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P文本翻译稿 Scene「再无天光的早晨」

5,338字翻译花帰葬PSP汉化拆塔办9次阅读0条评论

【少女】…………存在。

【少女】………因为有玄冬存在,世界才会如此悲伤。

【少女】世界,一定就快流下终结之泪了。

【少女】所有人,都在因你而哭泣。

【少女】你,打算怎么办呢?

【少女】………玄冬。


【玄冬】……………。总觉得,又做了奇怪的梦啊………

【玄冬】………都怪这梦,困死了………。………………………

【???】啊,早上好哥哥。

【玄冬】……………嗯?

【希沙】诶嘿嘿,起得真早呀。

【玄冬】啊,是你呀。早上好。

【希沙】哎,小哥哥怎么样了?身体好起来了吗?

【玄冬】烧总算是退下来了,应该不用担心了。看来那药起作用了。

【希沙】真的吗?太好了,要是出事了可就不好了啊。

【玄冬】嗯,还好没出大事。………谢谢你。

【希沙】客气了,小哥哥没事,希沙也很开心的。

【玄冬】而且,看起来雪也停了。

【玄冬】我想等那家伙醒了就离开。

【希沙】诶?这就要走了,这么匆忙的吗?

【玄冬】不能再给你们添麻烦了嘛。

【希沙】一点也不麻烦啊?慢点走嘛,希沙还想跟哥哥再说说话………

【玄冬】………就算你这么说我们也还是要走的。

【希沙】诶…………。………可是………

【玄冬】真是承蒙你的帮助了。多保重啊。

【希沙】…………………

【玄冬】………谢谢你呀。

【希沙】………可是。

【玄冬】嗯?

【希沙】哥哥你的早饭呢?

【玄冬】………什么?

【希沙】那个,我妈妈现在在做早饭了。也有做哥哥们的份,所以能不能吃完再走?

【玄冬】………这样好吗?

【希沙】因为,不吃饭的话肚子不饿吗?

【玄冬】也不是,………………

【希沙】哎,吃完再走的这点时间,总还是有的吧?

【玄冬】……………。不好意思啊。

【希沙】………………唔。

【玄冬】哎确实,肚子挺饿的。既然你们家特意准备了,那我们还是恭敬不如从命吧。

【希沙】……………!

【希沙】………嗯!我跟你说哦,我妈妈做的饭很好吃的哦!

【希沙】虽然现在食材比较短缺,但做得还是超美味的!敬请期待哦!

【玄冬】是吗。

【希沙】啊………

【玄冬】………嗯?

【希沙】不过………。那个,现在爸爸和哥哥都被叫到村公所去了。

【希沙】所以得等爸爸他们回来了才能开饭………可以吗?

【玄冬】没什么的,请不用介意?

【希沙】………嘿嘿,我想很快就会回来了,请稍等一下。

【玄冬】…………………

【玄冬】(算了,就这样慢慢来也没关系吧)

【玄冬】(我也想让那家伙再多睡一会儿)

【希沙】………有。

【玄冬】………嗯?

【希沙】爸爸他们走之前跟我说………

【玄冬】………说了什么?

【希沙】好像是说,昨天我们的邻国灯国和另一个邻国群国开战了。所以爸爸他们才会被叫去村公所。

【玄冬】……………。是说,战争?

【希沙】嗯。因为,这里离国境线很近,说不定会有危险。

【玄冬】…………………

【希沙】所以,希沙,总觉得有点害怕………

【玄冬】…………………

【玄冬】(战争………?灯国和群国………)

【希沙】………哥哥?

【玄冬】(疯了吧,别说和灯国比,群国跟茨国比起来都是小国啊………。怎么可能跟灯国这种大国硬碰硬)

【希沙】你怎么了?哥哥。

【玄冬】(………这不就是,单方面的侵略吗。………连战争都称不上………)

【希沙】我说哥哥,你有听见希沙的话吗?

【玄冬】………啊………没………抱歉。

【希沙】果然,哥哥你也很讨厌吧,战争这种事。

【玄冬】………是啊。

【希沙】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明明雪一直下,都停不下来了。

【玄冬】………嗯?

【希沙】这样下去,世界恐怕真的会毁灭………

【希沙】希沙最怕的,其实是这件事啊。

【玄冬】………那是指什么………?

【希沙】诶?所以我说,为什么明明世界都要毁灭了,却还要打仗………

【玄冬】………世界要………毁灭了………?

【希沙】诶………哥哥你,不知道吗?

【希沙】大家都知道的啊?从小就听说过的事情了。如果死了很多的人,世界就会毁灭。

【希沙】但是,人一旦生病或者上了年纪就难免一死,所以至少要尽可能避免人为因素造成的死亡。

【希沙】所以,不可以伤害别人——大人们明明是这么说的,可为什么还是要发动战争呢………

【玄冬】…………………

【希沙】………哥哥?

【玄冬】………呃………

【希沙】哥哥,你没事吧?你的手,在抖哦?………很冷吗?

【玄冬】………不………。没什么…………

【玄冬】………唔………。呃………?

【希沙】………哥哥?

【玄冬】……………什………啊,这到底………

【希沙】………啊,哎呀,不好了………该怎么办………!

【希沙】我、我去叫我妈妈过来!

【玄冬】(………………呃)

【玄冬】(怎么回事………这股恶寒)

【玄冬】(………可恶,头晕目眩缓不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玄冬】(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玄冬】(它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希沙】………啊!

【花白】咦,早啊。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

【希沙】小哥哥!

【花白】………我说,“小”字太多余了………

【希沙】快来!大哥哥出大事了!

【花白】………诶………?

【希沙】哎呀,快点!

【玄冬】………唔………

【花白】………玄冬………!你没事吧,怎么了!?

【玄冬】………唔………。………没什………么。

【花白】你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没什么啊。

【花白】不会是我的感冒传染给你了,吧………

【希沙】怎、怎么办啊,没事吧?玄冬哥哥………

【花白】…………………

【花白】难道说,你,做了什么?

【希沙】诶?

【花白】你对玄冬,做了什么吗?

【希沙】希………希沙,什么都没有做啊?

【希沙】只是说了几句,讨厌邻国之间开战之类的话………

【花白】其他呢?你还说了什么?

【希沙】诶………呜………。花、花白哥哥………为什么生气了?

【花白】我应该说过不许叫那个名字。

【希沙】……………呃!呀………

【玄冬】花白,别这样,这孩子没做错什么。

【花白】………玄冬,你没事吧?

【玄冬】………嗯,我只是有点头晕………。已经缓过来了,别担心。

【花白】可是………

【玄冬】你才是,下床到这来不要紧吧?

【花白】………没事。已经痊愈了。

【玄冬】……………。脸色还不太好啊。

【花白】………你才是。

【玄冬】…………………

【希沙】…………………

【玄冬】………啊,抱歉,已经没事了。

【玄冬】不好意思啊,这家伙脾气不好。

【希沙】…………没、没什么………

【花白】脾气不好这话太多余了。

【玄冬】说什么呢,你这对小朋友发这么大火的家伙啊。

【花白】………哼——

【玄冬】………嗯?

【花白】………啊………

【希沙】咦,爸爸,哥哥,欢迎回来。

【希沙的父亲】啊,哦哦,我回来了………

【希沙的父亲】………客人也在吗。

【花白】………在,早安。昨天真是承蒙您的关照了。

【希沙的父亲】不,您客气了。很高兴你看起来好多了。

【花白】是的,托您的福。

【玄冬】…………………

【花白】嗯?怎么了?

【玄冬】………什么情况,你这一副乖巧的样子。

【花白】诶,哪有?

【玄冬】………哪哪都是吧。

【希沙】那个,爸爸,早饭马上就要做好了,妈妈她………

【希沙的哥哥】………父亲。

【希沙的爸爸】啊,哦哦,我知道了。………希沙。

【希沙】诶,什么事?爸爸。

【花白】…………………

【希沙】爸爸,怎么了?

【希沙的父亲】你过来这边一点。

【希沙】诶?为什么?

【希沙的父亲】好啦,过来一点。

【希沙】嗯………。…………………

【希沙】………呀!?

【玄冬】………什么………!?

【希沙的哥哥】………希沙!

【希沙】………哥、哥哥………?

【花白】能请你们暂时待在那别动吗?

【花白】否则,她会受伤的哦。

【希沙】………呀………!

【希沙的哥哥】你、你放开我妹妹!

【花白】喔,要是这孩子对你们来说有那么重要,那就待在原地别动。

【玄冬】喂,你在想什么啊花白!?还把利器亮出来………

【花白】当然也包括你,玄冬。

【玄冬】………什么………?

【花白】………真是烦死人了,身体不舒服已经够让人烦躁了,接着还生出这么多枝枝节节。

【花白】到底要妨碍我们到什么份上才肯罢休啊?

【花白】明明自己一点解决问题的意思都没有,就别把问题都推给别人啊!

【玄冬】………花白………?

【花白】你也明白吧?这些家伙回来的时候脸色这么难看,说明已经发觉我们是谁了啊。

【花白】八成是觉得收留了罪人脸上无光,偷偷回来确认我们身份吧。

【花白】不,还是说想偷偷卖个高价呢?

【玄冬】………罪人………?那是怎么回事?

【花白】……………!呃……………

【希沙的父亲】果然,你们就是那个………

【花白】……………啧,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杀了她。

【希沙】呀………不、不要!

【希沙的哥哥】………希沙!住、住手啊!

【玄冬】花白,你住手!

【花白】好了玄冬,你快点逃出去。

【花白】你以为我是为什么做这种事的?现在可没有婆婆妈妈吵架的空闲啊。

【玄冬】………你说逃出去?

【花白】在这里被抓就前功尽弃了,抱怨的话之后再说。

【花白】我随后就来,快走!

【玄冬】…………………

分支选项:我知道了,先走一步我怎么可能先走

「我知道了,先走一步」

【玄冬】………我知道了。

【花白】我想,外面应该也已经有人追过来了,你多小心。

【玄冬】但是,在那之前先放了那孩子。

【花白】………诶?

【玄冬】放了那孩子。

【花白】你在说什么啊?

【玄冬】在确定你不会伤害那孩子以后我就走,放了她。

【花白】哈?你知道什么叫人质吧?那你是想怎么从这里出去啊。

【玄冬】………放了她。

【花白】我说,不要说傻话………

【希沙】……………………唔,呀!

【花白】……………!啧………不好………

【希沙】爸爸!

【希沙的父亲】………希沙!

【花白】………可恶。

【希沙的父亲】希沙………!………危险………!

【希沙】诶………

【花白】我应该说过了不许动!

NEXT

「我怎么可能先走」

【玄冬】我拒绝。

【花白】………诶………你在说什么啊?你明白现在什么状况吗?

【玄冬】你还没跟我保证不会伤害那孩子。

【花白】不管怎么说,你总不至于忘了“人质”是什么意思吧?

【玄冬】………放了她。

【花白】玄冬………

【玄冬】………我不想眼看着你伤人。

【花白】…………………

【玄冬】所以,花白………

【花白】……………哈。

【玄冬】………嗯?

【花白】哈哈,你在说什么呀?这话,你认真的吗?

【玄冬】………花白………?

【花白】能不伤害任何人地逃走,你这么想是认真的吗?

【玄冬】………?什么………

【花白】真傻啊,你真是傻得透顶。

【希沙】呀………!

【希沙的父亲】住、住手,放开我女儿!

【玄冬】………花白!

【花白】玄冬总是这样,总是这样什么都不做。

【花白】反正你想的就是只要我不在,你马上就能被抓起来接受制裁然后去死不是吗?

【玄冬】………什么?

【花白】但是,我绝不会让那种事发生。

【花白】我不会让你死的,为了一个你不用死的世界,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花白】………被这世上任何一个人诅咒都无所谓。因为除我以外再没有别人能保护你了。

【玄冬】……………?你在说什么啊………?

【花白】…………………

【花白】谁知道呢,我在说什么呀。………反正肯定是被玄冬忘掉了的无足轻重的小事。

【玄冬】………花白………

【希沙】哥哥………

【玄冬】………嗯?

【希沙】难道说………真的是,这样吗?因为有哥哥你的存在………?

【玄冬】……………?怎么了吗?

【希沙】因为有哥哥你的存在,所以停不下来………?

【玄冬】停不下来……………是说下雪吗?

【希沙】………真的是这样啊,哥哥你真的是………

【花白】………不许说!

【希沙】…………………是「玄冬」啊。

【花白】闭嘴!

NEXT

CONTINUE

【玄冬】………唔………花白,住手!

【玄冬】(……………!?)

【玄冬】(什么………!?)

【花白】………唔………

【玄冬】………花白。

【花白】玄冬………为什么………

【花白】………你的血………

【玄冬】………花白,停手吧。………够了。

【花白】………又是这样,你又是这样………

【花白】………唔………

【玄冬】………花白?

【玄冬】………你的烧,还没………!

【花白】………结果,还是变成这样了吗………真是,越发讨厌了啊………

【希沙】………不,不要………不要,呜………

【希沙的父亲】希沙,你没事吧!?喂,把剑捡起来!

【希沙的哥哥】我知道啦!真是,你们这些家伙,袭击官老爷可要做好觉悟啊!

【玄冬】…………………

【花白】………啊………已经………

【玄冬】………你没事吧。

【花白】你才是。………那只手。

【玄冬】只是擦破了点皮,别担心。不要勉强自己,坐下来别动。

【花白】…………………

【花白】………你这人真是………

【花白】这可怎么办啊,好不容易才有个机会逃跑,这下不就要被抓了吗。

【玄冬】是呀。

【花白】笨蛋,不要这么冷静地回答我。

【玄冬】你才是,明明连呼吸都已经很困难了,就不要勉强自己说话了啊。

【花白】……………。………真是………

【玄冬】………嗯?

【花白】真傻,也太傻了吧,好不容易逃过一劫现在可怎么办啊,玄冬你个大傻瓜!

【玄冬】……………。你啊,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吧,真是。

【花白】………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到了这里………

【玄冬】这也没办法吧。他们有追捕我们的理由。

【玄冬】虽然,那个罪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花白】……………。这不是你的错。

【玄冬】………什么?

【花白】………没什么。

【花白】好了,别再问了。这样下去我没法正面回答你。

【玄冬】……………。好………

【花白】………为什么就不能顺利点呢。

【花白】明明,只要远走高飞就好的。

【玄冬】………花白。

【花白】…………………

【玄冬】…………………

【希沙的哥哥】………官爷,这边走!那些逃犯就在………

【希沙的父亲】………希沙,已经没事了,到那边去………

【希沙】………呜………呜呜………

【玄冬】…………………

【希沙】……………!

【玄冬】………对不起了。

【希沙】………咿………。呀………爸爸………

【玄冬】……………。没办法,吗。

【玄冬】(可是,刚才的那是什么呢)

【玄冬】(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什么)

【玄冬】(视线被大片红色淹没了,那到底是………)

【玄冬】(………是某种………记忆,吗?………难道以前也发生过这种事吗)

【玄冬】(……………。………不会吧………)

【玄冬】(为什么,我会看到这样的画面呢)

【玄冬】(为什么,我………)

【玄冬】(为什么我会,想对什么人道一声歉呢?)

NEXT

End.
本博所有图文如未特别声明,均为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二次上传。 若您喜欢本文,欢迎微信扫描下方赞赏码投喂作者。 赞赏作者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