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如加载时间过长,请尝试科学上网。
花みたい だからな、この、 降る雪 は。

棺と花束

花帰葬|花归葬PS2特典广播剧CD 「小玄・小花篇」
5,830字翻译花帰葬广播剧汉化拆塔办35次阅读0条评论

!Warning
听校字幕 All by 拆塔办
说明:五一面基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翻了一半,然后一直拖过了四个月终于填上了坑……虽然过程中三个人抱头鬼哭狼嚎了好久啊,约定2杀人诛心诚不我欺。

【小花】乌鸦呀,你为何鸣叫?1

【小花】乌鸦呀,因那山中——

【小花】啊!……唉,小兔兔,跑掉了。哎!

【小花】有着七个,可爱的孩子呀——

【小玄】花白。

【小花】啊,玄冬!

【小玄】你在这里玩啊。

【小花】嗯!玄冬读完那本书了吗?

【小玄】书?啊,所以才一个人跑到外面来了啊你。

【小花】嗯!

【小玄】读完了哦。里面的故事很有趣来着,想让花白也听听看。

【小花】真的?好耶!我也是,看到了超级多好玩的东西哦!

【小花】形状很奇怪的树什么的,兔子们住的地方什么的,还有好多好多别的!下次也带玄冬去见识一下哦!

【小玄】你一个人跑到森林深处去了吗?白枭听见了会生气喔!说过了很危险的。

【小花】就去一下下啦!所以替我保密哦。

【小玄】唉,行吧。那下次,我也跟你一起去。

【小花】嗯!约好了!

【小玄】那就回去啦。差不多天也要黑了,黑鹰也回来了。


【小花】诶嘿嘿,今天的晚饭是什么呢——

【小花】我啊,就先不说蠢鸟,至少蠢鸟带的饭我喜欢!好吃的!

【小玄】你也是肉食爱好者啊。

【小花】玄冬呢?

【小玄】我的话,只要是能吃的就行。不过……今天可能有点问题。

【小花】问题?

【小玄】就算是我,生的还是下不了口的。


【黑鹰】等、等等等下——

【白枭】黑鹰!

【白枭】你这个人真的是——

【黑鹰】等一下——白枭,STOP!STOP!先听完我说的话再决定要不要生气好吗——

【白枭】听了也没有任何区别。这都是些什么!

【白枭】你难道不是去找晚饭的吗?然而为什么,买回来的竟然一点能吃的没有,反倒全是食材啊!

【小花】啊,堆成山的肉啊……

【小玄】我们家没有会做饭的人啊……

【黑鹰】哎,这个其实是有、有正当理由的!所以不要拎我后颈好不好呀——啊、那个、好、好难受……呃!

【白枭】好呀,那就让我听听看吧,你到底有哪样的理由……当然了,会是我可以接受的理由,是吧?

【黑鹰】啊,那是自然。

【小玄】你刚才,有一瞬迟疑了吧。

【小花】你们两个,不可以吵架啦!

【黑鹰】这是今天我去觅食之前的事情——


【黑鹰】距离傍晚还有点时间,于是,我就像往常一样,在路边细化我的画作~

【小玄】你居然还在搞这事啊……

【黑鹰】哼哼哼,这样就完成了。果然,在阳光下看起来就是不一样呢!太棒了!这样的话,就算是路人,也会忍不住多看两眼吧!

【大爷】靠!喂喂,小兄弟,你挡道了!在这种地方占什么道啊很危险啊!

【黑鹰】啊,哦,对、对不起。

【大爷】啧,再靠边去点啊!啊,真要命,得赶紧了。

【黑鹰】哼……


【黑鹰】真是的,明明人生只是一场幻影,为什么人总要如此劳碌呢,连我都觉得,太空虚了。

【小玄】哎,虽然怎么说都是你的自由吧……

【白枭】唉!莫名其妙。

【小花】所以说为什么晚饭会变成生肉啊!

【黑鹰】哎呀,故事才刚刚开始呢。总之,那时风也开始冷了起来,正是该去觅食的时候呢——


【青年】哎呀!

【黑鹰】嗯?

【青年】哎、啊!画被——!对、对不起——

【黑鹰】啊,不不,没关系的,你不用紧张的哦。

【青年】对不起、对不起……!呃……诶?这幅画……

【黑鹰】嗯?这幅画,怎么了吗?呃,好像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2……

【青年】这……这是……肉……对吧?如果我没猜错。


【小玄】你等一下!肉?

【小花】……肉?

【小玄】肉是说……画了肉的那张吗?

【黑鹰】啊,对呀,之前你们见过的不是吗,那可是我的最高杰作哦!

【小玄】不不,这我知道,不过,你还特地把这幅画带出去了吗?

【黑鹰】啊,偶尔带它出来放放风也不错啊。

【小玄】一般来说只会让它老化而已吧?


【黑鹰】啊,如你所见。话说回来,除了肉以外你还能看出什么吗?

【青年】啊……太棒了!

【黑鹰】嗯?

【青年】真是太棒了!仅仅是画肉就能如此栩栩如生的作品,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

【黑鹰】什、什么?

【青年】这以假乱真的质感、这紧实有力的肉质,我看到的每一笔每一画,都在向我诉说着它的美味!啊!看上去真好吃!

【黑鹰】呃……没想到竟能收到如此谬赞……

【黑鹰】你!莫非……也喜欢肉吗!

【青年】是的,因为我们家是开肉铺的,所以看到有人把它画得如此美味,我十分开心呢!

【黑鹰】哦——开肉铺的……

【青年】真好啊!真是幅好画啊!仅仅欣赏画面就能收获如此的感动,自我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呀。

【黑鹰】是吗?

【青年】嗯!

【黑鹰】你真的,这么想吗?

【青年】是真的哦!而且,比起这个,画中体现出的绘者对它的热爱更加让人感动啊。画出这张画的人,是真的深爱着肉啊!

【黑鹰】——您!!

【青年】哎?

【黑鹰】请务必带我到您的店里去!!

【青年】啊?

【黑鹰】好了好了,请快点带我过去!现在立刻马上!

【青年】诶?突然怎么了?

【黑鹰】……我!深受感动!


【黑鹰】哎呀,这年头这么好的小伙子不多见了……真是个好青年啊!

【小玄】就是说,因为画被夸奖了高兴过头,所以脑子一热就把店里所有的商品都买回来了。

【黑鹰】哼哼哼,我作为那幅画的作者,可是用握手和签名让他给我打折了哦。不过,即使这样我也没有全部买空哦。

【小玄】我觉得这已经很够了。

【白枭】这到底算什么正经理由啊!我还以为你有什么能让我接受的理由呢,到头来还不是你自作自受!跟平常没两样!

【黑鹰】因为我的画作可是被夸了哦!像这样夸的,他可是头一个哦?!

【白枭】你闭嘴!这种事情怎样都好。

【黑鹰】嘎——

【小玄】哎,怎样都好。

【小花】怎样都好啦。

【黑鹰】呃!呜咕——

【白枭】真是的,就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就带这么多肉回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对你来说或许无所谓,但孩子们你打算怎么办!

【黑鹰】嗯?

【白枭】你该不会想让孩子们跟你吃同样的东西吧?生肉?!

【黑鹰】呃……果然、不行?吃生肉。

【小花】不吃!

【小玄】怎么说也要过遍火吧。

【白枭】我们也就算了,让孩子们吃这样营养不均衡的食物绝对不行!你要是明白的话,快去重新准备晚饭,现在立刻马上!

【黑鹰】啊啊,好好,我明白了,总之,我知道的哦,生食什么的我是开玩笑的啦!

【小玄】你刚刚说得明明就很真。

【黑鹰】就算这么说,好不容易搞到的肉还是不好浪费掉吧?这可是这么好的肉哦!过遍火就可以吃了呀。

【白枭】就、只、有、肉、吗?

【黑鹰】怎么会呢!不是还有邻居送的蔬菜吗?就在地窖里,一直放着没吃,我还觉得挺浪费的。

【小玄】这么觉得的主要是我吧。

【小花】都有几颗土豆发芽了哦!

【黑鹰】而且,姑且而言,厨房里各种设备和调味料都算准备万全!有了这些就没什么好怕的了!虽说可能大概也许有点晚了不过……

【白枭】所以,你是想说,我们来做一顿饭?

【黑鹰】嗯,不可能做不到的对吧,人类都能做到,我们鸟不可能做不到!

【白枭】理论上能做到但我从没尝试过的事情,我想只剩一件带孩子了。

【黑鹰】但是,做不到和不去做,还是有区别的嘛!

【白枭】黑鹰……你到底在想什么?

【黑鹰】嗯?

【白枭】仅仅因为一时起兴就突然做出这种事,我觉得不像你的作风。真的没有别的理由吧?

【黑鹰】没有啊,就是偶尔觉得做做家庭料理也不错呀,毕竟搞到了好肉嘛!

【白枭】但是——

【小花】哎。

【白枭】怎么了,花白?

【小花】要做晚饭吗?

【小玄】花白?

【小花】我啊,一直想试着在家里做一次饭的!

【白枭】花白……

【小花】住在村里的孩子们啊,玩够了以后回家,家里都会有好闻的饭香的!我就觉得这样真好啊,我们家的饭菜,我猜肯定也会很好吃的!

【黑鹰】小花……

【小花】所以,就想尝一回我们家的饭试试看呢!嘿嘿,真开心呀!

【白枭】……

【黑鹰】好了!那就大家一起做饭怎么样?来让我们家也飘出美妙的饭菜香味吧。什么嘛,也不是那么难的事啦,不过是切一切煮一煮调一下味道而已。

【小玄】我觉得要是失败了肯定是因为你的随便。

【黑鹰】嗯?你刚说什么呢,小玄?

【小玄】住手啦,不要戳我脸。哎算了,不也挺好吗?

【黑鹰】嗯?

【小玄】因为我讨厌浪费啊。


【黑鹰】你呀真是什么都往里放呢……

【玄冬】因为我讨厌浪费啊。而且,绝大多数东西,只要一锅炖了都会好吃的,就是这么回事。

【黑鹰】那是对你而言才是这么回事吧。

【玄冬】你才是好吧,你除了肉什么都是同一个做法不是吗?

【黑鹰】那是因为,我是猛禽类嘛。

【玄冬】照这说法你倒是别喝茶了啊,你个老鹰。

【黑鹰】哈哈,因为你泡的茶很好喝嘛,要是喝不到的话我会烦恼的。我会好好地全部享用的。

【玄冬】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你以为我到底是为了谁才做的?

【黑鹰】嗯?

【玄冬】你要不吃就没有意义了吧,也没有做的价值。

【黑鹰】玄冬。

【玄冬】(叹)

【黑鹰】也就是说我不喜欢吃的各种食材也被你切一切搅一搅全煮到一锅里去了,是吧。

【玄冬】我觉得这不是需要你特地提出来的事情啊。我话说在前头,不可以剩下喔。

【黑鹰】唉……你在这方面可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给啊。

【玄冬】不这样你就不会吃吧?你也是,那家伙也是。

【黑鹰】哎,说的也是呢。

【花白】玄冬,我给鸡舍添好饲料了哦。

【玄冬】嗯,帮大忙了,坐下吧,要喝什么吗?

【花白】嗯!谢谢,什么都可以。

【黑鹰】那小不点你就牛奶吧,长身体的必需品呢。

【花白】?!

【玄冬】也是啊,就这个吧。

【花白】啊,连玄冬也,什么嘛真是……

【玄冬】那,喝点别的?

【花白】算了啦!就这个。

【玄冬】哦……为什么生气了啊。

【黑鹰】好啦好啦,小不点也有小不点这个年纪会有的烦恼啊,你别管了。

【花白】蠢鸟……你再多说一句我真的会生气的!

【黑鹰】哦?要打架吗?那这样,输了的人要把对方的蔬菜也都吃掉怎么样?

【花白】好啊,正合我意。敢说这种话,我要你哭着悔不当初!

【花白】哼、哼哼哼……

【黑鹰】哼哼哼哼……

【玄冬】喂,你们两个啊,要干架的话去外面啊外面。

【黑鹰】不,这种时候当然是要打牌决胜,怎么样啊小不点?

【花白】话说在前头,打牌我也是很强的哦。

【黑鹰】哼,我才是。就让你见识一下人称牌之魔术师的我的厉害!

【玄冬】唉……看起来挺开心的嘛。

【花白】诶?

【黑鹰】你说什么了吗?

【玄冬】不,没说什么,不要玩太久啊,马上要开饭了。

【黑鹰】好,交给我吧。来,看吧,看我这超绝华丽的牌技——

【花白】……

【黑鹰】咦,喂,小不点,怎么了你不看吗看我的牌!

【玄冬】怎么了,花白?

【花白】……不,没什么。

【玄冬】你刚才看着看着发呆了吧?到底怎么了。

【花白】……我觉得真好啊。

【玄冬】嗯?

【花白】在吃饭的时间,等着尝到饭菜的香味这种事,我觉得真好。


【黑鹰】令人怀念呢,真是。

【小玄】黑鹰,你发什么呆呢。

【黑鹰】诶……没事。

【小花】哎哎,玄冬!白枭没事吧?不会死掉的吧?

【小玄】只是被菜刀切到手而已,也处理过伤口了,不用担心的,稍微休息一下就能恢复精气神了。

【小花】真是吓死我了!白枭拿着菜刀在切土豆,突然血就啪——地一下喷出来了!

【小玄】实在是没想到她会那么用菜刀啊……得是什么手法才能切个土豆把两只手都伤了啊……我也不懂。

【小花】这个土豆姑且算是切好了,也把它放进去吗?

【小玄】因为我讨厌浪费嘛。

【小花】说的也是,这也是白枭好不容易切好的呢,都放进去吧!

【黑鹰】哼,果然还是做不到啊,像你一样顺顺利利把饭做好。

【小玄】嗯?黑鹰?怎么了啊刚才开始眼神就很飘忽啊。

【黑鹰】没事,没关系,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小玄】但是你——

【黑鹰】别这么一脸担忧嘛没问题的,你以为我活了多久?都活了这么长时间,一次做饭的经验总还是会有的嘛。

【小花】诶?真的?

【黑鹰】呃,也就依葫芦画瓢吧,不过大多数食材只要煮熟了就是好吃的,这点我还是能够保证的。

【小玄】也就是黑暗料理锅啊,加牛奶的那种。

【黑鹰】不要加这么可怕的东西啊,只是炖菜啦,而且正经主菜是肉。好啦,就差一点了,来帮忙咯孩子们。

【小玄】不过,我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黑鹰】嗯?

【小玄】不过白枭也这么说,你今天的行为太令人费解了。

【黑鹰】是吗?

【小玄】你会说想做这种事情,不是很少见吗。让人觉得发生了什么哦。

【黑鹰】我只是觉得偶尔这样来一次也不错,是真的。而且最近也的确有点偏食。好了,还要放点什么来着,调味料。嗯——应该放哪个呢?

【小玄】嗯?什么鬼啊你这乱来的选择,你不是知道做法的吗?

【黑鹰】所以我说了是依葫芦画瓢了对吧?好像就是把这个和这个的放进去来着……

【小玄】那到底是依谁的葫芦啊。

【黑鹰】是为我做这道菜的人类哦。

【小玄】……

【小花】哎哎,黑鹰,我也想放调料!我也想那样搅搅搅啦!

【黑鹰】嗯?真拿你没办法啊,好吧,来放进去。

【小玄】等等,花白,要放的话放一点就好。

【小花】诶?

【小玄】还有,煮到一定程度食材就出味了,所以在调味之前要先尝一尝哦,要是放多了就完了。

【黑鹰】小玄,怎么了突然?

【小玄】你在做的这个,姑且算是炖菜吧,是的话那这个做法这本书上写了。

【黑鹰】……

【黑鹰】那是……

【小玄】虽然是相当老旧的书了啊,是本写给小孩子看的料理书吧,在你房间找到的。

【小花】啊,是玄冬今天看的那本?

【小玄】跟你说的做法大致上差不离,虽说是给小孩子看的就写得还挺粗略,哎,不过也算是有趣。

【黑鹰】这样啊,真让人怀念啊。

【小花】黑鹰?

【黑鹰】我倒是从没看过啊,原来写着这种东西吗。

【小玄】你要是记不清了,按照这本书上写的去做不就好了,肯定,是你熟悉的味道。

【黑鹰】是吧。


【白枭】唉……我做的事情……咦?

【小花】啊……白枭!

【白枭】怎么了吗,喘得这么厉害?

【小花】马上就要开饭了所以我来叫你了哦,好点了吗?

【白枭】……

【白枭】嗯,让你担心了呀。

【小花】手,碰一碰也没关系?

【白枭】说是受伤,也只伤了指尖而已。

【小花】嘿嘿——那之后呀,玄冬和黑鹰把食材全部都切好了哦,不过我也有帮一点忙来着。

【白枭】这样吗……

【小花】蠢鸟很擅长刀工呢——还把苹果切成了小兔子,我吓了一跳呢!

【白枭】这样啊……

【小花】啊,对了白枭。

【白枭】诶?

【小花】哎呀,你闻闻,屋里飘的全是好吃的香味~

【白枭】啊……

【小花】就是这样,我想做的就是这样呀!

【白枭】……

【白枭】嗯!


【小玄】怎么样,这个味道?

【黑鹰】嗯,还可以啊,你挺有调味的天赋嘛!

【小玄】只是按照这本书上写的去做而已,是一样的味道吗?

【黑鹰】不是的。

【小玄】这样啊……

【黑鹰】因为这锅里,就只放了我喜欢的食材呢。

【小玄】诶?

【黑鹰】这样的,才能被称为好吃呀。

【小玄】意外地异常挑食啊,你这人。

【黑鹰】明明是我赢了来着……

【花白】明明那之后我赢回来了的……

【花白】唔呃——

【黑鹰】呜呜呜……

【玄冬】把蔬菜推给输掉的人什么的,我不可能允许这种事的吧?你们两个,不可以剩下哦。

【黑鹰】啊……本来想摆小不点一道没想到被玄冬摆了一道啊……

【花白】明明可以至少别放胡萝卜的……反正都已经把这么多绿色蔬菜切碎一锅煮了……

【玄冬】怎么,这还没到让你哭出来的分量吧,就这么点吃掉啦。

【黑鹰】放这么多绿色蔬菜进来的东西都好久没有见过了啊我……而且没有肉!明明是炖菜竟然一点肉都没有!

【花白】啊,真的啊。

【玄冬】别担心,都好好放进去了,在汤里。

【黑鹰】汤里……你。

【玄冬】等你们把这全部吃完,我会好好把肉放进去的。所以在那之前,吃吧。

【花白】诶,怎么这样!

【黑鹰】诶诶诶诶诶……

【玄冬】这可都是为你们做的啊。


【黑鹰】回忆啊,真是会被美化的东西呢,真是。

【小玄】嗯?你说了什么吗?

【黑鹰】什么都没说哦。


  1. 小花唱的是日本童谣《七つの子》  

  2. 指《花之歌》中时雨与黑鹰的过去。  

End.
声明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