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花みたい だからな、この、 降る雪 は。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2特典广播剧CD 「玄冬与花白」
7,322字翻译花帰葬广播剧汉化拆塔办20次阅读0条评论

!Warning
听校字幕 All by 拆塔办
说明:在咕咕咕声中终于还是在中秋这天搞出来了!我和暗暗嗷嗷狂哭几乎要搞出心理阴影的一张(……)唉,就,太难了,我们花真的太难了

【花白】……还剩,最~后~一点路。嘿嘿。


【银朱】啧,所以那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

【士兵甲】呃,队长——

【文官】好像是昨天就出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呢。一如他留的纸条所言。

【士兵乙】喂,纸条是?

【士兵甲】今早在花白大人的房间里发现的。喏,就是这个。

【士兵丙】什么什么?「大概三天就回来。——花白」

【士兵丁】哇啊啊——

【银朱】谁都没有发现这家伙跑出去了吗?

【文官】并非如此。昨天午后,花白大人外出这件事就已经得到士兵和侍女的确认。不过最终由于得到了白枭殿下的批准,其他人也就不再过问了。

【银朱】……啧,白枭殿下!

【文官】哎呀,大抵是考虑到花白大人年纪尚小,偶尔也需要放松一下吧。

【银朱】放松个球啊蠢货!那家伙可还是未成年啊!?连朋友都不带一个就这么跑出去,那个人也真是——

【文官】我想白枭殿下或许是认为,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吧。

【银朱】……啧。

【银朱】烦死了!是大事也好不是也罢,怎么都不可能放救世主一个人这么跑出去吧!喂,谁都可以,手头有闲的人去给我把那家伙带回来!

【士兵们】啊,是!


【文官】队长,有白枭殿下的许可在先,我想你以队长权限把救世主大人强行带回来,会有些难办呢。

【银朱】你说什么呢,那家伙擅自跑出去,白枭殿下只是放任那家伙擅自跑出去而已,觉得这是小孩子的玩闹,溺爱也要有个限度。

【文官】哦……

【银朱】真是的,明明刚出了这种事情……不,正因为如此吗。

【文官】诶?您方才说了什么吗?

【银朱】……嘁,没有。你辛苦了,退下吧。

【文官】……

【文官】队长……?

【银朱】可恶,都让他做了这种事情了,为什么还能这样放任不管?需要为那家伙做的事情,应该是别的吧,白枭殿下?

【文官】那个……那个,队长?

【银朱】干嘛!说了让你退下的吧?

【文官】不,这个……这边的赏状还未用印……

【银朱】呃……什么,抱歉……

【文官】您真是很担心花白大人呀……非常抱歉,我刚才说这不是大事。

【银朱】不是的!这是因为我稍微有点不快罢了,我并不是担心他,而是为了让他认清自己的身份。

【文官】不过,他每一次出去,总是过几天就平安无事地回来了,何况这次还留了纸条,肯定无须担心的。

【银朱】……

【银朱】这是当然,要是出了什么事还得了?那个笨蛋……啧,给你。

【文官】队长……真是的,连担心都表达得九曲十八弯呢。


【白枭】这一次……你又会怎么做呢,花白?


【黑鹰】啊——真是个好天气啊,阳春时节到了啊,这季节真是好呀,令人心情舒畅。

【黑鹰】难得的机会,趁着大白天,来把羽毛梳理一下吧!嗯?那是……


【玄冬】哎……可算是收拾好了啊。……嗯?

【花白】啊……

【玄冬】……

【玄冬】……你……

【花白】你好,我又过来了。

【玄冬】……

【花白】那个,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玄冬】……(叹气)……还好吧。

【花白】……是吗。

【玄冬】然后呢,你来做什么?

【花白】你不是说过了还可以再来玩的嘛。

【玄冬】说倒是说过……

【花白】我这边,刚完成一项工作了嘛,就有一个小假期所以……

【玄冬】特地跑到这种地方来吗……

【花白】我是觉得,在这里的话,应该可以悠闲地度过假期吧……

【花白】……

【花白】……不过,要是你觉得我碍事的话也没关系,抱歉。我只是,有点想见你一面……

【玄冬】我没这么说吧。

【花白】诶?

【玄冬】没觉得碍事,所以没关系。

【花白】……玄冬……

【玄冬】进来吧,我给你沏杯茶。

【花白】嗯!


【花白】打扰了!

【玄冬】铃音,做好了吗?

【铃音】啊……嗯!

【花白】……

【玄冬】嗯……这不是做得挺好吗。

【铃音】嘿嘿,可爱吗?还剩一点就全部做好了。

【玄冬】看来能赶上了啊。

【花白】……

【玄冬】花白,你就坐这儿吧。我现在去给你沏茶。

【花白】……呃,嗯!谢谢你。

【铃音】诶,玄冬,这位是?

【玄冬】是花白,偶尔会过来。

【铃音】这样,是你的朋友?初次见面,我叫铃音。

【花白】……

【花白】初次见面……那个,你在做什么?

【铃音】果子挞,现在正在往上面放装饰。

【花白】哼……做得很好嘛。

【铃音】谢谢,不过挞皮是玄冬做的啦,我之前做坏了,他帮我做的。

【花白】玄冬吗?

【玄冬】也不是说不能吃……但既然是用来庆生的,看相就很重要了吧。

【花白】啊,谢谢。

【玄冬】这边的可以吃哦。虽然有点碎了,但味道尝起来应该还可以。

【花白】你连做点心都这么拿手啊?有点意外。

【玄冬】只是按照铃音带来的配方照做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黑鹰】对你来说什么都很普通呢……哎呀。

【花白】啊,蠢鸟!

【黑鹰】你好呀,小不点,好久不见,看起来很有精神嘛,就是没见长高。

【黑鹰】玄冬,给我也来杯茶。

【玄冬】好。

【花白】不要突然吓我啊,你这家伙。

【黑鹰】怎么是吓你呢?这可是我家喔,我在这里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花白】骗人的鬼!明明就故意轻手轻脚不让人听到——

【黑鹰】啊哈哈哈,我可没有隐藏气息哦,你的修行还不够啊。

【花白】……啧……你这家伙!

【黑鹰】不过说起来,真香甜的味道啊。真好,我家很少有这种味道的。

【铃音】叔叔你也来一块吧?

【黑鹰】嗯?这样好吗?这是为你祖父大人准备的吧。

【铃音】但是,因为做了很多嘛。如果可以的话,花白也请尝一尝?

【花白】呃……

【铃音】你……不喜欢甜食?

【花白】呃……不,喜欢倒是喜欢……

【玄冬】……唉,难得的机会,你就尝尝吧。

【花白】既然是你做的,那不就应该很好吃吗?

【玄冬】好歹还是需要确认一下味道的啊。

【花白】所以说,不试着尝一下吗?你自己。

【玄冬】……我……不是那么想吃。

【花白】……不是那么想是指……

【铃音】嘿嘿,请多多指教。

【黑鹰】确实,玄冬做的东西都很好吃,但要是只到能吃的程度的话,什么味道都行吧。那我就来尝一块吧。

【花白】……

【黑鹰】嗯……嗯……嗯!不错嘛!挺好吃的。

【花白】那,那我开动了……

【花白】……

【黑鹰】嗯?……嗯、嗯……咳咳……

【铃音】怎么了?

【黑鹰】呃……那个,尊祖大人,是甜党吧,那他肯定会很开心的哦,大概吧。

【铃音】真的吗?

【黑鹰】啊,毕竟你亲手做的比什么都重要,这是当然的嘛。

【花白】呃……也太甜了。

【玄冬】太好了呢。

【铃音】嗯!谢谢!……玄冬也是,真的谢谢你!多亏有玄冬呀。

【玄冬】平时我也不怎么做这种东西啊,所以我还是挺开心的。偶尔做做也算挺好吧。

【铃音】那……我还会再带配方来的!下次!

【玄冬】……

【铃音】玄冬?

【玄冬】好了,有这么多份量也够了吧,装到这个盒子里带走吧。你再不回去就不太好了不是吗?

【铃音】诶?……嗯……嗯。

【花白】干什么啊烦不烦?

【黑鹰】别光看着发呆,你也过来帮忙。

【花白】诶?

【黑鹰】你打算在别人家白吃白住吗?玄冬可是很忙的,接下来他可还要给可爱的咕咕小鸡们和我准备吃食呢。

【黑鹰】作为过夜费,就由你护送公主殿下回她的城堡吧。

【花白】……

【花白】到底哪里可爱了啊,你这家伙。

【黑鹰】喔——果然会吐槽这一点吗?没有新意啊。我就是很可爱呀,因为是鸟嘛。

【花白】别说这种别人完全无法理解的话啊!

【花白】……可以,我来帮忙。

【铃音】诶,啊……谢谢你,花白。

【花白】这些全部放进去可以吗?

【铃音】不,留下一些吧,作为回礼。

【花白】唔……

【黑鹰】真好呀,你的宵夜有着落了呢,小不点!

【花白】嗯,是这样呢,你也是啊。

【玄冬】这个,可以拜托给你吗,花白?

【花白】……

【花白】……可以啊,承蒙你关照,我得帮你忙作回报嘛。

【玄冬】不好意思了。

【花白】就到山脚下的村子?

【玄冬】嗯,送到村口就行了。

【花白】明白,那我出发了。

【铃音】玄冬……

【玄冬】抱歉啊,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办。

【铃音】不不,你明明那么忙,却还来帮我,真的非常感谢。下次见。

【玄冬】……

【玄冬】……下次,在村里见吧。

【铃音】……诶?

【玄冬】另外,我帮了你这件事情,不要跟任何人说哦。

【铃音】诶?为什么?明明好不容易才做好的。

【玄冬】要是让人知道你又到这里来了,你会被骂的吧?所以,不要过来了。

【铃音】可是……

【玄冬】花白,就是这样,她就拜托给你了。

【花白】嗯。

【花白】那我们走吧。

【铃音】玄冬……我还会再来的。

【玄冬】不可以。

【铃音】那,一定要来村子里呀,绝对要来哦!

【玄冬】……

【玄冬】……唉。好,之后再说吧。已经很晚了,你快去吧。

【铃音】……啊……


【玄冬】唉……

【黑鹰】辛苦了,今天真是稀罕事频发的一天啊,明明天气这么好……为什么心情却不好呢?

【玄冬】说是过生日,无论如何都想要送给他,没办法啊。

【黑鹰】嗯?真是温柔啊你。

【玄冬】你那是抱怨吗?

【黑鹰】没有没有,只不过是感慨罢了,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毕竟想和谁来往都是你的自由。

【玄冬】……

【玄冬】那是……

【黑鹰】也包括,你想让谁到这个家里来……我只是觉得挺难得的,仅此而已。

【玄冬】果然,那家伙是……

【黑鹰】我先声明,你所知范围以外的事情,我可是一概不知呢。

【玄冬】……

【玄冬】……黑鹰……

【黑鹰】哈……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嘛。不好意思,可以再给我续一杯茶吗?刚才的点心,火候倒是正好,但是奶油怎么说……有点太浓了啊,总觉得喉咙里烧得慌,实在难受。

【玄冬】唉,稍等一会儿吧。


【黑鹰】……现在还无妨……冬天还远。


【铃音】他总是这样,说不要跟自己扯上关系……

【花白】嗯……

【铃音】而且大家也是,明明他那么温柔,却谁都不愿意理解他。

【花白】大家……是说村里的人?

【铃音】嗯,说他住在那种地方,根本不知道底细,很危险的……明明玄冬,还救过我的。

【花白】所以,你一直都会去见他?

【铃音】不……到他家去也没几次。只是他来村子里的时候会说上几句的程度。

【花白】……

【铃音】花白你呢,什么时候和玄冬交上的朋友?

【花白】呃……我?

【铃音】玄冬原来还有朋友,我都不知道呢。真好呀,能去他那里玩。

【花白】……

【花白】……因为玄冬很温柔啊。

【铃音】诶?

【花白】……

【花白】他是在担心你啊,怕你因为他的缘故挨骂。

【铃音】……嗯……

【花白】所以啊,为了不辜负他一片心意,也得赶快回去了呢。注意脚下,如果有危险也可以抓着我。

【铃音】谢谢你……

【铃音】……太好了,有花白在。

【花白】……?

【铃音】玄冬并不是坏人,我很开心除我以外还有别人知道这件事。毕竟因为他的名字对他产生误解的人有很多嘛。

【花白】……

【花白】……也是呢。

【铃音】明明只要稍微跟他说两句话就能明白的,他和那种只存在于童话故事里的可怕生物并不一样……

【花白】是啊……

【铃音】对吧,你也这么觉得吧?因为他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

【花白】……

【花白】……真好啊。

【铃音】……诶?

【花白】……

【花白】……不,没什么。好了,我们走吧,这个得赶快送出去不是吗?

【铃音】嗯!


【花白】的确……玄冬对谁都很温柔。


【玄冬】你……没事吧?

【花白】……

【玄冬】……没受伤吧?

【花白】……

【花白】……受伤倒没有。


【花白】从一开始玄冬就很温柔,不管我什么时候来访,都会接纳我。而我到底是什么人,他到底发现了没有,我并不知晓。


【花白】玄冬,她走了哦……玄冬?不在吗?

【花白】喂——蠢鸟!怎么都不在呀?也太不设防了……

【花白】……

【花白】……不,其实设防了吗……针对我……什么的……

【花白】可是,那份温柔对我而言,有着怎样的意义呢……我无从揣测。

【花白】为什么玄冬会让我进来这里呢?

【花白】明明,我是来伤害你的……

【花白】而且……为什么……我会到这里来呢?

【花白】嗯?……鸟……?

(鸡叫)

【花白】你是……玄冬家的?

【花白】……所以家里才没人在吗……

【花白】又跑出来了……你呀,别总给玄冬添乱啊!……玄冬他,又跑去森林里找了吗……真没办法啊。

【花白】喂!你给我下来!你是只鸡你上什么树啊!

【花白】该不会下不来了吧……?要是蠢鸟在的话倒说不定可以沟通一下。

【花白】喂!上得了树就该下得来的吧?

(鸡叫)

【花白】……

【花白】……唉,真是……

【玄冬】真是……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那家伙……居然在喂食的时候突然跳出来,今天就算了,要有下次——呃,哎?那是……

【花白】好啦,你下来啊,在外面已经玩得够开心了吧?好回家去了啦……

(鸡叫)

【花白】……啧,你也太顽固了……不过好像也没有办法沟通……下次我要找蠢鸟学学鸟语吗?

【玄冬】……花白!你在干什么啊!

【花白】咦?玄冬?!

【玄冬】不,你别往下看,会掉下来的!

【花白】没事的……你看,这家伙在这哦!

【玄冬】……这种事怎样都好啦你快下来!很危险啊!

【花白】没关系啦,等着我来抓这家伙。

【玄冬】笨蛋,抓着它你打算怎么下来啊?

【花白】我会把他从这里丢下去的,玄冬你接住啊。

【玄冬】……唉……笨蛋,好了你快下来!

【花白】诶……

【玄冬】“诶”你个头,很危险啊!

【花白】这点高度,没问题的——呃!哎!

(超大声鸡叫)

【花白】等、突然怎么回事!?

【玄冬】糟了,花白,小心!

【花白】咦?呃等等——

【玄冬】花白!

【花白】……疼……

【玄冬】……

【玄冬】唉……真是的,所以我都说了嘛。

【花白】……啊……玄冬……

【玄冬】那家伙就是喜欢高处啦,在上面待得开心了就会自己下来,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啊。

【花白】就算你这么说……我又不知道这种事嘛……好了啦!放我下来吧。

【玄冬】……唉。

【花白】呃……不是……那个……是我不好啦,对不起嘛!

【玄冬】真是,结果最后要接的不是鸡是你啊。

【花白】我都说对不起了嘛!我也没想到自己会掉下来啊!明明爬树我还挺擅长的……

【玄冬】这么差劲的爬树技巧你这叫擅长?哼,别逗我笑了。

【花白】我根本就没见你笑过好吗?

【玄冬】什么?

【花白】还是说,你现在这张就算是笑脸了吗?

【玄冬】……呃……我说啊……

【花白】啊,眉头皱得更紧了。

【玄冬】……啧,你稍等。

【花白】诶?

【玄冬】你等着,就算是我,只是笑一笑还是可以做到的。

【花白】……呃……玄冬?

【玄冬】……

【花白】……

【玄冬】……(憋气)……

【花白】……玄冬?

【玄冬】……稍等,我再试一次……被人看着脸要笑出来还挺难的。

【花白】……呃……

【花白】……哈哈……

【玄冬】咦……嗯?

【花白】哈哈哈哈,你这是什么啊……哈哈哈哈哈。

【玄冬】……花、花白?

【花白】哈哈哈哈哈哈,你这算什么笑啦,你真的有认真在笑吗!

【玄冬】有认真……你、我很认真的啊!

【花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咳,抱歉,那个、你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玄冬】我说你啊……

【花白】哈哈哈哈哈——

【花白】抱歉、笑得停不下来,肚子好痛。

【玄冬】……(笑)。

【花白】啊……诶?

【玄冬】哈哈……看来你是恢复精神了呢。

【花白】玄冬……

【玄冬】不过,你也笑得太放肆了……

【花白】……(吃惊)。

【花白】……玄冬居然笑了……

【玄冬】这不是当然的吗,我都说了啊。

【花白】有点迟就是啦。

【玄冬】啊……那是不可抗力。

【花白】(笑)

【玄冬】(笑)

【花白】真的很谢谢你,跑过来救了我。

【玄冬】那是,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啊。

【花白】……

【花白】你……有在担心我啊。

【玄冬】那是当然的吧……

【花白】……

【玄冬】……花白?

【花白】你真的,很温柔啊。

【玄冬】……

【玄冬】……什么?

【花白】为什么会觉得这是当然的呢?

【玄冬】嗯?

【花白】为什么,你会担心我呢?明明,你对我的事情还一无所知……

【玄冬】……

【玄冬】……你才是啊。

【花白】诶?

【玄冬】那你说,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花白】……

【玄冬】花白……

【花白】……你放开我!

(鸡叫)

【玄冬】……!

【花白】啊……呃,那是,刚才的……

(鸡叫)

【花白】……

【花白】……这家伙!

【玄冬】也是正常情况了,它老是往外跑,玩够了才回来。不过跑到树林里还是太危险了,我才出去找的……今天上了树,应该是玩够了吧。

【花白】总觉得,非常让人火大……

【玄冬】别太刺激它哦,连黑鹰都会被这家伙啄的,它是这里的老大哥。

【花白】哼,那蠢鸟当然是不行的吧。

【花白】啊……玄冬?

【玄冬】还没打扫完啊……不好意思,你要是有空,帮我喂一下那边的?饲料不够的话再从里头拿点出来。

【花白】啊,嗯,是这个?……呃!

(使劲打鸣)

【玄冬】喂,你小心点、呃……啊?

【花白】呃……等、等等,你给我,等一下!等、你干什么啊!

【玄冬】花白!

【花白】喂啊啊啊啊——

【花白】……好痛……总觉得今天好惨啊,为什么我非得遭这种罪啊。

【玄冬】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嘛……好了,处理完了。

【花白】真的是性情顽劣啊,居然还故意飞到人家头上来……

【玄冬】也不是多严重的伤啦,很快会好起来的。

【花白】话是这么说可是——

【玄冬】(叹气)

【花白】……!你干什么啊?

【玄冬】差不多了啦,你那小脾气也快消吧。

【花白】……所以就摸我头?你当我小孩子吗!

【玄冬】你不就是小孩子吗?你自己都不觉得吗?

【花白】……唔……

【玄冬】你不也是,追着人家最后把人屋顶都开了个洞……鸡舍现在也乱七八糟的啊,你打算怎么办?

【花白】那还不是因为那家伙逃到那边去了!

【玄冬】我应该说过那家伙喜欢高处的。

【花白】哎——不过是只鸡,难道它还指望飞上天去?

【玄冬】大概吧,所以才老是追着黑鹰跑。

【花白】唉……

【花白】……(笑)真是的……

【玄冬】……

【玄冬】……怎么了突然?

【花白】没什么,就是突然气消了……特地跑过来跟一只鸡吵架,真是,我到底是来干嘛的啊……

【玄冬】这是我的台词吧。

【玄冬】你呀……

【花白】……我的工作啊……

【玄冬】嗯?

【花白】我说过的吧。刚做完一项工作……然后就不知为什么,就想见见你,所以我才过来的……就只是这样。

【玄冬】……

【花白】……玄冬?

【玄冬】我不懂啊……

【花白】诶?

【玄冬】你的理由……

【花白】我也……

【玄冬】嗯?

【花白】我也不懂啊……你为什么会让我进这里来呢?明明每次过来我都只会添乱啊。

【玄冬】……

【玄冬】那还不是因为,你来了啊。

【花白】哼?意思是来者不拒?就像对那个女孩子一样。

【玄冬】那也可以这么说吧。

【花白】哈哈,你可真受欢迎啊。

【玄冬】你这人……

【玄冬】……唉,你来我这里,我不讨厌。

【花白】……

【花白】……诶?

【玄冬】我不讨厌。因为也不算无聊吧。

【花白】……

【花白】……哼……那就是,你的理由啊。

【玄冬】……嗯。

【花白】……这样啊。

【玄冬】……

【花白】……咦,玄冬?

【玄冬】你等会儿啊,折腾累了吧,我给你沏茶。

【花白】诶……又来?

【玄冬】再泡几次有什么关系,黑鹰还带回来了不错的茶叶。

【花白】……

【花白】哎也行吧。毕竟你泡的茶,挺好喝的嘛。

【玄冬】……

【玄冬】……要好好休息啊。

【花白】……诶?

【玄冬】你是为这个才来的不是吗?

【花白】……真是,搞成这样……

【花白】……我真是蠢啊。


【花白】只要工作结束了,我就总会想来见你……这不是谎话。

【花白】但是……其实我会这么想来见你是因为……我想,在那件工作结束之后,我或许就可以杀掉你了。

【花白】然而……到头来每一次,我反复确认得出的,却都是“我做不到”。

【花白】如我所想,你并不期望任何事……可我越是明白越是痛苦。

【花白】……为什么,你对周围的一切都这么温柔呢?

【花白】为什么,你是玄冬啊?

【花白】于是渐渐地,我假装没察觉自己来见你的真实理由,也自欺并未将身世作为来找你的借口。

【花白】……冬天还远……

【花白】即使你的确在另一种意义上等着我……现在也……还不是时候……


【白枭】冬天还远。所以现在,仅作等待吧。

【白枭】快回来吧,花白。

End.
声明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