花白】……………也不是不想跟你说的。只是………

【玄冬】你脸上都写了“不想说”三个字了。

【花白】………唔………

【玄冬】……………是以前的我知道的事情吗?

【花白】诶?

【玄冬】失忆之前的我知道吗?还是说果然也不知道?

【花白】……………知道的哦。

【玄冬】那就行了。

【花白】玄冬………

【玄冬】我现在跟你在一起,是在延续失去记忆前的我的行动。

【玄冬】以前的我觉得跟你走是好的,那就够了。

【花白】你还真是个好人啊。

【玄冬】什么啊?你这话说得。该不会,你真的对我图谋不轨吧?

【花白】才不是啦,虽然不是这样,嗯………

【花白】你果然,很温柔啊。

【玄冬】…………………

【花白】怎么了,这副表情。

【玄冬】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没有被夸的感觉。

【花白】呜哇,真失礼啊~

【玄冬】比起这个。

【花白】………嗯?

NEXT

CONTINUE

【玄冬】…………………

【玄冬】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

【花白】诶?

【玄冬】关于我的名字。

【花白】你的………?

【玄冬】这里的看守说了一件让我很在意的事情。说是因为和我同名的某物,才下起了雪。

【花白】………那家伙在说什么啊?

【玄冬】这件事,我无论如何都很在意。

【花白】………无稽之谈。你该不会把这话当真了吧?

【玄冬】………我不明白。

【花白】我说啊………这种蠢到家的故事,不可能是真的吧。

【玄冬】可是我不明白………听到这话的时候,我有种奇怪的不安。并且,与此同时,我心里升起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情绪。

【花白】………情绪………?

【玄冬】昨天,我刚醒来的时候,总能感觉到的情绪。刚开始,我还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是………我想我终于知道那是什么了。

【花白】……………那是什么?

【玄冬】是于心有愧。

【玄冬】我一直,对谁心怀愧疚。

【花白】………愧疚………?

【玄冬】我想对什么人道一声歉。………但是,到底是对谁,我不知道。

【花白】………玄冬。

【玄冬】但是,如果是你的话,应该是知道的吧?

【花白】………我,什么都不知道哦。

【玄冬】不用再袒护我了。告诉我啊。

【花白】我也没有在袒护你………

【玄冬】你就是在袒护我吧?袒护我的某些………这种程度的事,我还是知道的。

【花白】…………………

【玄冬】………花白。

【花白】…………………

【玄冬】我到底,为什么想道歉啊?

【花白】…………………不是………

【玄冬】………嗯?

【花白】该道歉的,不是你啊。

【花白】………是你之外的,一切。

【玄冬】……………什么………?


【???】这地方,怎么回事?虽说是地下但也冷得过分了吧。

【玄冬】………………?什么?

【花白】……………!

【银朱】……………你在啊,花白。………还有,玄冬啊。

【花白】……………银朱………

【玄冬】……………?这个男人,是谁啊?

【银朱】初次见面啊,玄冬。我乃彩国王立军第三兵团队长,银朱。………区区不才在下,也是初代救世主的后裔。

【玄冬】……………救世、主?

【银朱】能够像这样与你这家伙面对面,或许也是我作为救世主后裔的一种幸运吧。然而,我果然还是对你的降生深感遗憾。

【银朱】毕竟你这家伙,乃我等人类愚行之象征。

【玄冬】……………?你在说什么………?

【花白】…………………

【花白】好久不见,银朱队长。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一脸蠢相啊,别来无恙?

【银朱】哼,你小子也跟以前一样嘴上不饶人啊,花白?

【花白】没想到你能这么快追上来呢。看来我行事还是大意了啊。

【银朱】是你小看了我的队伍的机动能力。

【银朱】然而,你还真是够难对付的啊。因为你小子,我的几名部下都进了医院无法归队啊,你想怎么办?

【花白】所以我一开始就说了啊。不想死的话就速速给我滚回国去。我可还希望他们能感激一下我放了他们一条生路呢。

【银朱】真不凑巧,我的部下们使命感都很强啊。多亏他们,我才能追到你们所在的地方。

【花白】……………切,果然还是应该杀掉他们啊。失策了。

【银朱】……………!你这家伙………!

【玄冬】喂花白,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是,那个什么救世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玄冬】那个男的是来追捕你的对吧?跟我,也有什么关系吗………?

【花白】………那是………

【银朱】………嗯?你们嘀嘀咕咕的到底在说什么?

【花白】…………………

【花白】什么都没说哦。

【玄冬】………花白………?

【银朱】哦?

【花白】话说回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不会是专程来丢人现眼的吧?

【银朱】你在说什么蠢话,我当然是为了给你小子下达处分而来!

【花白】那就快点把这事了结掉啊。你还是老样子,抓不住重点啊。

【银朱】………可………真是,你为什么每句话总要抬一下杠啊?

【银朱】我有言在先,陛下现在可是龙颜大怒。为你不顾一直以来的恩情,愚蠢地企图逃亡的行为而怒。

【银朱】而且还正好带上了「玄冬」一起逃走,我不觉得这是精神正常的人能干出的事。

【花白】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好了,这件事跟你们没有一点关系。

【银朱】你小子带走他到底是想干什么?该不会是想卖给其他国家吧?这对其他国家来说可是个沉重的负担啊。

【花白】所以我说了吧,这跟你们没有一点关系。跟玄冬在一起也只是出于我的个人喜好。

【银朱】………什么?

【花白】而且,我一次都没有对你们感恩戴德过哦。是你们那边挟恩自重想利用我而已。

【银朱】……………要是你真这么想,你小子就是个货真价实的蠢货。

【花白】我可唯独不想被你这么形容啊。

【银朱】你还要和以前一样自行其是的话,我劝你趁早收手。做出这种蠢事你到底想怎样。

【花白】所以说,这和你没有关系………

【银朱】你差不多也该睁开眼看看了吧?看看你的行为给周围的人造成了多大的麻烦。

【花白】………诶…………

【银朱】你知不知道,为你的反叛之罪所牵连的,可是从你的双亲到全部有血缘关系的人啊!

【花白】…………………

【花白】…………………

【银朱】………真是,你这不孝子。而且,白枭阁下可是也在担心你啊。差不多了就跟我回去,蠢货。

【花白】……………你能不能不要随便说那种话?

【银朱】………嗯?

【花白】那个人不可能担心我的。

【银朱】什么?

【花白】我的双亲明明是把我卖了以后过得逍遥自在,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把这种事当做恩情也该有个限度。

【花白】那些家伙,会因为我的缘故被怎么样我管不着。干脆全都下地狱去好了。

【玄冬】……………花白………?

【花白】………唔………

【银朱】你这家伙,那好歹是你的父母,你怎么说话的!

【花白】跟你没有关系,行了你快接着说。

【银朱】不可能没有关系吧!

【花白】吵死了,那又怎么样?我是带玄冬逃走了,然后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

【银朱】………呃………可恶………

【银朱】陛下胸怀宽广,即使到了现在,他仍然表示可以原谅你的所作所为。

【花白】算了,也是呢。

【银朱】只要取下玄冬的首级,你这家伙犯下的所有罪行全都可以得到特赦。

【玄冬】……………什么………?

【花白】…………………

【银朱】现在,于此处讨伐玄冬吧,花白。去完成自己被赋予的使命吧。

【银朱】以此偿还你犯下的罪孽就好。

【玄冬】……………这是………怎么回事?

【花白】…………………

【玄冬】………花白………你该不会,是因为这个才………?

【花白】…………………

【玄冬】………花白。

【花白】……………银朱。

【银朱】什么事。

【花白】我的剑,在你那吧,劳驾。

【银朱】………在啊。喂!把这家伙的剑拿过来!

【士兵A】是,在这里!

【银朱】……………你看,是这个吧。

【花白】…………………

【玄冬】……………喂花白,你说句话啊。

【花白】……………偿还罪孽,吗。

【玄冬】………嗯………?

【花白】要偿还啊,既然如此,那这个世界又该怎么偿还你才好?

【玄冬】………什么?

【花白】这个世界才是,不就应该向死去的你道歉吗。

【玄冬】你在说什么啊?

【花白】不想毁灭的话一开始不这么创造不就好了。不想杀戮的话,不让他诞生不就好了。

【花白】终结也好,延续也好,什么都好………

【银朱】喂,在絮絮叨叨说什么呢?

【花白】非要你去死不可的世界我绝不承认,那种事情我绝对不要。

【花白】………该道歉的,不是你啊,玄冬。

【玄冬】………花白………

【玄冬】……………!

【玄冬】花白,住………

【花白】……………所以,不想死的话就向我们谢罪吧!

【银朱】………什………!?

【银朱】………可………!?

【花白】哎,队长。

【银朱】嗯………?

【花白】你之前,很骄傲地说过吧。由于继承了救世主的血脉,虽然不能完全将之发挥出来,但你的确拥有特别的力量。

【银朱】…………………

【花白】但因为没有实际见识过,所以你也不知道真正的救世主能发挥出怎样的力量吧?毕竟我,也没用给你看过呢。

【银朱】你,你这家伙………唔………

【花白】实际上,只要剑在我手上,像这样的牢房我轻易就能掀个底朝天。真是抱歉,迄今为止都没告诉过你。

【银朱】………唔………咳………

【士兵B】队、队长!

【银朱】我无所谓,不要让玄冬跑了,抓住他!

【花白】不行哦,你们几个,敢动一下我就杀了他。

【士兵A】………呃………!

【士兵B】队、队长………!

【银朱】行了,不要管我!去抓他啊!

【士兵A】…………………

【士兵B】…………………

【花白】………哼,深受爱戴呢,队长?

【银朱】………咳………你,你这混账,太卑鄙了………

【花白】哪边更卑鄙啊,你不是也把下属当成自己的肉盾吗?

【银朱】………唔………

【玄冬】喂,花白!

【花白】你不会又想阻止我吧?连你不被杀害这种事都不能容许的国家,我可一点都没打算回去啊。

【玄冬】可是………!

【花白】还是说,你也要说让我杀人吗?让我杀你。

【玄冬】……………!那是………

【花白】你不会说这话的吧。就算是你,也不想死的吧。

【玄冬】…………………

【玄冬】………为什么?

【花白】诶?

【玄冬】为什么他们要让你杀了我啊?

【花白】…………………

【玄冬】就算要杀我,总得有个理由吧?那理由是什么。

【花白】……………。………那是………

【花白】………诶………!?

【玄冬】………嗯?

【花白】………啊,糟了………

【银朱】蠢货,现在是东张西望的时候吗!………喂,你们几个把玄冬给我盯紧了!

【士兵A】是!

【银朱】蒙白枭阁下所赐的麻醉剂。放心吧,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的。

【花白】……………呃,可恶………

【玄冬】花白!

【花白】……………就算只有玄冬也,快逃……………

【银朱】放弃吧,你已经插翅难逃了。

【玄冬】……………唔………

【银朱】认命吧,玄冬啊。就算你这家伙死不了,但也还是会受伤的。

【银朱】预备!

【士兵A】是!

【士兵B】是!

【玄冬】……………!

【玄冬】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针对我!?

【银朱】你在说什么傻话,当然是因为你就是「玄冬」啊!

【玄冬】所以说,那到底是为什么!

【银朱】………哈?你这家伙要问我这种问题?

【玄冬】很奇怪吗?

【银朱】……………拖延时间也不过是白费工夫,你差不多该放弃了。

【玄冬】不是,我是认真在问的。

【银朱】烦死了,纠缠不休的!你死心吧!

【玄冬】………啧………可恶………

【玄冬】(………该怎么办?)

【玄冬】(这样下去对我和花白都不是好事)

【玄冬】(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分支选项:就此认命吧还不能放弃

「就此认命吧」

【玄冬】(…………………)

【玄冬】(果然,到此为止了吗)

【玄冬】(事到如今,我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了吗)

【玄冬】(………比起这个………)

【银朱】做好觉悟了吗?

【玄冬】……………喂,你啊。

【银朱】………嗯?什么,跪地求饶是没用的哦。

【玄冬】没有,不是那种事。我要是被捕了,花白会怎么样?

【银朱】会在陛下御前接受处罚吧。

【玄冬】那么,要是这家伙做成了他应该做的事情呢?

【银朱】…………………

【银朱】当然,会有酌情考虑的余地。

【玄冬】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

【银朱】什么?

【玄冬】我说了啊,那就这样。

【银朱】………老老实实接受抓捕?

【玄冬】还有别的选择吗?

【花白】………冬………?你干………唔………

【玄冬】…………………

【玄冬】抱歉。

【花白】………咳………你这,笨蛋………!

【银朱】………你说真的吗。

【玄冬】是啊,快点动手吧。

【银朱】……………好,把他抓起来!

【玄冬】…………………

【玄冬】(………这样就好)

【玄冬】(这样,就能救他了)

【玄冬】(………无论我发生了什么,那家伙都)

【玄冬】(所以,这样就好………)

NEXT

「还不能放弃」

【玄冬】(…………………)

【玄冬】……………还不是时候。

【银朱】………嗯?

【玄冬】我还没想起任何事情,不管是与这家伙相关的事情也好,还是其他的实情,我都尚未知晓。………我怎么能就这样放弃!

【银朱】…………………虽然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那你打算怎么做?

【银朱】该不会想求我放你一马吧?

【玄冬】………如果能放我一马的话拜托了。

【银朱】………什么?那个「玄冬」,是会求别人网开一面的人吗?

【玄冬】你说的那个玄冬会怎么做我不知道,不过很遗憾我并没有那么强的自尊心。

【银朱】………你还真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啊。够了,等回去以后我会继续听你胡说八道的。

【银朱】做好准备吧!

【玄冬】………唔………可恶,不行吗………!

【???】………能不能再说一次拜托呀。

【玄冬】……………!?

【银朱】什么!?谁、谁在那!?

【黑鹰】………这次,请拜托我本人呢。

【玄冬】………你是………?

【黑鹰】我来接你了,玄冬。

【银朱】什么!?你、你这家伙究竟是从哪里………!

【黑鹰】哎呀,虽然坏了你的好事非常抱歉,但这些孩子们,就由我领走了哦。

【玄冬】………要把我们………?

【黑鹰】你会跟我来的吧?玄冬。

【玄冬】你是什么人?

【黑鹰】如你所见,是你的伙伴呀。

【玄冬】………伙伴………?

【黑鹰】你不相信我吗?

【玄冬】………你突然这么说,我也很为难。

【黑鹰】哎,话虽是这么说,不过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玄冬】这………。……………

分支选项:知道了,我相信你果然还是很可疑

「知道了,我相信你」

【玄冬】………知道了,我相信你。

【黑鹰】嗯,交给我吧。

NEXT

「果然还是很可疑」

【玄冬】………可是啊………

【黑鹰】没办法,那就强行把你绑走算了。

【玄冬】什么?

NEXT

CONTINUE

【银朱】………可………你们几个开枪!别让他们跑了!

【黑鹰】那么,打扰你啦。这两个人,就确实收归于我黑鹰翼下了。

【银朱】等、等等,你这家伙………呃………!?

【黑鹰】走也!

【银朱】……………!?那家伙是………!

【黑鹰】那么祝您万事如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银朱】………呃!?什……………

【银朱】…………………可恶,别开玩笑了!

【士兵B】队、队长,那家伙是………

【银朱】怎么回事,竟然会使用空间转移,这个男人………

【银朱】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黑鹰吗………可恶,我这是何等的大意………!

【士兵A】队长,我们该怎么做?

【银朱】还能怎么办,即刻回国啊!我必须面见白枭阁下!

【士兵A】是!

【银朱】…………………

【银朱】……………可恶………可恶!明明时间已经如此紧迫,可我都干了什么啊!

【银朱】这样下去,事情也许就要变得无法挽回了………。……………

【银朱】这个世界的,终结,吗。

前置选项

在本Scene中,分支选项:真了不起|真过分啊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