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看见了极昼的梦」

4,124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11次阅读0条评论

前置选项

在Scene「繁华小镇」中,分支选项:帮她一把|让她自己站起来

之前选择「帮她一把」

【希沙】给,哥哥。这是糖浆,这是药。

【玄冬】嗯,不好意思啊。

【希沙】没什么。不过小一点的哥哥,看起来好像烧得很厉害,不要紧吗?

【玄冬】虽然体温是有点高,不过只是感冒而已啦。休息一下就会好的吧,不用担心的。

【希沙】这样啊,要是能快点好起来就好了呢。

【玄冬】………是呀。

【玄冬】不过,真是麻烦你了。

【希沙】诶?

【玄冬】如果不是当时你出声叫我,我们大概还在雪地里漫无目的地打转吧。………向你道谢。

【希沙】嘿嘿,哪里的话。

【希沙】不过,吓了我一跳呢。雪下得那么大,我往窗外一看,原来是哥哥抱着一个小哥哥在我家外面。

【希沙】你们怎么会在那种地方?

【玄冬】因为这里是这附近最大的房子嘛。就想着能不能借个地方休息一下。

【希沙】这样啊,是这样没错哦。希沙的家,有很多很多房间的。

【希沙】爸爸和妈妈也说,小哥哥好起来之前,你们都可以在这里住下哦。

【玄冬】………真是不好意思啊,各个方面都是。

【希沙】没事的。希沙也很高兴能和哥哥再见面的。

【希沙】啊,不过………

【玄冬】嗯?

【希沙】为什么小一点的那个哥哥说,不要把你们的名字告诉爸爸他们呢?

【玄冬】………那是因为………

【希沙】其实,我觉得爸爸和妈妈,都不会介意哥哥的名字的啊。

【玄冬】不是………哎呀,那个,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吧。

【希沙】嗯?

【玄冬】………他们问了什么吗?令尊令堂问关于我们的事情。

【希沙】嗯,问了我“他们叫什么名字呀”?

【玄冬】……………。然后呢,你是怎么回答的?

【希沙】这个呀…………………

【玄冬】………嗯?

【希沙】诶嘿嘿,非~常有趣哦。

【玄冬】……………………!该不会,你………

【希沙】照小哥哥说的那样告诉他们啦。就说你们是旅行中的熊先生和兔子先生。

【希沙】爸爸妈妈都笑了哦~

【玄冬】……………。那个傻瓜,所以我都说了………

【希沙】诶?

【玄冬】不,没什么。然后呢,令尊令堂说什么了?

【希沙】之后他们问我“他们的真名叫什么呢?”我回答说“我不知道呀。”

【玄冬】………是吗………

【希沙】请放心啦,希沙是绝对不会说的。这是哥哥们和希沙的秘密呀。

【玄冬】………抱歉了。

【希沙】不用客气。

【希沙】不过呢,我觉得其实说实话也没关系的哦?哥哥你是个好人。他们会理解的。

【希沙】当然,也许会因为那个名字觉得很不舒服………

【玄冬】………啊?嗯嗯………咦为什么?

【希沙】啊,已经到希沙睡觉的时间了!

【玄冬】………嗯?

【希沙】对不起呀哥哥,希沙得走了。

【玄冬】不不,没什么。确实已经很晚了,你该去睡了。

【希沙】嗯,明天再见啦,哥哥。花白哥哥,要是能快点好起来就好了。

【玄冬】嗯,你也早点睡吧。

【希沙】嗯。还有,哥哥你也不要感冒了哦。晚安啦。

【玄冬】…………………

【玄冬】真是的,那家伙啊………

【玄冬】就算要起个假名,起个正经点的名字多好,为什么总要说些多余的事啊?

【玄冬】这不就跟直接通报本名没什么区别了吗。

【玄冬】明明有通缉在身,异常的行动应该慎之又慎的,亏他还能说出熊和兔子………

【玄冬】算了,这样反倒让他们无话可问了。

【玄冬】不过………追捕那家伙的人还没有到这里来,也不知是不是已经探查到我们的所在地了,不能大意啊。

【玄冬】…………………

【玄冬】我跟他走到底是要跟到什么程度啊………

NEXT

之前选择「让她自己站起来」

【花白】………咦,玄冬?

【玄冬】什么,你起来了吗。

【花白】好像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就………玄冬,你去哪里了?

【玄冬】嗯,出去买药了。你这会儿起了正好,给。

【花白】诶………药………?

【玄冬】你该不会想说,你不想吃药吧。

【花白】……………。不好意思啊,就是,那个“该不会”。

【玄冬】你真是,各个方面都很小孩子气啊。

【花白】就我而言,我还真不知道有谁能把这么难吃的玩意没事人一样送进嘴里啊。

【玄冬】没什么的,它又不是为了用来尝味道才存在的。好了快喝,然后快点好起来。

【花白】………唔………总觉得有股难闻的味道………

【玄冬】说什么傻话,是无味的。………来,还有这个。

【花白】诶?这是………?

【玄冬】慎重起见买了回来真是太好了。小孩子用的糖浆。把这个混在一起喝。

【花白】………哼………。反正我怎样都是小孩子啊。

【玄冬】你还真是不辜负我的期待啊。

【花白】……………。哼…………唔………

【花白】呜,果然还是好苦啊——

【玄冬】笨蛋,不都说了不是用来尝味道的吗。你这是干什么啊。

【花白】就算你这么说,我喝不下去就是没办法嘛。

【玄冬】头抬起来,咕咚一口咽下去不就好了吗。

【花白】所以说,这种事我做不到嘛。药粉粘到喉咙上,一股苦味好讨厌。

【玄冬】………下次喝药的时候,我来帮你。这种小事,你能做到的。

【花白】诶——还要喝吗——?

【玄冬】明天早上还要哦。

【花白】唔——

【玄冬】别磨蹭了,喝完了就赶紧睡觉去。

【花白】诶,刚才已经睡够了哦?再睡下去会不舒服的。

【玄冬】说什么呢,都感冒了。明天不是必须得离开这里吗,病没好难受的可是你自己啊?

【花白】但是睡不着。

【玄冬】……………。唉,真是的,你啊………

【花白】………诶?

【花白】呜哇………。呃,你干什么呀!

【玄冬】好了,快点躺下来。就算不睡,这么躺着也比起来好。

【花白】哎呀,不要强行推我啊,很痛的哎。

【玄冬】啊,那真是对不起。

【花白】你那根本就没有道歉的意思。

【玄冬】你才是,这手是想做什么啊?不要抓着人家的衣摆不放啊。

【花白】我会乖乖的啦,作为交换跟我说说话嘛。收拾药片之类的之后再做也不迟吧?

【玄冬】………说说话?

【花白】唱唱歌也可以哦,摇篮曲之类的,怎么说,就类似这种感觉的事。

【玄冬】………你在撒什么娇啊?到底几岁了啊你。

【花白】因为,一个人睡觉不是很无聊吗。

【玄冬】这不是无聊不无聊的问题吧。

【花白】……………。没什么,也不是真的非要你做。

【花白】………我只是,希望你能在这里稍微待一会儿………

【玄冬】………嗯………?

【花白】因为总觉得,就我一个人的话,会想起不愉快的事情……………………………………

【玄冬】…………………

分支选项:真拿你没办法不要撒娇

「真拿你没办法」

【玄冬】………真是的………

【花白】………诶?

【玄冬】说是陪你说话,要说什么我可不知道啊。

【花白】………玄冬。

【玄冬】总而言之,快点睡觉。药效上来了的话,很快就睡着了。

【玄冬】………我也会待在这里的。

【花白】…………………

【花白】………嗯。

【玄冬】…………………

【花白】好奇怪啊。

【玄冬】奇怪什么?

【花白】虽然我以前也这样发烧过好几次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和从前感觉不一样,一点都不难受。

【玄冬】………多亏了药吧。

【花白】也许是吧。是好药呢。

【玄冬】我说啊………

【花白】……………。谢谢你。

【玄冬】谢什么?

【花白】像这样,有人陪在我身边………还是第一次。

【玄冬】…………………

【玄冬】………睡吧。………我知道了。

【花白】………嗯。

【玄冬】…………………

【花白】………那个啊。

【玄冬】………嗯?

【花白】来这里之前我说的话,你可以不用在意。

【玄冬】………什么?

【花白】那些话,是我有点不清醒了嘛。………你要是不记得了就好。

【玄冬】啊………那个啊。

【花白】那个,呃,我有点,大概是因为发烧吧………

【玄冬】病好了就听你说。

【花白】诶?

【玄冬】关于那件事,等你病好了我就听你说。是你家长的事吧?能让你变成那副样子的事情。

【花白】…………………

【玄冬】你家长也好追捕你的人也好,这些事情等你病好了我就听你说。

【玄冬】………所以,现在就睡吧。

【花白】玄冬啊,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快睡快睡的,总在催我。

【玄冬】你是病人所以当然要这样吧。我跟你说,睡眠的治疗效力可比你想象的要强得多啊。

【花白】真是,这些事情真亏你能记得这么多啊。

【玄冬】嗯?………啊,这么说可能也对吧。

【花白】你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吗?

【玄冬】嗯。

【花白】………是吗。

【玄冬】算了,着急也没什么用啊。很快就会想起来的吧。………我是这么想的。

【花白】………这样啊………

【玄冬】所以,你也不要在意了。

【花白】………你说什么呢?不可能的,那种事。

【玄冬】哎,也许是吧。

【花白】………真是的,你在说什么啊………

【玄冬】………花白?

【花白】………但是,太好了。

【玄冬】………嗯?

【花白】你没有觉得为难,真是太好了。

【玄冬】说什么呢,我可没觉得不为难哦。只是不再着急了而已。

【花白】嗯,哎呀,虽说是这样啦………

【玄冬】………你要是困了,就放松点好好睡吧?

【花白】不要啦,好浪费。

【玄冬】傻瓜。有什么好浪费的。

【花白】很浪费啊。因为,时间,已经………

【玄冬】时间?

【花白】……………。不,没什么。我已经困得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玄冬】所以我不都说让你睡觉了吗。

【花白】………知道啦,我睡了。晚安。

【玄冬】嗯。

【花白】还有就是………对不起。

【玄冬】嗯?

【花白】………事情变成这样…………………

【玄冬】于心有愧的话就快点好起来。

【花白】……………。嗯………


【玄冬】…………………

【玄冬】睡着了吗。还真是睡性好啊,这家伙。

【玄冬】明明要睡着了还强迫自己说这说那的………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玄冬】……………。烧也退下去大半了啊。这下终于可以放心了吗。

【玄冬】………算了,还是先陪着他比较好吧………

【玄冬】………可是,我又到底该怎么睡啊………

NEXT

「不要撒娇」

【玄冬】你在撒什么娇啊。想起不愉快的事情也好别的什么也好,睡着了就都没关系了吧。

【玄冬】你到底明不明白自己是怎样的状态啊?快点睡觉,然后好起来。

【花白】嘁,我知道啦小气鬼。

【玄冬】小气鬼是什么意思啊,说我小气,难道你以为我就不累吗?

【花白】玄冬也在这里睡不就好了。

【玄冬】这没有床。

【花白】我是说,睡这里。

【花白】我旁边还空着哦?

【玄冬】………你这是,要把感冒传染给我吗?

【花白】传染给别人的话自己就会好起来——虽然人们经常这么说呢。不过很遗憾,对于出生以来没生过一次病的人,我可没有传染给他的自信啊。

【玄冬】…………………

【花白】啊喂………所以说,不要强行推我啦!

【玄冬】那么,我收拾完这些东西就来。你要乖乖睡觉哦。

【花白】………行吧,我知道了啦,睡就行了吧,睡就睡。晚安!

【玄冬】………什么,你这就睡了吗?

【玄冬】………算了,就这样吧。我一会儿会过来看看的,老老实实睡觉哦。


【玄冬】………唉………。怎么突然就感觉累了啊………

【玄冬】明明距离刚失忆还没过去一天,却总觉得已经这样好几天了。

【玄冬】………可是。

【玄冬】身体强健本该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可我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呢………?

NEXT

End.
声明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注:投喂了她也还是会咕,请务必谨慎)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