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古川政良的自耕地。 アサリオタクです、ゆゆりり大好き! 观剧笔记,同人创作,生活叨叨。二半夜发病是每个同人女的人生必经之路。 Assault Lily Project / 重生 / 白夜追凶 / 刀锋上的救赎 / 花归葬。
「生活」下的文章
等学会什么以后才去做一件事情是来不及的
虽然这话是我导说起做科研的时候说的,意思是比如你发现你搞分析的时候发现要用Python,发现要用C++,完了,不会,这怎么办,你肯定不能指望跟计算机系的一样把这些东西全学了再来干活,来不及的。 唯一的做法就是啥都不懂就上去干,照着抄,抄完了改改,改哪儿不对再查再改,到能用了完事......
我导今日金桔
“人类是理解不了这个世界的,人类只能理解模型——你们懂我的意思吗?人类只能理解抽象出来的东西,点、线、面。你们什么时候真的见过没有大小的点、没有粗细的线或者没有厚度的面了?还不是一样用得很顺手嘛!”
那保卫着的,也用来葬送
​ 写这个博文的起因是红茶他们难产好久(我至少在上上学期末的时候就知道他们打算录了……)的关于同人的节目终于发了,作为多年来一直跟红茶对着干的一名友人,我当然听完以后按惯例去diss他。然后红茶说“我大概知道你要说啥,我连怎么回应都想过了。”那我还写个鬼啊,不......
该说是人类的傲慢呢,还是文青的傲慢呢
敲完实验报告久久地打开岛君的公众号看一眼,今天的推送有点意思,说是微软家小冰AI出诗集了。 评论毫不意外地看到一堆秀优越感的人类同胞23333典型言论是“无感情地搬弄辞藻而已”“没有情感,就不配叫做诗”。 关掉网页,存好我的折线图,心里默默感慨一句人类还真是傲慢啊......
唠嗑,也谈一种创作观
刚在逼乎围观了一下如何看待某我很喜欢的作家的某部作品的问题…… 不管这部作品的事儿,我讲一下我“现在”(此处引号表强调)的创作观,特别是写作有历史背景的题材的时候 历史上我们有开明乡绅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残暴土豪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工农先锋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
唠嗑与感想:一个小天使读者的评论指南
填坑填到一半跑去知乎上瞎逛,然后忽然真情实感地跟雅湘唠起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作者与读者,或者说是写作与评论的问题。 摸着良心说,作为作者我是一个特别差劲的作者,这个“差劲”不是指写得差,是指坑品,死在手里的稿子比发出去的多了不知道多少,而且过去的一年压根没......
祝平安不祝顺利,祝甘愿不祝幸福:大龄老阿姨的CP观
今晚和纤维阿苏的聊天记录摘录 纤维:这个……唉cp观这种东西真的要随着价值观的改变而改变的😂 良良:不到老阿姨的年龄不懂开船(泣血.jpg) 纤维:哈哈哈哈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嘛 良良:唉,自我安慰,三年前我也以为在一起就是万岁 良良:后来才知道豪情万丈不是最终,细水长流才是正路 纤......
昨天和纤维的晚饭研讨会简记
和纤维出去吃饭的时候zqsg聊了很多个墙头…… 也zqsg总结了一下我俩这专注站糖刀二象性的体质下的CP相处模式的问题,特别是在双箭头下为什么达不成HE的问题。 总结起来其实都是四个字——作天作地。 我们是真的很喜欢作天作地的CP啊…… 第一种是互相有箭头,但是箭头对不......
我们深居于此,我们全然不知
动笔之前的准备阶段是一个很漫长但是很有意思的过程。 我纤维和姐夫的搞事目前搞得有条不紊,我已经读完了大半本《抗战中的武汉》(即使我这一周忙得梦里都是实验报告),读完了三四篇论文,偶尔在对某个具体名词的检索中发现一些新的东西,TG组群里每天都能看到我扔上去的......