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古川政良的自耕地。 アサリオタクです、ゆゆりり大好き! 观剧笔记,同人创作,生活叨叨。二半夜发病是每个同人女的人生必经之路。 Assault Lily Project /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花归葬。
「生活」下的文章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最近几天什么新闻都没跟(除了天宫二号),原因只有一个——我在装机…… 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进WHEP以后老师让装一个CERN的数据处理软件叫ROOT,这个软件是在Linux系统下运行的。 我最开始试了一下装虚拟机……过程很波折,机子出厂是Win10(嗯,所谓Bug10……),装VMware的时候崩了两次……然后......
立FLAG以及其他
昨晚继续跟SYSU的博后小哥逛帝都,去了后海。 大半个晚上在聊物理,毕竟四个物理系233333从热力环流聊到水的非线性聊到凝聚态聊到Veto和LS聊到核电站聊到标准模型聊到Higgs Particle聊到经典力学聊到下一次组会…… 说真的用英文聊物理太拼了。 但还是聊得异常开心,特别是吃饭的时候聊JUNO......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Yeah
来这一趟最大的收获其实是……变得越发不要脸了(^_^)Y花式套词勾搭抱大腿,还解锁了英文讲不通就靠比划的技能 啥知识太久不用都可能忘,不要脸的技能应该终身受用吧 连ww老师这种看着就很腹黑的老师我们都去套词了诶!!不是黑!真的!可是老师你真的太刷存在感了!你们SYSU整个学......
人情练达即文章
奥登年轻的时候写: 我们必须相爱 否则死亡 很多很多年以后他把这一句改成了: 我们必须相爱 然后死亡 闲琴说这就是知天命了。 我猜可能不仅仅是知天命,也是知天命的同时也通人情了,这是作为一个诗人最难得的一样品质。 衡量一部小说优秀与否的标准是异质性,而衡量一首诗优秀......
也谈谈小说诗歌之于我
办公室在打印东西,于是我被赶到四楼来坐着了23333,没别的事,扯点闲篇。 我写小说的初衷是排遣家长晚上下班辅导,一个人呆着的时候的无聊感。最早关于写小说的记忆是五年级的时候每节下课跟两位同学拿着本粉红色的笔记本和一支极细的圆珠笔,去开满三角梅的走廊尽头,挨着围......
北京暴雨
我离开武汉时,武汉暴雨 我来到帝都一周,帝都暴雨…… 我哥吐槽说你怎么去哪里哪里就下暴雨,什么体质 我:??武汉暴雨就算了,北京也怪我??是亲哥??? ——确实不是 ——哦(拜拜) 我哥其实是我初中后桌 顶着狂风暴雨我们跟着夏令营的同学去参观高能所各个实验室 宛如几周前我爬雪山过草地......
不表明立场无法在中国生存的日子不远了?
在微博上看到这么个论调,憋了两天还是忍不住跑出来说两句。 先说:我的朋友中间从左派到右派都有,甚至有天然认为独立更好的ww妹子,我对所有持有自己不同立场的个人一点意见都没有,他们都是很可爱的人。 本人自干五政委一枚,只扯闲篇,性情从心(怂),不论战,玩不来(摊手)。 然后开......
天不佑武汉,吾辈自佑之
昨晚武汉开始天降暴雨,伴雷鸣闪电,早上是被哗哗的雨声吓醒的。 真的是吓醒的。 深海学长说水在往东湖里灌,湖滨路已成河。连桂园都早上停电了,我……我还没有准备干粮啊……(哭) 孟展还在华科,不知情况。 蔡甸昨晚有大转移,西马克说学校还没通知,辅导员说考完的尽量早点回家......
讲道理,马哲毛概完全可以成为同人圈混圈纲领!
灵感来自于今晚二群在讨论圈管的问题233333 要是我来写的话……可能是这样: 《我的马克思主义同人观》 第一卷:白区工作准则——兼论如何在一个热带雨林但圈管遍地的圈里开辟一片清朗天地 对敌(圈管)采取又团结又斗争的策略,参考阅读:《论十大关系》《改造我们的学习》 第二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