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间转一圈,能求证多少誓言。」 古川政良。腐女子。中国嗑学院津港分院风水八卦研究所博士生,无期限延毕中。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given / 花归葬 / IDOLiSH7 / 海猫鸣泣之时。
「诗歌」下的文章
端午诗:过河
我们得用水和词语去洗刷 数个世纪前的尘土 不必言语,不必声张,不必有一场好雨的计较与原谅 我们要趟水过河,生的水凉,死的岸高 词语每整齐地排列一行,离时间就近一寸 浸没躯体的水就深一分 直到没过我们的头顶,使裙摆开在水面如白花 芰荷芝兰织衣是风雅,松柏为席天穹为被是胆......
苇草
苇草柔软, 苇草临水, 苇草一年生, 苇草轻如鸿毛, 可做凉席、编门帘, 破掉的凉席还可晒谷。 她挺直腰杆,就有泊舟开始思想, 就有小洲出走远游。 我那么喜欢这白花野草,胸无点墨却记着前人写过: 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 2016.05.12 桂园一路,阳光碧绿
酢浆草
午后的尘土新鲜宽容,有海纳百川的气节 无所忧地浮游在白昼的躁动里 阳光柔软,粘滞系数丝丝缕缕地下降,托起你的发梢和逡巡其间的风 酢浆草命贱,矮小,热爱半寸方圆的墙根与砖缝 你走过的时候它笑脸灿烂,招招摇摇,天真快活得像个孩子 在遥遥的从前,我像它们一样单纯快乐的时候......
写在教三202属于物理系的诗
教三202,老师讲着上个世纪的陈年旧事 讲着质子,中子,讲着电子没有大小 我在力学书上演算着万有引力,蒸发的水滴,耳机里有一整片北方的白桦林 右手边美丽的文科姑娘枕着字母酣睡 梦里也许背着仓颉的字旅行 我的桌下压着一本诗集 它不发芽,却有着春天的颜色,比武昌的雨要绿 我想......
没带钥匙
三月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月份 她把生存的阴郁本质以萌发形态昭告天下 我尚未见过有另一桩事物比春雨更饱含深情 纵容一切可宽恕的,宽恕一切饱尝凄怆的 2016.03.30 被困在宿舍门外
修理工
日光灯和水龙头一起坏了 以一种殉情的姿态,向四位独裁者表示抗议 正义的城市对他们表示声援 三面落雨,一面留下来迎客 比三面纵火的典故表现得仁慈 我跟舍友提议报修 修理工比我们懂得这些人造物的性情 懂得每一个六角螺与螺丝钉的相爱 和他们南风天里宽广的悲喜 不知道技......
三月底
三月底 武昌的春雨来得太晚了 晚得我要忘记自己曾是四分之一个诗人 忘了某个四月的黄昏我在远方写过 被火红色的木棉花砸了脑袋 这里枝头乍青,连雾霾都是鲜花盛开的颜色 没有木棉花,没有无数个不觉晓的良夜 随风潜入夜的时候也没有风 只有泥土是慈爱的,它和远方有着比等号......
秋风
我已一败涂地,秋风起时看不见篱笆 没有南山,我被一片安静的土地相拥入怀 安眠过冬 2016.03.28
雪要化了
北平的雾要散了 雪要化了 洗画笔的水不会结冰了 你要笑着啊,虽然天还没亮呢 你们要笑着啊,虽然北风还在吹呢 漫山遍野的都是歌 空空荡荡,晃悠悠地唱哎 夜还黑着,中间有没有花儿开着? 你们走过大江南北了,轧着火车的肋骨一寸一寸地 手里方寸的地图 了不起的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 不......
第二个春天
死亡的灰落在火上 火曾经烧过什么? 尚未有火烧灼过我的灵魂 我们交换过灵魂 交换过火焰与对白,思想与漫步 交换过以你为名的节日上焦灼的欢欣 交换过我的,或者你的 世人自以为懂得却无意批评的 不确定性 草叶是在抽芽 春天是在抵达 天风是在听我们高声辩论 世界的真理,或是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